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橋水創始人達里奧談中美國力的升與降

橋水創始人達里奧談中美國力的升與降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採訪了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管理公司橋水基金創始人雷·達里奧(Ray Dalio),2022年新冠變異毒株「omicron」肆虐,世界政治和經濟仍處於混亂局面的情況下,世界和市場的發展方向在哪?

記者:您指出美國國力在下降。

達里奧:在實際利率為負的情況下,國家大量印錢,鈔票充斥市場,對通貨膨脹的擔憂不斷加劇。作為世界基礎貨幣,美元的購買力下降,對於持有美元債券的各國投資者來説,這也是一大弊端,反映出美國國力減弱。

除此之外,百年一遇的疾病大流行以及洪澇、乾旱等自然災害也接連不斷,對美國政治帶來的風險擴大。保持國內秩序的體系也並未發揮出有效作用。回顧一下歷史,面臨這些問題的國家往往會陷入內戰或戰爭。雖然美國並未達到陷入內戰或戰爭的地步,但目前正面臨該階段之前的財政性風險、政治性風險、社會性風險。

記者:另一方面,您為什麼預測中國的主導權會擴大?

達里奧:中國的財政收入超過財政支出,教育水平和生産效率也不斷提高。國內的社會秩序穩定,爭端也很少。我無意進行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優越等方面的討論,但美國的民主主義確實面臨著考驗。

我研究了公元6世紀的唐代以後中國的各個朝代,發現中國人非常擅於從歷史中吸取教訓。傑出的皇帝或領導人在國家的沉浮週期中只發揮一部分作用。目前的領導人也身處其中一個週期,該週期處於國力上升階段。

記者:有人批評中國政府強化管制,包括對高科技企業加強監管,以及限制兒童玩電子遊戲的時間等。

達里奧:中國國內的問題可能外國人很難理解。在過去的34年裏,我與中國政府官員建立了一定關係,從這樣的角度來解釋的話,他們認為美國是一個崇尚個人主義的國家,而在中國,國家是家庭的延伸,領導人是管教嚴厲的家長,我覺得這樣解釋比較容易理解。

正因為如此,政府才會干預玩電子遊戲的時間,並對處理數據的高科技企業進行監管,防止他們以國家規定跟不上的速度擴大金融服務業務。為了防止馬雲等億萬富翁企業家的勢力過大而犯下危害國家的錯誤,便站在家長的角度進行監督。不過,共同享受國家的繁榮,並不等於回到鄧小平時代以前的共産主義。

記者:現在也觀點批評中國侵犯人權。

達里奧:不是説人權問題不重要。不是説我支持按照儒家思想進行家長式管理的中國政府。我是美國人,相信美國夢,信奉我們國家的政治體系。但也會充分理解他們的體系。

中國的人權問題不只是我們對沖基金公司要面對的問題,全世界超過4萬人的對華投資者、無數的銀行和國內外企業都要面對這個問題。美國人和中國人在商業上已經是盤根錯節地聯絡到一起,相互分離對雙方都是損害。我相信中美兩國相互理解不僅對産品生産具有直接的倍增效應,還會有助於世界的和平與繁榮。

記者:為恢復國內秩序,打造與中國對峙的國力,美國該如何去做?

達里奧:左右兩派相向而行的超黨派政策非常重要。此外,政治上的中立派必鬚髮力。政治性割裂不能再進一步加劇。我相信人的力量比政治體系更重要的理論。

同時還要提升教育體系。教育水平將反映到國力上。這裡所説的教育,不只是在學校裏學習的科目,還包括文化、修養、禮儀等廣義的範疇。高水平人才不知道會從世界上哪個地方冒出來,因此從國外吸納盡可能多的人才也非常重要。國內體系公正、教育水平高的國家將聚集全世界的優秀大腦。

美國擁有世界知名的優秀大學,但國內教育質量存在嚴重不平衡。富人可以在子女教育上花費資金獲得優質教育,而窮人就享受不到。公共教育方面,由於各州都依賴不動産稅,富人居住地區的公立學校保持較高水準,而窮人所在地區的公立學校就沒這樣的好處。解決公共教育面臨的結構性問題也非常重要。

 

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伴百江

雷·達里奧(Ray Dalio):全球最大對沖基金管理公司橋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創始人。2021年年底出版了新作《Principles for Dealing with the Changing World Order(不斷變化的世界秩序)》。以「現在正發生的,歷史上也曾多次發生」這一事實為基礎,從歷史到現在,試圖解決國家所面臨的問題。現年72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