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重設全球經濟下的稅務底線「避稅天堂」面臨考驗

重設全球經濟下的稅務底線「避稅天堂」面臨考驗

G7財長會議達成一致意見。企業所得稅在全球應該被設定15%的最低稅率,為利潤豐厚的大型跨國企業劃定最基本的稅務底線。這一協議掀開了全球化稅務協作與跨國博弈的新篇章,「避稅天堂」面臨考驗。

全球化中的稅務協作挑戰

《金融時報》專欄指出,隨著全球化的不斷深入和實體經濟數位化的大趨勢推動,大型跨國企業在全球協作,尤其是數位化協作的靈活性不斷加強。但全球各國在稅務法規、稅基和稅率方面仍然處於各自為戰的狀態。

歐盟認為美國互聯網企業攫取了大量歐盟範圍的數位化經濟收入,但沒有承擔相應的稅務責任。美國則認為歐盟內的愛爾蘭及其它一些低稅率國家的存在導致美國企業把全球利潤轉移到海外,讓美國無法徵收應得的企業所得稅。

從拜登政府就任開始,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就一直倡導對企業實行全球最低稅。

儘管美國的立場已從要求21%的稅率(這與將美國現行的21%公司稅提高到25%至28%之間的目標有關)有所放軟,但它確實爭取到七國集團(G7)財長們就至少15%的全球最低公司稅率達成一致。

葉倫在稱讚此舉時表示:「這一全球最低稅將結束公司稅方面的逐底競爭,為美國乃至世界各國的中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確保公平。」

很難爭辯說企業不應該為其利潤繳納「公平份額」的稅。但全球最低稅引發政治和經濟兩方面的問題。

從政治面端看,在美國獲得批准的難度可能很大。經合組織(OECD)估計,最低稅每年可帶來額外稅收多達500億至80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成功的美國公司。

美國財政部獲得的稅收收入將是上述總額的一部分,但與拜登政府提議的大幅支出擴張相比很小。如果未能獲得美國立法機構的批準,其他國家的政府會否動用自己的政治成本來達成一項可能轉瞬即逝的協議?

即使協議取得成功,它會否拱手送給中國一個競爭勝利?作為G7或經合組織提議的非當事方,中國難道不能同時利用稅率和補貼,來吸引更多投資到中國?

在經濟方面,全球最低稅在兩個領域引發更敏感的問題。首先是稅基的設計。第二個領域涉及政策制定者試圖解決的根本問題,以及新的最低稅是否是解決該問題的最好辦法。

如果不能就稅基是什麼達成一致,15%的稅率並不是特别有用。

要使15%的最低稅率有意義,各國將需要有一個統一的稅基。新的最低稅的目標想必是限制公司將利潤轉移到低稅收司法管轄區的利益,而不是扭曲公司的投資地點。全球最低稅與拜登政府倡導的廣泛稅基相結合,可能會減少跨境投資,降低大型跨國公司的盈利能力。

更深層次的經濟問題是由誰承擔稅收負擔?與G7國家政府的支出水平相比,預計的新增稅收收入將會很小。在另一方面,根據誰承擔稅收負擔的當代經濟觀念,繳納更多稅款的不是公司,而是工人和廣義的資本所有者。

大陸恐成最大阻礙

七大工業國集團(G7)日前寫下歷史,通過一項重大決議,要對全球企業徵收最低15%的企業稅,希望終結這些跨國企業轉移利潤到低稅率國家,以規避稅務的行為,同時可為國庫增添銀彈,支應疫後經濟振興和各項公共服務。專家關注,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是否會反對這項由美國率先提議的改革,中國大陸和香港的經濟又會如何受到新制影響?

稅率優惠吸引外資已成往事 中國將因新規受惠

在G7集團拍板通過這項決議後,中國反應顯得冷淡,目前官方尚未做出任何評論。

專家則分析,中國過去數十年已吸引全球企業在境內投資,因此這項稅制改變實際上非但不太會傷及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反而可能讓中國從中受益。

中國官方智庫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丁一凡告訴南華早報,「中國大概會接受,因為這個國家已經不再需要仰賴稅率優惠來吸引投資者。而且法定稅率更高。」

中國法定企業稅率為25%,不過對於部分高科技公司給予15%的稅率。

事實上,中國先前已取消部分對企業的低稅率優惠,導致外國製造商遷離中國,不過,當局也祭出其他政策,例如更大力開放市場和改善整體的企業環境,努力將這些公司留在境內。

香港01報導,許多中國企業同樣為了避稅,也在低稅地區設有子公司,因此加徵最低企業稅事實上可能對北京當局有利。

香港低稅率吸引外資 全球最低企業稅衝擊大

然而,這項改變對香港的影響預期要比中國大陸大。

在香港,實際上的稅率通常低於法定的16.5%,而大多數的外國企業需為其中國大陸子公司支付更多稅款。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7日在香港立法會的發言中說,這項擬議的全球稅制變化可能會影響香港為企業提供的部分稅率優惠。

他在回答一位議員提問時回答說,「我們希望用低稅率來促進某些部門的發展,所以我們在以低稅率制度作為一種競爭方法上,可能會受到限制。」

然而,對於香港可能受到的衝擊,香港政府目前似乎未有積極應對的方案。

預計中國不會反對到底 如何展現積極形象受關注

儘管各界預計,中國不會反對這項稅率,不過有鑒於這項稅制改革是由美國首先積極推動,中美在這時候的互動備受矚目。

中國資深研究員丁一凡說,在中美正重新啟動經濟對話的此刻,預料雙方會針對此議題有更多協商。他表示,中國會想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北京「將把它的新要求擺到枱面上。」

這項最低企業稅預期將在今年稍晚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和20國集團(G20)峰會上進行討埨。許多專家認為,在預期北京並不會堅決反對這項稅制之下,也就代表這項改革屆時會以某種形式通過的機率很高。

值得關注的是,北京將在下個月登場的G20峰會上,如何對這項改制積極發出聲音,甚至會不會為新興經濟體發言,以防設下過多限制,來避免呈現出G7成員國說了就算的形象。

波蘭和匈牙利呼籲G7稅收協議豁免實質性商業活動

波蘭和匈牙利財政部表示,它們不會支持上周末由七國集團(G7)財長達成的引入全球最低公司稅率的計劃——除非有一項豁免來保護其境內的實質性商業活動。

這兩個中歐國家的立場似乎表明,歐盟內部對該協議的抵制,可能遠遠不僅限於愛爾蘭以及尋求最小化其稅收負擔的跨國公司青睞的其他目的地。

「我們不應該讓G7來決定我們國家的稅率,」波蘭財政部長塔德烏什•科希欽斯基(Tadeusz Koscinski)告訴英國《金融時報》。他表示,設定較低的稅率是一條重要途徑,讓有關國家通過吸引國外創新來趕上較發達的經濟體。

但科希欽斯基也堅稱,總體公司稅率為19%的波蘭,無意吸引那些單純為了盡量減輕稅收負擔的公司。

他表示,任何全球協議都必須在利潤分享與「實質性商業活動」之間做出區分。

「我們不支持對公司在波蘭開展業務而在波蘭實現的利潤徵收最低稅的構想,」他說。

他補充說,任何全球協議都必須「對在國內開展的業務有重大的豁免」。「至於這是否會發生,魔鬼就在細節里。一些G7國家可能會反對這種安排。」

匈牙利的總體公司稅率僅為9%,是歐盟國家中最低的。該國也採取類似立場。

最初的2020年經合組織(OECD)全球稅收協議藍圖,提議一項面向工廠或建築物等實質性商業活動的豁免——實際上把最低稅聚焦於跨國公司子公司的利潤分享。

隨著談判在未來幾周從G7轉向由經合組織召集的更廣泛的國家集團,任何豁免——以及對「實質性商業活動」的定義——都可能成為癥結。

擬議的最低稅率不需要一致批準即可生效,但改革的另一個「支柱」——對特定國家的銷售利潤的一部分徵稅的權利——確實需要一致批準。這使個別國家在談判中具有支配力。

另外,布魯塞爾已宣布打算通過歐盟立法來頒布最終的經合組織稅收協定,以確保整個歐盟的統一。這也將需要歐盟成員國達成一致。

塞浦路斯是另一個受到全球公司青睞的歐盟國家。塞浦路斯財長康斯坦丁諾斯•皮特里迪斯(Constantinos Petrides)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國將表現出「建設性精神——如果能夠為所有國家確保一個公平競爭環境並維護其利益,同時較小成員國的立場得到認真對待」。

該國的總體稅率為12.5%,但塞浦路斯政府表示,該國通過對公司利潤徵收額外的股息稅,實際上已經實行更高稅率。

「避稅天堂」面臨考驗

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意大利和日本組成的七國集團(G7)和歐盟在周六宣佈達成「歷史性」稅收協議。根據該協議,各國將對在本國運作並開展業務的跨國公司統一執行至少15%的稅率。

Google、亞馬遜在各國至少課稅15%,跨國巨頭的避稅天堂沒了?《路透社》報導,這類協議的目的是為了終結美國財政部長葉倫所稱的「 過去30年來競相壓低企業稅競賽 」,因為各國競相以低稅率吸引跨國企業前往投資。

為何創設全球最低企業稅?

主要經濟體希望勸阻跨國企業,不論在何處獲利,都把利潤轉移至低稅率國家。

愈來愈多源自諸如藥品專利、軟體和智慧財產權利金等無形資產收益,轉移至低稅率國家,容許跨國企業規避在其傳統母國支付較高稅款。

談判到底在協商什麼?

G7達成的協議為既有努力帶來更廣大動能。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多年來,一直致力協調140國協商稅務規範事宜,以課徵跨境數位服務稅和抑制稅基侵蝕,其中包括全球最低企業稅。

OECD和20國集團(G20)希望能於今年中以前就兩者達成共識,但全球最低企業稅談判在技術上較單純也較無爭議。倘若能達成廣泛共識,任何低稅率國家勢必很難試圖阻撓協議。

OECD估計依前述兩層面協議, 各國企業在全球最終將多支付500億至800億美元稅款 ,而全球最低企業稅的稅收將占其中大部分。

全球最低企業稅如何運作?

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將適用於 海外獲利

各國政府仍能依其意願訂定國內企業稅率,但如果企業在特定國家支付較低稅率,則它們的母國政府可以追徵「補足」至最低稅率,消除轉移利潤的好處。

OECD上個月曾表示,各國政府廣泛同意全球最低企業稅的基本設計,但對稅率則意見分歧。稅務專家指出,稅率是最棘手議題,儘管G7達成協議為大約稅率至少15%帶來強大動能。

其他仍待協商事項包括是否應涵蓋投資基金和房地產投資信託、何時適用新稅率以及確保不違反旨在遏阻稅基侵蝕的美國稅改等。

未來動向

預定7月在威尼斯(Venice)登場的G20集會將可見到G7所達成協議,是否受到全世界最大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廣泛支持。

仍有很多細節待敲定,包括決定哪些跨國企業如何適用全球最低企業稅等指標。

G7公報目前就不同國家對大型科技企業課徵數位服務稅一事抱持開放態度,而美國希望一旦全球最低企業稅到位,就儘快取消數位服務稅。

G7公報僅表示,應該「 就適用此新國際稅務規範和移除所有數位服務稅展開適切協調 」。

任何最終協議都可能會對低稅率國家和避稅地區帶來重大影響。

愛爾蘭經濟一向受惠於來自跨國企業湧入的數十億美元計投資。一直抗拒歐洲聯盟試圖統一稅務規則的都柏林當局,不太可能會輕易接受較高的最低率稅。

但低稅率國家的抗拒,不太可能搞砸整體談判,比較可能的是極力爭取最低稅率儘可能接近12.5%,或尋求特定豁免。

 

來源:FT、聯合報、BBC、數位時代、中央社、中央廣播電台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