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拜登的最佳策略是做出實績

拜登的最佳策略是做出實績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拜登政府必須恢復美國政治秩序,讓共和黨在當前方向站不住腳,否則,希望恢復美國民主穩定和其世界領導地位可能是徒勞的。

美國總統拜登能夠成功嗎?沃爾夫認為,就像海內外的很多人那樣,他也極其希望拜登能夠成功。但首先,我們需要就「成功」的含義達成一致。成功意味著恢復美國政治的秩序,這是最重要的。這就必須讓共和黨當前的方向在政治上站不住腳。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希望恢復美國國內民主穩定及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可能是徒勞的。

上周,拜登發表了激動人心的就職演說,與他的前任對「美國大屠殺」的痛斥截然不同,拜登在就職演說中宣稱:「我們再次認識到,民主是寶貴的,民主是脆弱的,朋友們,在這一刻,民主獲得了勝利。」拜登這一席話在所有方面都是正確的。

然而,「這一刻」並不是永遠。讓川普上台的那些力量並沒有消失。就如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研究民粹主義的專家揚-維爾納•米勒(Jan-Werner Müller)評論道:「比特朗普更聰明的民粹主義者透過法律和憲法的陰謀緩慢地扼殺民主。」

川普也許成為了過去。但特朗普主義並沒有。就如印度作家卡皮爾•科米雷迪(Kapil Komireddi)指出的,大企業和偏執的結合是強有力的。美國的富人的確成功了。

在羅馬帝國,人們說條條大路通羅馬。而這一次,條條大路都必須從羅馬通向他處。如果美國無法恢復政治健康,美國能做的很少。在川普治理下,欺騙、無能、變化無常、冷漠和仇外佔了上風,這已經破壞了美國的盟友對美國的信任,以及美國的對手對美國的尊敬。

要使這些得以恢復,靠拜登的動聽言語乃至美國的一些受歡迎的舉動——比如重返世界衛生組織(WTO)和《巴黎氣候協定》(Paris climate accord)——是不行的。只有在美國國內取得明顯成功才行。接替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是特朗普。下一次,權力可能交給一個更糟糕的人。

就如任命得到確認的美國新任財政部長葉倫在數天前告訴國會的,「當利率處於歷史低位時,我們能做的最聰明的事就是大舉行動。」拜登政府的「美國救援計劃」擬支出1.9兆美元(約相當於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9%),這是一個明智的開始。如果能獲得國會通過,它將增強信心,支撐復甦。但像這樣的計劃能夠通過嗎?共和黨人現在重新找回了他們在2017年通過特朗普減稅案時放棄過的財政正直立場,這一次他們一定會努力抗爭以阻止該計劃通過。

然而,就如《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埃茲拉•克萊因(Ezra Klein)指出的,拜登政府要想成功,必須做出顯而易見的實績,要足以讓他們避免在2022年的國會中期選舉中從本就不穩定的位置上落敗。民主黨人必須頂住共和黨的反對,向世人展示,政府是有能力做事的,儘管共和黨決心證明事實相反。讓現任政府失敗是共和黨的策略。他們是不會放棄這個目標的。

在政治中,時機即是一切,而其中的大部分又取決於好運。拜登也許是一個幸運的領導者。儘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對美國造成的經濟損害遠非極端,但死亡率和對就業的打擊都是最嚴重的。但疫苗與刺激措施的結合可能會在今年和明年推動強勁的復甦。

對於美國的政治大戲,世界其他地方會扮演什麼角色?當一個旁觀者。關於一個有能力的美國政府能夠為世界做什麼,以及反之如何,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有一系列有價值的論文。這些論文,尤其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首席經濟學家莫里斯•奧布斯特費爾德(Maurice Obstfeld)和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撰寫的那些論文,清晰地顯示出美國的積极參与,尤其是參與到亟需的新冠危機全球復甦項目中,對世界和對美國自身意味著什麼。但儘管美國的積极參与是好的、值得去做的,關於美國未來在世界上將扮演什麼角色的問題還無法解答,因為答案取決於美國國內將發生什麼。

接下來幾年也許會給出一些重大問題的答案。美國會參與其中、會冷漠以待還是抱有敵意?美國能否恢復與盟友的信任關係?美國能否與中國建立持久的關係,在與之競爭的需要和與之合作的必要之間達成平衡,同時避免更嚴重的衝突?美國是否將在應對全球環境和貧困的挑戰中發揮領導作用?

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最終將取決於一個最大的問題:美國是否將重新成為一個穩定的民主國家?拜登希望美國能夠如此。但如果共和黨無法重新成為一個正常的保守派政黨,而一直是一個充滿謊言和右翼民粹主義幻想的黨,前景就很渺茫。

很多潛藏的種族、社會和文化憤怒情緒仍將存在,右翼在政治上的代表性過大也是如此。但所需要的轉變仍是可以發生的,只要拜登政府能夠迅速證明,一個由相信政府的人組成的有能力的政府能夠做出實績。拜登政府必須證明,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一句名言是錯誤的,他說「英語中最可怕的九個詞是:我來自政府,我來幫忙」。對穩健、可靠的民主治理的信任,並不是自由的敵人,而是自由最重要的保障之一。

除了當前政府以外,還有誰能幫助這一轉變實現?最首要的就是企業和富人。他們已經得到明顯的警示,把對他們自身利益的追逐與現在吞噬了共和黨的右翼民粹主義結合在一起,會有何種危險。如果他們還顧及任何體面,他們會停手的。這不是一場遊戲。拜登可能是美國民主最後的機會了。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