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債券違約潮考驗中國固定收益基金市場

債券違約潮考驗中國固定收益基金市場

《金融時報》報導指出,中國政府已表示不會再幫助陷入困境的國有債務人,但隱性政府擔保體系的終結,讓投資者難以為信用風險定價。中國快速增長的15兆美元在岸債券市場受到一波國有企業違約潮的衝擊,這可能會暴露出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整個金融體系的系統性弱點。

預計之後還會出現更多債券違約,因為中國政府已表示不會再幫助陷入困境的國有債務人。但中國根深蒂固的隱性政府擔保體系的終結,讓投資者難以為信用風險定價。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大中華區企業評級董事李暢表示:「未來還會出現更多違約,因為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最糟糕的時期過去,中國當局開始關注國有企業的去槓桿。」

北京方面對債券發行方施加了更多市場約束,這一努力已打擊了一些債券共同基金的估值,並迫使一些固定收益基金暫停接受當地散戶投資者的申購。這種不穩定還可能破壞北京方面精心設計的吸引國際投資者更多參與中國債券市場的計劃。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數據顯示,國際投資者目前持有約3%的中國在岸債券,不過由於中國與發達市場之間巨大的收益率差,以及中國在岸債券被納入全球固定收益指數,預計外國需求將顯著增加。

摩根大通(JPMorgan)、彭博(Bloomberg)和富時羅素(FTSE Russell)正在將中國債券納入它們的一些受到廣泛追蹤的固定收益指數,這將導致各種指數追蹤型基金大舉買入。法國巴黎銀行的投資部門——法國巴黎資產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估計,中國債券被納入指數可能帶來高達1兆美元的國際投資者投資。

法國巴黎資產管理大中華區高級經濟學家羅念慈(Chi Lo)表示,投資者信心將受到此次動蕩的影響。

羅念慈說:「對宏觀經濟的影響應該是可控的,但由於投資者不知道當局會把線畫在哪裡並實施紓困,市場情緒會暫時受到傷害。」

中國監管機構表示,債券市場波動性加大也給中國共同基金業帶來了新的信用風險問題。該行業剛剛順利通過了第二次年度壓力測試。

中國央行審查了5906隻股票、債券、貨幣市場基金和大宗商品共同基金,以評估它們是否有足夠的流動性來滿足投資者的贖回要求。未通過「輕度」贖回衝擊測試的債券基金只有一隻,未通過「重度」贖回衝擊測試的債券基金只有52隻。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駐上海經濟學家沈蘭(Lan Shen)表示,這一基金壓力測試是「可靠的」,測試結果反映了政府維持中國金融市場穩定的決心。

她說:「政府將努力讓市場力量在為信貸和違約風險定價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同時隨時準備採取果斷行動,消除任何系統性風險,以防出現此類問題。」

但總部位於上海的澤奔諮詢(Z-Ben Advisors)的研究主管施宏申(Ivan Shi)表示,監管機構可能低估了潛在問題的嚴重程度,一些規模較小的資產管理公司為了追求更高的回報,加大了它們對基本面不太穩健的債券發行人的敞口。

監管機構批準了一系列新的流動性管理工具,比如申購上限等,以幫助基金管理公司應對潛在問題。

施宏申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如果基金管理公司使用流動性管理機制,會對投資者信心產生何種影響。」

監管機構決心讓投資者相信共同基金行業狀況良好,但這一決心似乎將受到眼下動蕩的嚴峻考驗,這一動蕩現已蔓延到整個債券市場。5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已從第二季度的不到2%升至3.2%。

自10月以來,泰康資產管理(TaiKang Asset Management)和英大保險資產管理(Yingda Insurance AM)等基金管理公司已暫停了13隻債券基金的散戶投資者申購。

在華晨汽車(Brilliance Auto)、清華紫光(Tsinghua Unigroup)和永城煤電控股集團(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違約之後,由地方政府支持的企業以及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券現在出現了問題。

研究機構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駐香港分析師洛根•賴特(Logan Wright)表示:「國企違約事件讓中國債券市場陷入了最黑暗的時刻。」

自違約事件以來,有十幾隻中國債券基金的資產凈值下跌逾5%。

亞洲資產管理公司瀚亞投資(Eastspring)中國固定收益總監辛奇(William Xin)表示,一些債券基金的資產凈值下降是因為它們持有永煤發行的商業票據。永煤在違約之前評級為AAA級。

辛奇說:「短期債券基金和貨幣市場基金只會投資那些擁有最高的AAA級信用評級的債券。但評級並不能準確反映那些依賴中央和地方政府隱性支持的債券發行人的信用狀況。」

榮鼎諮詢的數據顯示,2020年頭10個月,中國報告的債券違約總額達1200億元人民幣,而2019年全年為1590億元人民幣。萊特警告稱,2020年的數據低估了問題的真實程度,他聲稱還有一些違約被掩蓋了,因為越來越多的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通過私募進行融資。

榮鼎諮詢預計,明年房地產公司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發行的債券將出現更多違約。

各地方和省當局在其所支持的企業遇到財務困難時採取的應對策略各不相同,由此造成了不確定性:這些債券到底是會違約,還是會與債券持有人協商達成解決方案?

「地方政府的行動代表的是需要被定價的風險,而不是支持的來源。投資者現在開玩笑說,他們很快就得靠看茶根占卜來決定買哪些債券了,」賴特說。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