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沃爾夫:理性的全球主義非常重要

沃爾夫:理性的全球主義非常重要

編按:美國川普總統高舉反全球主義大旗。但是,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表示,我們必須從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動,這不是支持全球放任主義,而是維護合作的全球主義。

川普反全球主義。據金融時報107年11月2日報導,川普在聯合國發表講話時宣稱:「我們拒絕全球主義意識形態,擁抱愛國主義信條。」據BBC中文網105年11月15日報導,當川普談論全球主義時,他指的是「一種對國際機構的忠誠度高於單一民族國家的經濟和政治意識形態;試圖對商品、勞動力的流動不加限制,允許人們自由越境;反對一個國家的公民有權優先獲得工作和其他經濟利益的原則,反對將其作為公民身份的一個好處。」

據金融時報108年7月17日報導,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全球主義不應僅僅指經濟全球化,或者一些人所說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它還應指人類負有全球義務,擁有全球利益。

沃爾夫表示,為了鞏固西方主導地位而阻撓非西方國家經濟崛起的觀念是令人憎惡的。沃爾夫所定義的全球主義—對整個人類和地球的關切—也是一項務實的事業。在2012年一篇題為《世界渴望公共產品》(The world’s hunger for public goods)的專欄文章中,沃爾夫提出,隨著經濟和社會日趨複雜,我們現在需要的公共產品範圍大大增加。出於同樣的原因,這些公共產品越來越具有全球性。我們共用地球生物圈,這使得環境保護成為一種全球公共產品。但是,歐洲或美國有人懷疑鄰近地區的戰爭會對他們產生影響嗎?因此,和平也是全球公共產品。同樣,可預見的開放和穩定的世界經濟也是公共產品。發展也是:貧窮的世界是一個不穩定的世界。我們看向任何地方,都會看到全球公共產品。

全球主義是無法避免的,但它也帶來了挑戰。

首先,人類在國家內部通過政治組織起來。國家能夠運轉是因為它們創造了身份認同和忠誠。如果國家(特別是民主國家)要成功運轉,這些是必要的。全球合作也依賴有效且合法政府的運轉。因此,政策也必須根據其國內合法性來評判。全球主義並不意味著一個沒有國界的世界。那樣的世界將無法運轉:沒有國界,就沒有國家。沒有國家,就沒有秩序,不管是國內還是全球秩序。

第二種挑戰是,管理全球和國家之間的聯繫。經驗顯示,我們在一些領域走得太遠,在另一些領域卻做得太少。在經濟領域,可以說金融全球化走得太遠了。一些人認為,國際貿易也走得太遠。但哈佛大學(Harvard)的埃爾赫南•赫爾普曼(Elhanan Helpman)在《全球化與不平等》(Globalisation and Inequality)一書中的詳細證據調查顯示,事實並非如此。自由貿易不是各國內部不平等加劇的主要原因。與此同時,全球合作不足的領域包括企業稅收和環境。

最後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挑戰是,限制人性中的一種自然傾向:把國內政策的失敗和國內利益鴻溝怪到外國人頭上。如果貿易不是不平等加劇的主要原因,那麼主要原因是什麼呢?科技是一個答案。公司治理標準的變化也是一個答案。但解決這些問題要比歸咎於進口和移民困難得多。另外,很多國內弊病與全球毫無關係。美國人依賴與就業相關的健康保險是不安全感和焦慮的一個重要來源。這顯然與貿易毫無干係。將國內弊病歸咎於外國人可能是一個成功的障眼法,其破壞性也非常高。

沃爾夫強調,我們必須從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動。這不是支持全球放任主義,而是維護合作的全球主義。

 

資料來源:金融時報、BBC中文網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