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日本限制半導體原料出口南韓

日本限制半導體原料出口南韓

編按:G20甫結束,日本宣布限制半導體原料出口南韓,並計劃8月份從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國家「白名單」中剔除韓國。這是日本首次對南韓經濟制裁。據報導,日方採取這一措施是因爲兩國互信關係明顯受損,以及針對韓國最高法院強徵勞工案判決的報復措施。日本此舉恐對韓國製造業造成重大打擊,南韓將訴諸世貿組織予以反擊。

據日經中文網108年7月2日報導,日本政府7月1日宣佈,為加強對韓國的出口管制,將對半導體材料進行嚴格審查,還將取消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國家認定。日本將分兩個階段加強韓國的出口管制,首先是7月4日以後,要求對氟化聚酰亞胺、光刻膠(Resist)和蝕刻氣體(氟化氫)三個産品進行單獨許可和審查。並計劃8月份從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國家「白名單」中剔除韓國。

該名單包括美國、德國、法國等27個國家,韓國將成為首個被剔除的國家。如果不在名單之內,有可能轉用於軍事的産品在出口時就需要得到日本經濟産業省的批准,電子零部件、精密零部件、工具機等都屬於管制對象。

關於此次的出口管制,日本德勤管理諮詢公司的執行董事羽生田慶介表示「由於是日本可以做出自主判斷的領域,估計不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但早稻田大學教授福永有夏則認為:「這是屬於有違反WTO規則嫌疑的灰色地帶的措施」。

日首次對韓 經濟制裁

據中國時報108年7月2日報導,這是日本史上首次對南韓實施經濟制裁。日媒點名南韓半導體業暨手機巨頭三星電子,以及擅長生產薄款、高性能電視的LG電子等,將首當其衝受害,長遠來看更可能損害南韓經濟。

南韓反控:違反WTO

據ETtoday新聞雲108年7月1日引述《韓聯社》報導,南韓產業通商資源部國際貿易投資辦公室負責人朴泰晟(Park Tae-sung)指出,對於日本政府增強向南韓出口半導體材料管制的措施,感到相當遺憾;然而日本這行為已經違反了WTO協議,在企業密切合作的同時應積極響應國際的法律,而不是造成麻煩。南韓政府將會根據國際規範而處理。

據中國時報108年7月1日報導,南韓產業通商資源部長官成允模表示,南韓將就日本限制對韓出口採取應對措施,包括訴諸世貿組織。他指出,限制出口不僅違背世貿組織基本原則,也違反《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宣言》強調的各方致力於實現自由、公平、非歧視性、透明、可預見、穩定的貿易和投資環境並保持市場開放的精神。

G20剛結束 日本爲何對南韓出口管制?

據新浪網108年7月1日報導,日本媒體分析認爲,在G20剛剛結束的背景下,日本政府的做法恐怕會被外界解讀爲開「自由貿易」的倒車,此舉不僅將增加韓國電器行業的負擔,還可能影響到一些日本製造商。

據韓聯社報道,日方採取這一措施是因爲(兩國)互信關係明顯受損,並明言此舉是針對韓國最高法院強徵勞工案判決的報復措施。

日韓兩國間的不信任感加深

據共同網108年 6月27日報導,關於二戰時在三菱重工業公司廣島工廠工作的14名韓國勞工的遺屬以被迫從事過重勞動等為由向該公司索賠的訴訟,首爾高等法院27日作出二審判決,支持勒令該公司賠付每人90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53萬元)的一審判決結果。日本政府的立場是個人請求權問題已通過1965年的《日韓請求權協定》得到解決,對一系列判決表示強烈反對。韓國政府未給出有效的應對措施,兩國關係持續遇冷。

據日經中文網 108年1月11日報導,韓國總統文在寅1月10日強調,圍繞接連出現的要求日本企業進行賠償的原勞工訴訟案,韓國政府只能尊重判決,日本應認識到這一立場。而日本則主張判決違反國際法,雙方分歧嚴重,日本要求舉行的政府間磋商也沒有頭緒。日韓間的相互不信任在不斷加深。

文在寅指出,「日本的政治領導人(把勞工問題)作為政治上的爭論焦點,使問題擴散」。他還表示,日韓兩國關係惡化「原因是過去的不幸歷史。日本政府應該採取稍微謙虛一點的立場」。

在韓國國內,對於將1965年的《日韓請求權協定》作為戰後日韓關係的基礎缺乏共識。媒體報導的解釋是「面臨選舉的安倍晉三首相為了團結保守勢力而將日韓問題進行政治利用」。

正如文在寅所指出的那樣,日方的發言使韓國的國民感情受到了刺激。不過文在寅的發言中也暗含著將事態惡化的責任轉嫁到日方頭上的意圖。

日韓之間自2018年秋季以來接連出現多項問題,包括韓國政府宣佈解散基於日韓協議設立的基金會、日企在原勞工訴訟案中敗訴、韓國海軍驅逐艦用火控雷達照射日本海上自衛隊巡邏機等。這些問題都沒能達成妥協,兩國間的不信任感在不斷加深。

造成這一局面的背景之一是「日本通」人物被從韓國外交決策渠道中排除。

韓國檢察部門正以涉嫌干涉大法院工作以擱置審理原勞工訴訟案的嫌疑追究朴槿惠前政府。由於保守風格的行事邏輯,達成日韓協議時的外交官等也處在風口浪尖上。

韓國前外交部人士指出,「文在寅政府和日本政府的溝通不順暢」。其背景是為支持率低迷所困的文在寅將主要精力放到了南北問題和經濟復甦上。

在雷達照射問題上,文在寅也未能對事態進行完全管控。韓國國防部公佈了駁斥日本主張的8種語言的視頻。韓國軍方也展現出強硬態度,包括著手制訂友好國家軍隊進行威脅飛行時的應對手冊等。

日本限制對韓國出口半導體材料傷害了誰?

據新浪網108年7月2日報導,考慮到在光刻膠和蝕刻氣體領域日本廠商的全球份額高達90%左右,日本實行出口管制料使韓國半導體企業遭受重創。韓聯社稱,此舉恐將對韓國製造業造成「重大打擊」。

中國人民大學太平洋經濟研究所所長陳建指出,除政治考量外,日本此舉可能也有其他方面原因。目前日本經濟相對低迷,且在貿易問題上受到美國持續施壓,限制對韓國出口半導體材料也有打擊競爭對手、扶持國內相關產業、分散壓力的意圖。陳建也表示,作爲外向型經濟體,自由貿易對日本至關重要,全面轉向保護主義不符合其利益。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倪月菊表示,日本對韓國實行半導體材料出口管制只是以經濟手段施壓,逼迫對方就範,以達到政治目的。倪月菊認爲,韓國勢必進行反擊,如將日本訴諸WTO,採取相應反制措施等,日韓經貿關係料將進一步惡化。

 

資料來源:日經中文網、中國時報、ETtoday新聞雲、新浪網、韓聯社、共同網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