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融》土耳其里拉風暴 全球密切關注

金融》土耳其里拉風暴 全球密切關注

編按:土耳其里拉總計下跌超過40%,土國中央銀行今天連忙出手止貶。土耳其里拉崩盤重創新興市場,美股也受波及,亞洲許多企業和投資人,正密切關注。台灣有四家科技廠會受到較重波及,值得注意。而我國台經院也示警,要注意系統性風險。

上周,土耳其里拉(lira)兌美元匯率下跌了20%。在過去一年,里拉已總計下跌超過40%。

根據英國BBC報導,財政部長阿爾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稱,土耳其將「迅速採取行動」平息市場,其計劃包括幫助受里拉劇烈波動影響最大的銀行和中小企業。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 )稱,「里拉巨跌沒有經濟原因,這都是針對土耳其的一場陰謀。」他還呼籲企業生產商不要急著去銀行兌換美元,稱「維護國家穩定也是企業家的責任」。

為何里拉會暴跌?

根據英國BBC報導,專家們將里拉暴跌歸因於土耳機可能陷入經濟危機。

BBC經濟記者安德魯·沃克(Andrew Walker)表示,土耳其股市下跌了17%,而政府借貸成本也每年上漲18%。與此同時,通脹率達到15%。

投資者擔心,土耳其公司此前進行了大量借貸以從建築熱潮中獲利,但他們可能難以用美元和歐元償還貸款,因為里拉暴跌意味著他們要還更多錢。

土耳其與美國的關係也在惡化。上周,特朗普政府對土耳其的司法部長和內政部長進行了制裁,這被視為對美國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被拘留的一個回應,布倫森因涉嫌與土耳其政治團體有關聯而被關押了近兩年。

上周五,特朗普表示,他已經批准將土耳其鋼鐵和鋁的關稅提高一倍,以對土耳其和里拉進行了進一步打擊。

事實上,對經濟的擔憂很多來自埃爾多安總統的經濟政策。

在許多國家,包括美國和歐盟國家,中央銀行都獨立於政府,政府無權告訴央行如何處理利率。也就是說,央行可以在必要時通過提高來控制通貨膨脹。

暴跌是否會停止?

根據英國BBC分析報導,如果有正確的經濟政策,那麼暴跌能止停。

儘管埃爾多安發誓土耳其將贏得這場「經濟戰爭」,但他傾向於降低借貸成本以推動信貸增長和經濟擴張,而其他人則希望看到利率上升。

但埃爾多安一向反對加息,外界擔心,他可能會向央行施加壓力,讓央行不要採取行動。

與此同時,ING經濟學家告訴路透社,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某種......參與正在越來越近」。

如果土耳其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得到緩解,那麼在某種程度上,這種緊張的局勢可能會得到平息。

土耳其里拉一度貶至7.24兌1美元,創下歷史新低價後,土國中央銀行今天連忙出手止貶,承諾將提供流動性,並降低土耳其銀行的里拉和外匯存款準備率。里拉應聲反彈。

根據中央社報導,土耳其央行表示,將所有期限的存款準備率調降250個基點,3年內到期的非核心外債準備率調降400個基點。

土耳其央行表示,這些措施將釋出金融體系中100億里拉、60億美元和相當於30億美元的黃金流動性,它還承諾提供「銀行所需的所有流動性」。

里拉兌美元匯率在今天亞太市場早盤創下歷史新低7.24,而阿爾巴拉克和土耳其央行做出回應後,里拉貶幅收斂至6.4兌1美元,之後再貶至6.92兌1美元。

里拉兌美元匯率今年已重貶超過40%,主因擔心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對經濟的影響、他一再要求降低利率,以及與美國關係惡化。

里拉跌跌不休,本月10日演變成崩潰,一度挫貶多達18%,銀行對土耳其的曝險讓投資人感到恐慌,使歐美股市陷入震盪。

土耳其里拉崩盤重創新興市場,美股也受波及,標普500和那斯達克指數連續第四日走低。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道瓊工業指數下跌125.44點或0.5%,至25,187.7點;標普500指數收跌11.35點或0.4%,至2,821.93點;那斯達克指數下跌19.40點或0.25%,報7,819.71點。

土耳其危機擴散的憂慮,對金融股的衝擊最大,花旗、美國銀行、富國銀行、摩根大通的跌幅在0.8%至2.2%之間。土耳其央行誓言要穩定急挫的里拉,但未能撫平投資人情緒,里拉兌美元今年以來累計已挫跌40%。

Hodges Funds資產組合經理Gary Bradshaw說:「土耳其危機和貿易問題持續是影響市場走勢的主因。」

不過,蘋果股價延續漲勢,周一收漲0.6%,盤中觸及每股210.95美元新高。亞馬遜股價周一盤中也觸及每股1,925美元歷史高點,收漲0.5%。

重機製造商哈雷戴維森下挫4.3%,因美國總統川普發布推文,支持抵制該公司。

電動車大廠特斯拉股價收漲0.26%,執行長穆斯克證實正與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財富基金和其他金主洽商,但下市所需融資尚未敲定。

里拉崩跌引起亞洲許多企業和投資人,正密切關注。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國際清算銀行的資料顯示,日本的銀行業是亞洲各國中對土耳其曝險最高;以最終風險基礎來說,日本的曝險部位至今年3月底止的一季,已升至109億美元,略高於美國曝險部位的50%。

不過,一名日本銀行官員表示,日本對土耳其央行的曝險,占日本持有外國資產的比率極低,預期不會因土耳其危機受到重大衝擊。

南韓的銀行在亞洲經濟體中,對土耳其曝險部位排名第二,估達17億美元;台灣為5億美元,澳洲1億美元,分別排在第三和第四。國際清算銀行並未獲得中國的數據,但預估曝險部位低於日本。7月時,土國曾公布向北京貸款36億美元的方案。

相較之下,西班牙對土耳其的曝險部位達808億美元,法國為351億美元。

亞洲企業目前正密切關注土耳其局勢,地緣關係和廉價勞力成本,讓土耳其成為亞洲企業進入歐洲市場的理想通道。日本豐田汽車1994年在伊斯坦堡設立組裝廠,作為出口基地;馬來西亞綜合保健控股(IHH)也把土耳其視為其本土市場。中國遠洋運輸集團在2015年收購土耳其Kumport碼頭的部分股權,是北京「一帶一路」計畫的一部分。

目前為止,些些企業並未公開表達疑慮,但投資人的反應相當明顯。豐田、IHH、中國遠洋運輸集團的股價紛紛下挫。

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的海外行銷研究主任Mitsuhoto Ono表示:「目前的狀況,對於土耳其吸引外資的能力相當不利。該國經濟仰賴外資彌補經常帳逆差。」他並示意,里拉可能繼續貶值。

為何這次里拉崩跌撼動全球股匯?

根據聯合報分析,八月是交易員「放暑假」的高峰,金融市場流動性偏低,容易導致價格大幅動盪,因此一向是風險超高的月分。今年由土耳其里拉重貶,再度引爆「八月危機」,新興貨幣首當其衝,歐元、英鎊等主要貨幣同樣走低。

土耳其金融情勢一直相當嚴峻,但問題主要源於國內,對整體新興市場只有間歇性且輕微的影響,為何現在卻衝擊全球?主要是全球經貿與金融壓力已經達到臨界點,大悶鍋終於爆開。

「八月危機」的主要肇因都與美國有關。基本面在於美國經濟表現超過主要對手國,美國股市表現超優,聯準會又持續升息並縮減資產負債表,全球資金大量流入美元資產,造成國際市場美元短缺,且持續升值,新興市場償債壓力更重,形成惡性循環。因此,新興資產的賣壓其實與土耳其里拉重貶的關聯性小,更深層的原因在於美元持續強勢。

更大的風險,則是川普政府不斷對其他國家實施關稅及經濟制裁。美中貿易戰升高,產品出口及原料進口都可能縮減,間接衝擊新興經濟體;加上美國又相繼對伊朗、俄羅斯及土耳其發動經濟制裁,當事國貨幣益發重挫。

土耳其危機對新興市場的經濟關聯性其實不大,真正堪憂的其實是金融市場骨牌效應。第一是「戲院失火效應」,投資人搞不清楚下一個目標會是誰,於是對新興貨幣先殺再說;第二是「基金包裹效應」,即新興市場基金面臨贖回壓力,經理人被迫拋售相對優良的資產,結果是玉石俱焚。

展望未來,短期內由於美國七月消費者物價年升幅達到金融海嘯以來最高水準,使聯準會今年內再升息二碼的機率更高,而且川普在十一月國會期中選舉前仍可能對外國加強施壓 ,資金湧入美元的勢頭將無可逆轉,並持續推升美元,新興資產的壓力也將難以緩解。

根據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劉憶如分析,市場之所以會緊張,當然是因為擔心此次土耳其里拉的貶值是否會傳染至其他新興市場;以及甚至是否會成為下一波金融危機的起點。此次里拉貶值,傷害不小;未來引發的債務暴增問題,更難解決。土耳其的政府負債雖然並不特別高,但外債佔比卻超過40%,所以里拉重貶特別加重其還債壓力,類似於1997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時的亞洲各國情況。

土耳其里拉自2014年初1美元兌換2里拉的價位,4年多來貶值到今年8月10日的6.40里拉。2014年1筆100萬美元的債務,借款當時等同200萬里拉的負債;但現在卻因貨幣貶值而膨脹成為640萬里拉了。負債總額因匯率的貶值而暴增,讓欠債的個人、企業,甚至政府,陷入周轉不靈的危機中;這也正是1997-98 亞洲金融危機發生時,外債比重極高的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韓國等一個個骨牌效應倒下的主因。

過去10幾年來,土耳其的經濟其實原本有著相當亮麗的表現,扣除掉受到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影響的兩年之外,土耳其10幾年來的經濟成長率達到平均7%的水準;再加上現任總統艾爾多安(Erdogan)掌權15年來(自2003至2014年擔任首相,2014年擔任總統,今年6月再度連任總統)的對外開放政策,吸引巨大的外人直接投資(FDI)。2007年時,土耳其的FDI 即已衝到220億美元;其後更在他擔任總統的這幾年間,創下平均每年130億美元的佳績。

另外,土耳其的貿易赤字也促成里拉的貶值,這也同樣讓人對照聯想到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當時例如泰國的貿易赤字佔其GDP近8%,而今日土耳其貿易赤字佔其GDP比重也已達6%;因此當匯率急貶時,極可能因為無法有足夠的外幣支付進口,造成貿易與經濟更進一步的惡化。尤其國際貨幣基金(IMF)數據顯示,土耳其目前外債為新興市場最高,然而外匯存底卻敬陪末座;因此也無力提供救援,即使總統艾爾多安呼籲民眾拿出收在枕頭底下的美元、歐元和黃金兌換里拉救國家,但當然也不見成效。最重要的,里拉的暴跌,讓國際市場對許多原本已在火線邊緣或甚至是火線上的新興市場,更失去信心;後續發展,實須密切關注。

但在這些好看的數字背後,土耳其的物價水準卻節節攀升,上個月創下15.8%的高通膨。今年以來里拉的大幅貶值,主要也是源於市場上,對於土耳其央行無力降低通膨的失望。幾次在應該要更進一步調升利率以對抗通膨的時候,面對已然攀高的利率(目前10年期公債利率為18%),土耳其央行卻都沒有動作;這引發國際市場對其央行獨立性的高度質疑,也導致國際資金從土耳其的資本市場大幅撤退。單是今年第一季,外資就從土耳其股票市場上撤出7.71億美元;而外資撤退,當然更造成里拉進一步的貶值。

台灣科技廠當中,以研華、聯強、宏碁、華碩等四家業者在土耳其著墨較深、身陷暴風圈當中,引起關注。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這四家在土耳其布局較深的台灣科技廠,都是產業佼佼者。研華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工業電腦廠,布局涵蓋全球;聯強則是全球第三大、亞洲最大高科技通路商;宏碁、華碩則是台灣筆電品牌「雙箭頭」。

土耳其里拉大貶,當地廠商面臨應收帳款匯兌損失與報價失衡等潛在損失,四大科技廠昨天均表示目前評估影響有限,但也有廠商私下透露,現在最擔心美國總統川普頻頻發動貿易戰,造成匯率劇烈波動,一旦土耳其風暴蔓延到其他新興市場,可能釀成金融危機,後果不堪設想。

根據彭博資訊報價,土耳其里拉近兩周暴跌43%,換言之,短期內土國民眾與當地企業資產瞬間縮水43%;累計今年以來里拉大貶約84%,原本100元的資產,如今僅剩16元,民眾與企業資產大縮水,對當地經濟衝擊大,市場擔憂恐再度引發金融危機。

研華今年3月宣布擬入股土耳其最大通路商Alitek,取得25%股權,並規劃未來逐年增加投資比率,期讓Alitek成為研華提供在地服務,深耕中東市場的灘頭堡。研華表示,入股Alitek處於投資意向書尚未注資的狀態,因此相關計畫目前沒有損失。研華與土耳其客戶以美元報價,收款也以美元為主,土耳其市場營收占比低,預料不受影響。

聯強在2005年,以2,400萬美元取得印度雷廷頓(Redington)公司36.3%股權,一舉掌握南亞市場;2010年透過雷廷頓將觸角延伸至中東、非洲、土耳其等地區。

聯強表示,土耳其市場是透過印度轉投資子公司投資,採權益法認列,對聯強合併營收沒有影響。土耳其屬於聯強中東業務市場,但營運占比極低,目前評估影響不大。

華碩表示,密切關注土耳其狀況中,目前銷往土耳其的大部分產品,都採取美元計價。考量土耳其政經情況不穩,會造成當地市場需求和經濟活動放緩,華碩會審慎追蹤經濟動態及市場變化,視情況做出調整。

宏碁則表示,公司一直都有做匯率避險的相關措施,也會持續關注全球各地市場經濟動態變化。

針對土耳其里拉風暴,台經院示警要注意系統性風險。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美對土耳其採嚴厲制裁措施,導致土耳其里拉匯價狂瀉,昨日更引發亞洲股、匯雙殺,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直言,這與陸美貿易戰不同,是場實實在在的「金融戰」,最讓人擔憂的是,土耳其不僅今年股匯表現特別差,外債更是外匯存底的3.82倍,美國一出手就不支倒地。他提醒,金融戰最怕點、線、面的延伸,台灣除股匯市短期受到衝擊外,還要嚴防金融崩潰引發的系統性風險。但永豐金首席經濟學家黃蔭基則認為,亞洲金融危機重演機率不高!

孫明德解釋,「點」是土耳其,最怕與外債高、金融實力虛的阿根廷、南非等國連成一「線」,全「面」性的金融危機就有一蹴即發的風險,衝擊全球市場。孫明德說,土耳其與我國經貿往來不多,但中長期來看,會因股市表現不好,而衝擊我國內需、消費信心,對我國的外銷市場也會受到不利影響。

元大寶華經濟研究院院長梁國源表示,全球已經在經濟復甦的末升段,土耳其貨幣里拉重貶,風險氣氛頓時升高,拖累了亞洲主要股、匯表現,這不禁讓人想起1997年因泰銖貶值,亞洲金融風暴橫掃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和韓國、大陸等地,衝擊亞洲經濟原本急速發展的景象,若真演變成此,台灣很難幸免於難。

不過,黃蔭基認為,土耳其經濟原本就向下滑落,加上美國開了這槍,確實加重資本外逃壓力。但是否如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所言,土耳其里拉崩跌,可能重演1998年時的亞洲金融危機?他認為機會不大。

黃蔭基說,陸美貿易戰確定將對全球經濟造成傷害,這沒什麼好討論的,如今再來個土耳其拉全球股匯陪葬,新台幣及人民幣都感受到貶值壓力,新台幣短期面臨31元防線,人民幣估年底前貶破7元後,才會拉回。

此外,黃蔭基更斷言,局勢混亂,將影響中央銀行利率決策,預估「年底前都不會升息」,不過伴隨美元升值、通膨增溫,如果沒行動,利差將導致資本外逃擴大,「明年是比較有機會」,意即就算要升息,最快也要到明年。

參考來源:中國時報、聯合報、經濟日報、英國BBC、蘋果日報、綜合外電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