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大陸2017年兩會召開(三)

中國大陸2017年兩會召開(三)

編按:中國大陸本次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經濟增長目標調降至6.5%,這引起關注。此外,在國際貨幣金融市場不穩定的當下,中國大陸政府將如何因應也是對於政府的考驗,以下收錄相關報導作持續觀察追蹤。

中國經濟增長目標降至6.5%左右

英國《金融時報》 米強 韓碧如 楊緣 北京報道 譯者/何黎

中國將其年度經濟增長目標降至6.5%“左右”。中國政府計劃在國家主席習近平首個任期的最後一年致力於風險控制。

該數據是周日上午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向中國全國人大(NPC)做年度“政府工作報告”時透露的,它低於2016年6.5%-7%的增長目標範圍。去年中國經濟實際增長6.7%。

李克強表示:“當前系統性風險總體可控,但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他補充稱,中國政府還對“非金融企業杠桿率較高”感到擔憂。

全國人大會議為期兩周,這是中國共產黨年底召開其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之前的最後一次全國人大會議。中共19大將標志著習近平第二個任期的開始,並將把他的盟友安排到一系列關鍵職位上。

在過去一年裡,中國政府任命了新的證監會主席、銀監會主席以及經濟規劃機構——國家發改委的主任。這些人大多是具有改革意識的技術官僚,他們已對中國房地產、股市和保險領域投機泡沫所引發的風險發出警告。

這與去年人代會後圍繞中國債務水平的政策辯論形成鮮明對比。當時一些官員覺得債務對於支持經濟增長是必要的。自那以來那場辯論已得出定論,那些認為政府應該更加關註金融和經濟風險、即便它導致經濟增長放緩的官員占了上風。

習近平在人代會開幕前表示:“金融監管機構應該堅決治理市場亂象,堅決打擊違法行為。”他還重申,有必要遏制中國失控的房價,尤其是在經濟繁榮的大型城市,他指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李克強表示,中國政府的財政赤字目標依然保持在GDP的3%,這反應出北京方面的謹慎;去年中國政府的財政赤字占到GDP的3.8%。上周六,全國人大的一位發言人證實,中國國防預算只會溫和增長大約7%。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中國金融專家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表示,中國總理降低增長目標“具有重要象徵意義”。

他補充稱:“(它表明)中國政府對早先不惜代價聚焦於高增長和不平衡增長模式導致的金融風險上升和環境惡化感到擔憂。”

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還預測,固定資產投資將增長9%。去年固定資產投資僅增長8.1%,低於政府最初設定的10.5%的目標。固定資產投資是推動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一個關鍵因素。

預計零售銷售增速也將略微放緩至10%。李克強將城鎮新增就業目標從2016年的1000萬增至1100萬。去年,中國的城鎮新增就業較官方目標高出逾30%。

李克強承認,政府引領經濟走向增速放緩、降低債務依賴的“新常態”的任務是艱巨的。他表示:“這是一個化蛹成蝶的轉型升級過程,既充滿希望又伴隨陣痛。”

讓很多分析人士感到失望的是,在他們眼裡,近年中國政府不願實施大膽的經濟改革。“提出的優先任務與實際的改革努力之間仍存在差距,”普拉薩德教授表示,“然而,領導層顯然認識到,它在引導經濟轉向可持續增長道路方面面臨巨大挑戰。”

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的周浩表示,“中國的政策姿態已轉向風險控制”。

“貨幣政策將逐漸收緊,”他補充稱,“由於美聯儲(Fed)即將加息,中國仍面臨著來自美國的壓力。”

上周,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表示,可能會在本月底前加息。

中國政府一直在努力減緩人民幣兌美元為期3年的貶值趨勢,人民幣貶值可能會加劇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緊張。去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幾乎跌破1美元兌7元人民幣水平,但最近幾個月穩定在1美元兌6.9元人民幣上下。

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上周六表示,中國“絕不會以貶值來促進出口”。“中國是負責任的大國,”他補充稱,“央行的目標是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