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義公投奧選舉 歐洲情勢變化

義公投奧選舉 歐洲情勢變化

編按:義大利公投結果出爐,義大利總理倫齊未勝出下台,義大利極右保守抬頭;而同一天舉行總統大選的奧地利,由傾向開放派的范德貝爾勝出,擊敗極右派。歐洲的政治情勢與市場會因此發生何種變化?對於國際市場又會是何種警示?以下整理相關報導做持續追蹤觀察。

疑歐極右派敗北 歐盟鬆了一口氣 奧總統大選 范德貝倫勝出

黃文正楊明暐/綜合報導

來源:中國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206000389-260119)

奧地利4日重新舉行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前「綠黨」領導人范德貝倫以53.3%比46.7%得票率,二度擊敗極右派反移民「自由黨」候選人霍費爾,當選奧地利總統。范德貝倫勝出,歐洲領袖如釋重負,法國總統奧朗德稱,選舉結果顯示,奧地利人民「選擇了歐洲和開放」。

根據選前民調,范德貝倫原微幅落後霍費爾,但開票結果,范德貝倫逆轉大勝6.6%,較兩人上次對決的50.3%比49.7%,差距更擴大。奧地利5月即舉行過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范德貝倫險勝,但憲法法院宣布郵寄選票計票過程出現大規模違規情事,裁定選舉結果無效,必須重選。

范德貝倫4日再次擊敗霍費爾,他在獲勝演說中表示,選舉的結果證明,多數選民支持他捍衛「平等、自由和團結」的理念,「這是傾向歐洲的奧地利的勝利」。極右候選人霍費爾則坦承敗選,他向范德貝倫表達祝賀,並呼籲雙方選民化解對立、團結為國。

72歲的范德貝倫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維也納,父親是俄羅斯貴族,母親來自愛沙尼亞。經濟學學者出身的他,從政生涯並非一帆風順,1990年代加入綠黨前,曾是社會民主黨黨員,這次他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因此常被政敵譏為「變色龍」。

不到一個月前,川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極大鼓舞了德國、法國、義大利、希臘、奧地利、荷蘭和匈牙利等國的極右勢力,特別是法、德、荷等明年也都將舉行選舉。奧地利總統雖是虛位元首,但歐洲領袖憂心霍費爾若再勝選,恐助長歐洲疑歐派勢力。如今,認同歐盟的范德貝倫大勝,德國副總理嘉布瑞爾坦言,「全歐洲懸在心頭上的擔憂,終於可以卸下」。

霍費爾落敗後,法國「國家陣線」領袖瑪琳.勒班及荷蘭「自由黨」領導人威爾德斯,都發文慰問霍費爾。這兩位右翼政黨領袖明年都將投入該國大選。瑪琳.勒班的反移民和疑歐派立場,與奧地利「自由黨」一致,她鼓勵「自由黨」再接再厲,在明年國會大選扳回一城。

讀懂義大利公投與奧地利大選的訊息

文/主筆室

來源:工商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206000027-260202)

12月4日是歐盟的審判日,同一天奧地利進行今年第三次的總統大選投票,義大利則舉行全國憲法公投,這兩場吸引全球高度關注的投票,在萬人屏息的緊張氣氛中,再度跌破眾人眼鏡,呼聲極高的奧地利極右派、反移民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開高走低,敗給溫和的綠黨候選人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而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則在憲法公投中大敗,辭職下台。

雖然國際媒體不斷臆測義大利總理倫齊失敗,主張脫離歐元區的五星運動黨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可能引爆一場新的金融風暴,不過,我們觀察歐洲的金融市場不論是在投票前後,震盪的幅度都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並沒有重大金融風暴的跡象。一如11月8日美國總統川普當選之前,國際主流媒體都說川普當選會是帶來災難的黑天鵝,金融市場的走勢卻完全與媒體預測相悖而行,顯然主流媒體對於金融動態的預測能力不足,或是為了爭取眼球而過度渲染,值得深刻檢討。

我們的觀察是,不論奧地利的總統選舉或是義大利的憲法公投,政治的意義都大於金融衝擊。奧地利的總統大選具有高度的政治象徵意義,主要是奧地利自由黨的霍費爾,是歐盟國家中最早拿到執政入場券的極右派政黨,這個政黨的創辦人是二次大戰德國納粹黨員,政黨成立至今一路堅持極右派的路線,近年難民湧入,自由黨高舉反移民大旗,甚至主張在移民大量湧入的情況下,允許國民擁槍自保是基本權利。

霍費爾在前兩次的投票,得票的型態都與美國川普總統一致,綠黨的貝倫在維也納與薩爾斯堡兩大都會區獲勝,霍費爾則囊括所有鄉下與郊區。12月4日的總統投票雖然霍費爾敗選,但是得票的型態並沒有改變,仍然是主張歐洲統合、接納移民的貝倫在都會地區獲得大幅領先,其餘面積廣大的郊區與農村依舊支持極右的霍費爾,這種城鄉階級的撕裂,是所有國家的政治領袖都不能忽視的警訊。

義大利憲法公投結果,民粹的五星運動黨大勝,雖然隱含了脫離歐元的可能,但是義大利的政治架構非常複雜,從倫齊辭職到五星運動黨執政、到推動脫離歐元的公投,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而且其間的政黨合縱連橫選項複雜,對金融市場的衝擊並沒有那麼迫切,這就是我們批評國際主流媒體,忽視義大利的政治現實,過度渲染危機的邏輯所在。

真正值得關注的是,五星運動黨在義大利的崛起,是新型態政黨運作的重要標竿,五星運動黨勢如破竹的成長,不是單純如外界所說靠著民粹操弄,而是這個政黨根本就是一個網路原生政黨,五星運動黨的領袖畢普·格里羅(Beppe Grillo)早年是電視脫口秀的政治名嘴,對於傳統媒體運作極為嫻熟,他在2009年成立五星運動黨,就完全以部落格、網路等新興媒體為工具,畢普同時運作義大利文、英文與日文三個部落格,其中義大利文與英文的傳播力量都遠遠超過龍頭傳統媒體,因此蓄積的人氣,讓五星運動黨持成立短短四年就在2013年的國會大選獲得超過兩成的選票,今年更拿下羅馬、杜林等重要大城的市長寶座,支持度持續維持在三成以上,已經具有準執政黨的實力。

五星運動黨被傳統媒體描述為民粹、疑歐、反移民的極右派政黨,但是這個政黨本質上就是一個網路原生政黨,是從網路確切掌握民意的新形態政黨,畢普就算奔波在競選途中,仍然全力運作他的部落格與政黨的臉書,黨內候選人也都是新媒體操作的高手,這次義大利憲法公投,倫齊所率領民主黨的大敗,真正的意義在仰賴傳統報紙與電視媒體的實體政黨,敗給了網路原生政黨。

同時,在這兩場投票塵埃落定之後,正在審核2017年預算的歐洲各國財政部長,也在集會審查各國所提出的預算,其中曾經攪亂大局的希臘總理奇普拉斯,會前多次公開表達希望巨幅撇債、重新出發的立場,卻遭到德國財政部長薛伯勒直接打臉,說希臘必須嚴格遵守既定的財政撙節方案,否則就乾脆退出歐元區,沒有第二條路可選。

德國人把底線擺得既清楚又殘酷,希臘縱使百般不願意,也只好接受安排,國家實際破產、靠歐盟援助資金來發公務員薪水,財政預算都得歐盟點頭才算數,希臘自己的國會形同虛設,今日主權喪失的悲哀,正是財政紀律崩壞的國家最大的警示。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的超級量化寬鬆仍然在執行,每月繼續購買八百億歐元債券的計畫將要執行到明年三月,歐洲金融市場的流動性並無疑義,至少在眼前不會出現重大的金融危機,但是,歐洲崛起中的新政黨,個個都走疑歐、反移民、內聚自保的路線,傳統的政黨在網路媒體的操作能力又顯然不如新興政黨,歐洲分裂烏雲密布的政治威脅,正是12月4日奧地利與義大利兩場投票傳遞出的強烈警訊。

民粹浪潮高漲 明年歐洲多國選舉恐受衝擊

蕭麗君/綜合外電報導
來源:工商時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206000033-260202)

華爾街日報報導,義大利修憲公投遭到否決,反應民粹浪潮已在歐洲逐漸高漲,也令外界憂心將對明年德、法、荷等主要歐洲國家選舉造成衝擊。

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主導的憲改公投遭到嚴重挫敗,迫使歐盟清楚正視明年對歐盟而言將是決定性的一年。

包括法國、德國與荷蘭等三大歐元創始國將在明年舉行大選,此外義大利週日公投失敗,也促使該國國會改選可能提早到明年進行。

在這些國家中,主流黨派在民粹主義抬頭下正節節敗退,這些高舉民粹大旗的政黨,許多都是極右派。不過週日奧地利總統大選,主張反移民與重建邊境的極右派民粹主義者霍佛(Norbert Hofer)遭到敗選,顯示整個歐洲版圖尚未完全遭到民粹海嘯的侵蝕。

Podesta公關公司顧問史蒂法尼尼(Stefano Stefanini)認為該現象凸顯「反體制風潮已勝過想要改革的欲望。」他表示以義大利先天的保守主義心態,他們對於改變的意願並不高。

然而不論西方民粹主義者能否真正掌權,他們都已開始撼動這些國家的政治核心。義大利總理倫齊帶領的主流偏左政黨正岌岌可危。此外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也宣布不再競選連任,主要是他所屬的社會黨民望如此低落,即使歐蘭德出馬角逐,也難以進入競選的最後一輪。

義國公投未過,恐使該國經濟改革陷入停滯,並將波及歐洲其他國家。專家與官員均同意,欲治癒歐洲經濟沉痾,除了要修補各國經濟問題,還需歐元區19國在經濟上更緊密結合。但民粹主義的崛起,卻欲讓這兩者達成目標已更趨困難。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