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推動美國走向金融洗牌

中國推動美國走向金融洗牌

FT中文網
兩年前中國新華社發表評論稱全球“脫美國化”的時機已經到來,它呼籲建立一個不依賴於美國的“新的全球金融體系”。對於業內人士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中國央行自信貸危機爆發後就一直在呼籲結束美元時代。2009年,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提出打造“一個獨立於各個國家的並能保持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他的邏輯是通過將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的一籃子貨幣,特別提款權可以作為一個真正的超國家貨幣取代美元。

這是自雷曼兄弟倒閉後中國對美國營救華爾街的反應。美國完全憑空造出了新的數萬億美元來支持美國經濟。自2000年以來,積累了一萬億美元美國國債的中國立刻感到陷入困境。為了對沖美元風險,中國決定“在最短的時間內積累最大的黃金儲備”,中國知道一個古老的地緣政治事實: 誰擁有黃金,誰就制定規則。

到目前為止,美國一直試圖推遲世界金融體系的重大變革。20國集團在2010年達成協議,給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內的新興經濟體更多權力,但該協議一直受到美國國會的阻力。美國人很難接受他們需要很快和中國分享權力。然而,也讓許多人驚訝的是,有關全球金融體系的下一階段已經舉行了一些談判,一系列會議也討論了“一個新的全球金融秩序”下的中國的作用。2014年在中國最負盛名的年度會議中國國際金融論壇(IFF)上,歐洲央行(ECB)的前行長特裡謝告訴與會者;“不僅在發達經濟體內部,也和所有的新興經濟體如中國討論了新規則”。央行行長們口中的“游戲新規則”就是金融洗牌。

因此,央行們正在悄悄地做著改變世界金融體系的準備工作。這就像1944年;那一年在佈雷頓森林會議上,凱恩斯先生介紹了英國關於一個新的超國家貨幣的“班柯計劃”。希望戰後套現的美國則提出了一種新的系統,以美元為中心接替原先的金本位標準。參會的44個國家在美國承諾美元可隨時兌換成黃金的條件下接受了美國的提案。對於美國這是個真正的勝利。所有國家現在需要用美元來支付石油和其他商品,而美國只需要印刷錢就行了。美國夢已經成為現實;這是美國經濟霸權的開始。

在60年代,美國就開始印刷越來越多的美元來資助越南戰爭。許多國家開始擔心美元的未來價值,並決定開始用美元兌換黃金。1969年美國無法再將黃金價格保持在35美金的價位,這是因為法國決定離開“倫敦金池”而拋出了持有的黃金(倫敦金池是西方幫助美國的央行財團)。

法國也開始要求將300億美元儲備順差兌換為黃金。它甚至派出法國海軍到曼哈頓,把存放在華爾街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金條運送回法國。其他許多歐洲國家緊隨其後。在短短幾年內,德國的黃金儲備從零增加到3500公噸,意大利從剛剛超過220公噸增至2500公噸,法國從近600公噸增至3100公噸,荷蘭從300公噸增至近1700公噸。

其結果是,美國失去了一半的黃金儲備。在1971年,由於怕失去所有黃金,當時的尼克鬆總統決定打破美元兌換黃金的承諾,將美元和黃金脫鉤。44年過去了,中國和許多其他國家仍然在等待回歸一個可靠的美元和穩定的貨幣體系。

除了要建立美元的繼任人,債務也需重組。當前系統中有總共250萬億美元的債務,其中約50個萬億是在信貸危機開始後生出的。通過目前的零利率(ZIRP)政策,世界現在似乎陷入了更多通縮,更多量化寬松,更低收益率導致更多通縮的惡性循環。在一些債券市場上央行是唯一留下來的買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學家羅格夫和萊因哈特的一份報告發表在2013年的聖誕節前夕,因此沒有引起太多的宣傳;這份報告中清楚指出了發達經濟體重組債務的必要性。我們需要找到日本(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50%!)、美國(18個萬億美元)和歐盟的龐大公共債務的解決方案。

擁有3.5萬億財政儲備的中國,在習近平擔任中共主席之後,明顯增加了促使改革的壓力。我們已經看到了一系列經濟舉措,像亞投行(AIIB)的創建。這清楚地表明,中國非常重視以美元為中心的機構的改革,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里,最重要的決定需要85%的特別多數選票,而美國的選票超過16%,相當實際上持有否決權。對此難怪中國頗感不安,在美國的操縱下,只有中國5%人口的法國擁有的投票權超過了中國。

另一個同意中國在貨幣體系下一階段起更深刻作用的行內人士是著名投資人喬治·索羅斯。他日前曾說:“我們現在的系統已經不行了,只有我們還沒有完全認識到這一點。所以我們需要創建一個新的系統,現在正是時候……我們需要一個新的世界秩序,而中國需要成為創建進程的一部分。”在佈雷頓森林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他解釋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現在已經“失去了他們的壟斷地位”。他指的是亞投行初建的巨大成功,吸引了57個國家作為創始成員。英國決定加入亞投行後,美國財政部前部長拉里·薩默斯先生寫到:“2015年3月將成為一個美國失去了全球經濟體系大佬角色的歷史時刻。我想不出在佈雷頓森林後,還有什麽其他事件可與此相比:中國通過努力建立起一個重要的新機構,而美國未能說服他的數十位傳統盟友不加人這個機構,英國首當其沖。”

為了進一步增加壓力,中國決定利用西方對俄羅斯的製裁,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多項長期協議。美國很不樂意地看到,這兩個國家也積極增加他們的黃金儲備,並停止投資於美國國債,甚至開始拋出其中一部分。

因此,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第一次在全球重大機構的開始階段不坐在駕駛座位。在中國獲取更多國際地位時,這一切都可以在未來十年給我們的金融體系帶來重大改變。不過不用擔心,中國與俄羅斯不同,走的仍然是合作之路,而不是對抗。對此,習近平主席在對美國和英國的國事訪問中對此屢次指出。

目前的中國領導人非常明白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避免(貨幣)不穩定性。1940年代,中國共產主義革命的成功是因為它發生在一個動盪和惡性通脹的時期。中國希望在2049慶祝革命成功的100歲周年;在向這個目標邁向的過程中,中國非常樂意和美國分享世界的領導角色。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