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經濟放緩打碎「非洲夢」

中國經濟放緩打碎「非洲夢」

紐約時報中文網
自今年初起,整個非洲大陸的經濟前景開始變得嚴峻,特別是在非洲的兩個最大經濟體,尼日利亞和南非。隨着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宣布,該國2015年從非洲的進口額暴跌了近40%,尼日利亞和南非的貨幣本月跌到創紀錄的低點。

多年以來,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經濟快速增長讓人們對一個繁榮新時代充滿希望。對許多人來說,這個世界上最貧窮的大陸終於開始脫貧,這些國家的經濟將不再依賴全球對非洲原始資源的變化無常的需求。

但是,隨着中國經濟的放緩,中國對非洲大宗商品曾經看似得不到滿足的胃口在消失,而許多非洲國家的經濟也開始下滑,速度頗快。

自今年初起,整個非洲大陸的經濟前景開始變得嚴峻,特別是在非洲的兩個最大經濟體,尼日利亞和南非。隨着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宣布,該國2015年從非洲的進口額暴跌了近40%,尼日利亞和南非的貨幣本月跌到創紀錄的低點。

「需求消失時,我們能看到是什麼在驅動非洲的經濟增長,」總部設在約翰內斯堡的經濟研究機構布倫舍斯特基金會(Brenthurst Foundation)的格雷格·米爾斯(Greg Mills)說。「好吧,現在需求消失了,前景可真不怎麼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在最近幾個月里多次降低對非洲經濟發展前景的預期。信用評級機構也降低了他們對安哥拉、加納、莫桑比克和贊比亞等大宗商品出口國的預期或信用級別,而這些國家一直是國際投資者的寵兒,直到一年多以前。

許多經濟學家對非洲大陸發展程度最高、最多樣化的經濟體南非的預測是,該國經濟今年會陷入衰退,儘管南非政府對這一預測持有爭議。作為向中國出口鐵礦石最多的非洲國家,南非正在遭受礦業、製造業,及農業等領域的低迷。

與許多大宗商品出口國的貨幣一樣,隨着全球原材料價格下跌,加上政府的政策不力,南非蘭特的匯率在最近幾個月里大幅下跌。南非通常向外出口農產品,但這個國家正在經歷這代人所見過的最嚴重的旱災,需要進口該國的主食玉米,疲軟的蘭特加深了這個過程的痛苦。

食品價格的上漲可能為該國總統雅各布·祖馬(Jacob Zuma)的政府帶來挑戰。隨着收入不平等的持續擴大,公眾的憤怒持續上升,這些都擺在祖瑪面前。他所在的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預計在今年的市政選舉中面臨嚴峻考驗。

非洲最大的經濟體及石油生產國尼日利亞,對原油價格的崩潰感到震驚而困惑,同時,總統穆罕穆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試圖應對長期在該國製造恐怖的博科哈拉姆(Boko Haram,舊譯「博科聖地」),一個伊斯蘭極端組織。在南非政府的收入中,80%來自石油出口,政府還可能缺乏資源來平息尼日爾三角洲地區可能出現的動蕩,那裡是該國的石油產地。

尼日利亞央行為了保護正在縮水的外匯儲備,對美元結匯加以限制,但隨後,尼日利亞貨幣奈拉在本月貶值到創紀錄的低點。在尼日利亞的黑市上,匯率已跌至300奈拉兌1美元,上月初的匯率是240奈拉左右。

貨幣走低將讓尼日利亞及非洲許多其他國家的政府更難償還中國為建設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提供的貸款。奈拉的暴跌及中國經濟的低迷也影響到大大小小的私有企業。

尼日利亞拉各斯的商人海辟內斯·阿旺奈格貝(Happiness Awonegbe)經營從中國進口紙張、輪胎和其他商品的公司,他說,對美元結匯的限制已經讓他向中國供應商下訂單變得困難。而當他能夠下訂單時,他的中國供應商現在需要50天才能供貨,以前是30天,顯然是因為中國廠家削減了員工,阿旺奈格貝說。

「我們極大地感受到外溢效應,」阿旺奈格貝說,他的公司有50名僱員。「中國發生的事情在影響尼日利亞。」

這些經濟體的下滑凸顯出,對於發生在中國的變化,非洲大陸的承受能力正在減弱,人們也不大再提「非洲崛起」這個一度令人興奮的話題,那曾是非洲大陸前途的象徵。不斷增長的消費需求以及新興的中產階級,雖然是許多非洲國家的現實存在,但還不足以彌補非洲大陸經濟增長主要驅動力的減少,這種驅動力仍是大宗商品。

不過,專家們也看到了地圖中的亮點。此前迅速增長的大宗商品出口國,比如安哥拉和贊比亞,成為了中國經濟放緩中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但其他一些國家則顯示了更大的彈性。

「『非洲崛起』的說法雖不正確,不過與其截然相反的說法『非洲不再崛起』也同樣不正確,」南非標準銀行(Standard Bank)的高級政治經濟師西蒙·弗里曼特爾(Simon Freemantle)說。「實際情況顯然處於兩者之間。」

「在非洲大陸,參差不齊的情況會變得遠遠更加嚴重,」弗里曼特爾說。「決定各國差異的主要因素,是他們在繁榮時期是否審慎行事。是否進行了宏觀改革?是否有所儲備?」

弗里曼特爾說,肯雅、埃塞俄比亞等東非國家不得不推進經濟的多樣化,部分原因就是他們缺乏大宗商品資源,這些國家很可能會繼續保持強勁。

連依然依賴石油的尼日利亞,過去十年也在其他領域取得了進展。中產階層的崛起帶來了西式購物中心的出現。蓬勃發展的娛樂業推動該國超越南非,成為2014年非洲大陸最大的經濟體。

不過,專家說,大多數國家沒有利用繁榮期進行長遠的經濟改革。既沒有消除持續增長面臨的一些巨大障礙——比如非洲各地嚴重缺電——並也沒有刺激那些可以創造就業機會的行業發展。在南非,電力的長期短缺已制約了經濟發展,失業率徘徊在25%左右。

贊比亞的經濟依賴於銅出口,中國的需求減弱和銅價下跌給該國造成了衝擊。最近幾個月,一些礦山被關停,數以千計的就業崗位被削減。

批評人士說,贊比亞本來可以好好利用繁榮期,在和中國的公司談判中獲取更有利的條件,比如確保技術轉讓,要求基礎設施項目提供就業崗位等。但贊比亞把銅礦收入用來增加公務員的工資,沒有在旅遊業、農業等有增長潛力的行業上進行投資。

贊比亞前財政部長伊迪絲·那瓦克(Edith Nawakwi)現在是反對黨領袖,她表示,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經常錯失良機,沒能帶動經濟發展。那瓦克說,非洲領導人本應要求中國修建那種可以進一步推動區域一體化、商業和貿易的基礎設施。

「我們需要改變與中國打交道的方式,」那瓦克說。「中國給你什麼,取決於你跟它要什麼。」

上個月,在大多數非洲領導人參加的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提供600億美元,援助非洲發展,還承諾支持非洲「實現發展和繁榮」。

非洲聯盟主席、津巴布韋總統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稱讚中國是一支可以制衡西方列強的力量。峰會上很多代表都表示,中國對待非洲人很平等,與西方不同。

但是,隨着中國經濟下行給非洲造成衝擊,以及貿易不平衡的加劇——去年中國對非洲出口額為1020億美元,進口額為670億美元——懷疑的聲音也與日俱增。

「中國與非洲的關係不再浪漫——與浪漫相距甚遠,」津巴布韋政治分析人士、商人伊波·曼達扎(Ibbo Mandaza)說。「對他們來說,這就是純粹的經濟往來。」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