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服務業成中國經濟增長關鍵

服務業成中國經濟增長關鍵

FT中文網
房地產銷售和工廠建設正在放緩,但中國人開始熱衷於在醫療、教育和電影票上花錢。北京方面文火慢燉的經濟再平衡努力已從服務業得到了提振。目前,服務業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達到51%,高於2011年的44%。

銀行、培訓和醫療行業是中國政策制定者和國際對華投資者雙方的“聖杯”。在北京方面希望靠服務業提振不斷放緩的經濟增長的背景下,私募股權(PE)和其他機構開始在中國收購醫院、英語學校和消費信貸企業。

房地產銷售和工廠建設正在放緩,但中國人開始熱衷於在醫療、教育和電影票上花錢。北京方面文火慢燉的經濟再平衡努力已從服務業得到了提振。目前,服務業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達到51%,高於2011年的44%。

今年中國經濟增速將是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最慢的。若不是金融服務、教育和醫療等服務行業快速增長,中國經濟的整體放緩程度將嚴重得多。

“很明顯,中國服務業目前的表現比製造業和建築業好得多,”瑞穗證券(Mizuho Securities)駐香港的中國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

但是,官方數據的缺漏,使人很難評估到底是哪些服務行業正在推動經濟增長,進而讓人對再平衡是否確實大有進展感到懷疑。

今年上半年,金融服務業對服務業總體增長的貢獻最大。隨著中國股市大漲,交易傭金和其他證券服務提高了券商的利潤。但在7月和8月股市下跌之後,分析師們預計,金融服務業的下滑將拖累整體服務業的增長。

然而情況正相反,盡管第三季度金融服務業增長放緩,但服務業整體增速卻從上半年的8.3%提高到了8.6%,遠遠高於6.9%的整體經濟增速。

增長最快的是“其他”服務行業,這是一個包括醫療、教育、娛樂與文化、科學與研究、商業服務和公用事業的廣泛類別——在經濟總量中的比重達到20%。其中哪些行業增長最快不得而知,讓人懷疑中國國家統計局是否把這一類別當作一個彈性因子,來確保總體GDP增長率符合政府提出的“7%左右”的全年目標。

“中國經濟到底是在下沉還是在向前游?答案在於服務業,”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中國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寫道。

外國投資者正在押註中國服務業確實在增長。TPG去年和某財團聯手斥資4.61億美元收購了一家高端私人醫院運營商。今年6月,KKR斥資9100萬美元入股達內科技(Tarena International),後者在美國上市,提供職業教育服務。

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把英國服務業在中國投資的潛力稱作他領導的政府向中國大力示好的關鍵動機。

正如瑞穗證券的沈建光指出的那樣,中國的教育領域存在供不應求狀況。

“中國家庭對這些高端服務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這也是你看到很多中國人出國留學和進行醫療旅游的原因,”沈建光稱。

金融是另一個投資目標。6月,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私募股權部門向P2P網貸平臺“點融網”投資2.07億美元,後者以那些沒有從現有銀行得到充分服務的消費者和小企業為目標客戶。

中國國內企業也瞄準了服務業。上周,中國投資者首次進軍英國足球,中信資本(Citic Capital)及一家上海私募股權基金聯合收購了曼城足球俱樂部(MCFC)東家的少數股權。該集團希望讓曼城來中國踢比賽。

中國最大商業地產開發商的母公司大連萬達集團(Dalian Wanda Group),正開始涉足主題公園、在線零售以及金融服務業。中國第二大住宅地產開發商恆大地產(Evergrande Real Estate),不久前收購了一家人壽保險公司。

對於中國政府希望減少對債務驅動型投資的依賴、以及更多地靠消費拉動增長的目標來說,服務業也是個關鍵。澳新銀行(ANZ)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預計,服務業(不含居住類)在中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中約占30%比重。該指數旨在反映消費者支出的典型模式。

高盛(Goldman Sachs)試圖通過找出中國落後於日本、韓國和美國的消費領域,來確定哪些屬於增長的行業。

“中國消費者在吃穿方面的花費相當多,但是在醫療和娛樂等方面的消費不足,”分析師們在近期的報告中寫道。他們稱,中國日益老齡化的人口意味著普通家庭在這些方面的花費可能會越來越多。

世界銀行(World Bank)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醫療支出增長了12.6%,但是仍然僅占GDP的5.6%,相比之下日本和美國的醫療支出占比分別為10.3%和17.1%。在娛樂業,今年上半年中國電影票房收入猛增49%。

即便服務業確實減輕了中國國內經濟的放緩程度,但對於世界各地依賴於中國傳統增長模式的經濟體來說,中國經濟再平衡進程不會給它們帶來安慰。

“中國服務業的強勁不太可能為那些向中國出口大宗商品的國家提供多大支持,”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的經濟學家馬克•施皮格爾(Mark Spiegel)在最近一份報告中寫道。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