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美國加息將加劇全球經濟動盪

美國加息將加劇全球經濟動盪

FT中文網
對於新興市場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過去兩年中的很多時間里,美聯儲(Fed)自2006年以來首次加息的前景就好像天邊一片不斷擴大的烏雲。然而,美聯儲官員似乎決心淡化這種說法:美聯儲加息可能造成新興市場和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減速。其實,美國加息——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表示年底前加息將是“恰當”的——將影響整個世界,從中國到巴西和土耳其等國,這些國家已習慣美國的超寬松貨幣政策及其催生的廉價資金。

對於新興市場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過去兩年中的很多時間里,美聯儲(Fed)自2006年以來首次加息的前景就好像天邊一片不斷擴大的烏雲。然而,美聯儲官員似乎決心淡化這種說法:美聯儲加息可能造成新興市場和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減速。其實,美國加息——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表示年底前加息將是“恰當”的——將影響整個世界,從中國到巴西和土耳其等國,這些國家已習慣美國的超寬松貨幣政策及其催生的廉價資金。

自從“大衰退”以來,部分由於美國借款成本處於歷史低位,新興市場增速飆升,而後,隨著美聯儲準備收緊銀根——即便中國經濟放緩——新興市場增速出現回落。如今,在發達經濟體占全球GDP不到一半的背景下,如果美聯儲加息導致新興市場進一步放緩,美國及其他工業化國家是否會受到影響?

“首先,我們經歷了溢出期,”安聯集團(Allianz)首席經濟顧問、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全球發展委員會(Global Development Council)主席穆罕默德•埃爾-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表示,“在這個階段,西方未能實現增長,實行了實驗性貨幣政策,從而削弱了新興市場的增長。”

“第二個階段是溢回期,新興市場的疲弱將影響西方經濟,令其面臨更為艱巨的挑戰。”

美國加息的最深刻影響將是加速中國資本流出,讓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強國可能變得更不穩定。中國是最近全球市場動盪的源頭。

“這可能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另一層風險,”花旗(Citi)的新興市場經濟主管戴維•盧賓(David Lubin)表示,“對於新興市場而言,(美聯儲加息)最為重要或者最意想不到的影響是對中國的影響。”

他補充稱,這是因為過去6年外國銀行向中國發放的貸款大幅增加。這些銀行的融資成本受到美聯儲短期利率的影響,而後者上升幅度預計將超過長期利率。隨著利率上升,中國借款者的這一資金來源可能會被切斷。

這進而可能直接反作用於美國,導致中國減少購買美國國債。分析師擔心,在中國上月將人民幣貶值後引發的市場動盪期間,中國可能必須出售超過1000億美元其持有的美國國債,以支撐人民幣匯率。

如果中國開始定期拋售美國國債,可能導致美國政府融資短缺,並加大美國利率上行壓力。中國持有1.27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是美國國債最大的外國投資者。

紐約投資咨詢機構Macro Mavens的斯蒂芬妮•波姆博伊(Stephanie Pomboy)表示,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助推了油價的大幅下跌,從而減少了“石油美元”的流動,已經對美國經濟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石油美元是指從美元主導的石油貿易中獲得的美元,它可以迴流至美國市場。

她寫道:“突然不再是我們復蘇的關鍵貢獻者……(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將市場情緒的開關從‘趨險’(risk on)撥到了‘避險’(risk off)。”

對許多投資者來說,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放緩對發達市場的影響已經是顯而易見的:進口價格不斷下降、資本商品訂單減少以及美歐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其中許多公司在新興市場有大量業務。

在美國以外,受美聯儲加息直接影響最大的可能是那些依賴短期資本流入為經常賬戶赤字融資的經濟體。

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董事總經理戴維•豪納(David Hauner)表示:“受影響最大的將是巴西、俄羅斯和南非等大宗商品出口國,它們受到美元強勢和中國經濟疲弱的夾擊。”

樂觀者指出,與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新興市場危機期間相比,許多新興經濟體已經不那麽容易遭受美國加息的影響,因為各國政府減少了所謂的“原罪”。這種原罪包括借入美元或其他外國貨幣,從而讓自己暴露於本幣貶值以致償債負擔暴增的風險之中。

盡管新興市場國家的政府在過去十年基本上不再有外幣借款,但它們的企業的外幣借款出現了爆炸性增長。其中許多企業有外匯收入,這讓它們避免了原罪。但其他新興市場企業此類債務的累積導致了巨大的貨幣錯配。

瑞銀(UBS)新興市場策略師巴努•巴韋賈(Bhanu Baweja)表示,這並非唯一的問題。

他說:“主權借貸者減少了過去的原罪,但增加了新的罪惡。”他補充稱,即便它們的債務是以本幣計價,但債務水平也上升了。“大多數人認為,新興市場債務在結構上是穩健的,我認為這種說法不再適用。”

他指出,認為新興市場國家累積了足以償還債務的外匯儲備的觀點並不正確,因為“那些擁有資產的人和那些背負債務的人是不同的”。

這將意味著,隨著利率上升,存量巨大的新興市場債務將受到壓力,即便外匯儲備保持不變。

還有人指出,以上這些情況再加上其他種種情況,意味著美聯儲加息將在全球範圍造成不良影響,無論是新興市場還是發達世界。

投資咨詢機構Ecstrat的約翰-保羅•史密斯(John-Paul Smith)表示:“美聯儲應該傾聽市場的聲音。加息將是非常負面的信號,它將表明,他們沒有瞭解或者不關心世界其他地區的情況。”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