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科院專家:三峽工程將來最大受害者是上海

中科院專家:三峽工程將來最大受害者是上海

風傳媒
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陳國階,最近發出驚人之語。他從長江污染、海水倒灌,以及海岸沖刷加劇,將對長江口和東海漁業生態系統造成不利影響等角度,斷言三峽工程將來最大的受害者是上海。

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陳國階,最近發出驚人之語。他從長江污染、海水倒灌,以及海岸沖刷加劇,將對長江口和東海漁業生態系統造成不利影響等角度,斷言三峽工程將來最大的受害者是上海。

這原本是他個人之見,卻引起中央黨報的重視。《光明網》17日發表評論員文章,以《對三峽工程的負面影響宜早做綢繆》為題,肯定陳國階的肺腑之言。《光明網》是中共中央重點新聞網站,《光明日報》更是中央宣傳部代管的中央黨報,竟以此不護短的方式重新評價三峽工程,說明它確有問題,必須亡羊補牢。

陳國階6月14日在一場「三峽工程、水壩建設與環境研討會」上,做出《三峽工程環境影響再認識》的發言。他說,三峽工程對周邊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如庫區水污染加重,長江23條支流中,半數以上出現水華(水體富營養化);壩下沖刷,對壩下河岸安全構成威脅,荊江南岸塌岸尤為明顯,部分河段沖刷量為建庫前10倍。

陳國階指出,三峽工程的第一個要務是防洪,但他認為清水對於壩下江岸(特別是在河曲江段)沖刷,恰恰和此一功能相反。這個問題在三峽工程論證時雖被提及,但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影響所及,位於長江出海口的上海難以倖免,以往的泥沙、水量和優質水體逐漸消失,而有害毒物如水污染、鹽鹼化與海水倒灌則接踵而來。「將來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陳國階說他10年前就提出這個觀點。

三峽工程帶來的災害,還包括地質災害,如全庫區發生新老滑坡變形、坍塌等現象,自三峽水庫水位上升至175公尺實現試驗性蓄水目標以來,全庫區發生新老滑坡變形200多起,塌岸百餘處,不穩定庫岸30公里,湧浪開始出現。庫區22個區縣地質災害隱患點9324處,修建前為5512處,2003年蓄水後新增3812處。對陸生生態、長江流域水資源配置(鄱陽湖、洞庭湖)、景觀、文物淹沒所造的損失難以細數。他的發言,令人動容。

《光明網》指出,實際上,上述危害後果,早在三峽工程論證時就有專家指出,而現今出現的危害,其出現只比專家預計得更早,其危害只比專家估計得更大。文章表示,暫不糾纏於過去工程建設的程式性問題,今後將正視三峽工程的負面效應,採取實際措施,並規畫未來中、長期的應對方案,這也許是當下必須的選項。

文章還說,即使從最樂觀的角度看,三峽工程造成超大範圍的生態系統擾動,要重新形成至一個新的系統性平衡,也要在距今很長時間以後。但三峽工程對庫區及其周邊地區的整個生態系統如庫區水環境、壩下侵蝕、河口生態、氣候、山地災害、地震、河流動力學過程、生物物種、人文資源等方面的負面效應,卻是可見並亟需解決的。

引用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