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朝鮮的環境問題

朝鮮的環境問題

倪世傑
即便開放有限的觀光,朝鮮依舊是一個迷樣的國家,在第三波民主化席捲東亞的1980年代末期,朝鮮不動如山,當中國在2000年之後國力隨著改革開放而大幅躍進時,北韓仍是觀望。2012年金正恩上台之後,《樹立黨的唯一思想體系十大原則》第二條規定白頭山血統金正恩一家的政權世襲制。「無產階級專政」從此消失於朝鮮的官方檔,過去30年來,左派圈子間仍會論辯中國與朝鮮是否還是社會主義國家,現在看來,絕非莞爾,亦非悵然。

現在朝鮮在世人眼中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度?除了喜怒無常的金正恩以外,這個國家擁有核武,同時也不乏飢荒,同時,它也一直處於能源缺乏的狀態。在這般景況下,吾人不難判斷,這片土地的自然環境可能早已破壞得差不多了,因為自然環境的維護需要資金,而當國家經濟面臨困難的情況下,自然環境往往因為木材、礦產等可供販售的自然資源而成為最容易被剝奪的目標。美國國家社會經濟環境綜合中心主任、馬里蘭大學系帕瑪教授(Margaret Palmer)在2012年3月赴朝鮮參加環境保育國際會議時提到她所看到與聽到的朝鮮(註1)。

一、森林的復育問題。朝鮮的科學家在報告提到,由於1990年代的大飢荒,森林被大量砍伐當成燃料使用,現在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在一片荒土中重新復育這些森林。

二、土壤流失問題。在1990年代的飢荒中,許多蔬菜在當時都長不出來了,造成土壤嚴重的流失,再加上森林全數砍伐,更加重了土壤流失的狀況。

三、全球氣候變異的影響。在1990年代,全球氣溫上升了0.74°C,但是在朝鮮北境卻上升了1.9°C,明顯地高於全球平均值。朝鮮科學家認為這與大飢荒時期濫砍森林之間存在必然的聯繫,因此,森林保育成為朝鮮政府的重要政策項目。

四、帕瑪教授觀察河水的污染狀況相當嚴重。這主要是因為土壤流失所造成的河道淤積,以及農業種植活動中的肥料無法留在土壤中的流失,河川污染直接受土壤流失的影響。

其實,不光是森林砍伐所造成的河川污染,工業廢水所造成的污染亦相當嚴重。在2003年朝鮮政府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共同研究的項目中提到,朝鮮的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系統已經有所改進,但是水污染問題仍舊嚴重,像是大同江,每天流入3萬立方公尺的工業廢水,這些廢水其後隨著水流貫穿首都平壤,而大同江仍是平壤市主要的飲用水來源,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於2012年底公布的資料顯示,大同江的大腸桿菌數量是容許值的3倍。引進德國生產設備、頗受西方觀光客好評的大同江啤酒,就是採用大同江水所生產。

除大同江以外,北韓的其他河川亦遭受污染。中朝邊界的圖們江同時受兩國邊境工廠的工業廢水污染,比如吉林的開山屯化學纖維漿廠、吉林集安紙廠等等,在圖們江內發現大量苯酚(環境賀爾蒙),導致江中魚體霍亂弧菌含量偏高,魚群減少,進而造成另一種食物供應短缺問題。

此外,朝鮮由於地處溫帶同時也在進行工業化之故,對煤的需求相當強勁,家戶取暖與工業生產都需要燃煤的情況下,空氣中二氧化硫的含量亦偏高,根據2008年的資料,平壤市空氣中二氧化硫含量為0.009ppm(註2)。

朝鮮政府似乎並未忽視這些環境問題。在去年9月,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頒布《可再生能源法》,鼓勵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此刻朝鮮政府正積極展開風力開發工作,國產化風力發電機,使得東西海岸和山區家庭與機關能夠自行風力發電,不再依靠國家電網。

身為東亞唯二的准帝制國家(註3),以及與國際社會最為隔絕的國家,北韓亦不能免於全球氣候變異的影響,而不得不在政策上開始進行調適。1990年代的飢荒對自然環境帶來嚴重的危害到今天都不能免,也使得朝鮮在面對全球氣候變異時備感壓力之沈重,而不得不向國際吸收經驗。(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註1:"An in-depth interview on Palmer's visit to North Korea," The National Socio-Environmental Synthesis Center,2012. http://goo.gl/VkcSnf

註2:空氣中二氧化硫含量0.009ppm算高嗎?處在台灣,該量恐怕還算「輕微的」。根據環保署「空氣品質監測網」的紀錄顯示,以2014年元月3日台北市中山區為例,在07:00~11:00之間測得二氧化硫量在0.012~0.016ppm之間,雲林縣台西鄉在同日11:00~12:00間的二氧化硫量在0.012~0.022ppm之間,顯見台灣平日空氣中同樣存在二氧化硫含量偏高的問題,空氣污染較朝鮮更為嚴重。

註3:東亞唯一的君主國家是汶萊,從14世紀至今仍由蘇丹所統治,並無民選國會。

引用來源: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