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多邊主義正在走向死亡

多邊主義正在走向死亡

扎基•拉伊迪
自冷戰結束以後,歐洲人一直深信,全球共識是存在的,國家主權的重要性在不斷下降。美國和新興國家的行為表明,實則不然。強權政治正在回歸。多邊主義正在死亡。

幾乎所有人似乎都對美國與歐洲之間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的前景感到興奮。但別高興得太早了。追求此類協定正在侵蝕多邊主義,而多邊主義是冷戰後國際關系的基石。

原則上,隨著多極世界出現,美國不再是唯一超級大國,這應該推動“多邊主義”——即各國在追求共同目標的過程中,合作制度化了。在多邊主義下,通過世貿組織(WTO)實現自由貿易、通過世界銀行(WB)消除貧困以及通過聯合國(UN)維護國際安全的努力應得到推動。

然而,如今,現實截然不同。各國正在尋求擺脫全球協定,以便在雙邊基礎上獲得合作夥伴讓步,或者保護國家主權。

以WTO為例。2008年夏天,印度與美國之間就農業補貼問題產生沖突,導致無法達成一項最終妥協。這次談判原本應該終於可以為2001年在卡塔爾發起的多哈回合談判畫上句號。自美印陷入爭吵,談判就停止了。失敗的主要責任在美國身上,因為美國認為,多邊貿易體系無法繼續提供以往的優勢。美國優先考慮的是通過增強的雙邊主義獲得進入市場的渠道。因此奧巴馬政府推動與亞洲達成《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系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並在近期推動與歐洲締結《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系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

兩項舉措的戰略目標都是為了設置更高的監管標準,遏制中國崛起。新奇的是,一直捍衛多邊主義的歐洲,現在也屈服於雙邊主義的誘惑之下,盡管歐洲完全沒有能力為其貿易政策擔負政治責任。

如果TPP和TTIP成型,它們將扼殺WTO。不管好壞,WTO都不再是談判貿易標準的場所。

與美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確實會為歐洲提供實實在在的機會,但也構成兩點威脅。首先,在2014年底前達成如此復雜的協定,同時還要解決歐元區危機,時間過於倉促。其次,歐洲會落入美國的陷阱,因為美國在TPP中已經建立起了談判標準,會努力把相同的標準用在歐洲人身上,而屆時歐洲將深陷談判之中,難以有效地挑戰這些標準。

重要的是要明白,多邊貿易崩塌(如今正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發生)遠非個案。哥本哈根會議以後的氣候變化談判一直挑戰著1997年《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所引領的多邊主義。當時的想法是在共同目標的基礎上向前推進,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如今,各國做出的氣候變化承諾僅僅建立在對本國利益的狹隘評估基礎之上。用共同承諾(而非個體利益)來塑造行為的想法如今已經死亡。

在一個多極化的世界中,不僅權力中心的數量會增加,國家利益也會增多。例如,最近在南非德班召開的氣候變化會議包括十幾個國家代表團,其中不乏發展中國家和內陸國家的代表。WTO的情況也類似。由於各種主體提出的問題多得驚人,多哈回合談判已經變得極其復雜。

各種利益的激增反映出諸多領域的國際共識遭到侵蝕,而正是這些共識在冷戰後把各國凝聚在一起。我們只需比較一下1992年裡約會議的熱情與去年“里約+20”峰會的戲劇性失敗,即可見一斑。很多發展中國家公開反對西方活動組織關於生態與氣候變化的言論。

回歸狹隘的國家利益還削弱了國際安全。自以北約(Nato)為首的武裝力量乾預利比亞以來,似乎曾圍繞“保護義務”形成的國際共識分崩離析,因為很多新興國家認為這是一個陷阱,最終只會成為改朝換代的正當理由。

這就是為什麽他們不願意支持代表敘利亞反對派的乾預政策。在巴西的領導下,新興國家正在努力推動一項聯合國決議,打破“保護義務”原則與可能使用武力之間的關聯。他們想要一份保護國家主權不受外部力量侵犯的決議,而這一決議註定無效。

自冷戰結束以後,歐洲人一直深信,全球共識是存在的,國家主權的重要性在不斷下降。美國和新興國家的行為表明,實則不然。強權政治正在回歸。多邊主義正在死亡。

本文作者是巴黎政治大學(Sciences Po)教授

譯者/倪衛國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