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日本打響新一輪匯率戰爭第一槍

日本打響新一輪匯率戰爭第一槍

英國《金融時報》
在各國政策制定者日益感到焦慮的時候,日本昨日可能已經打響了新一輪全球貨幣戰爭的第一槍。不過,各國在貨幣政策上的公開對抗應該不會很快到來。迫於政治壓力,日本央行(BOJ)表示,它將購買可能是無限量的日本國債,並將通脹率目標從1%上調至2%。盡管當日日元兌美元及歐元匯率都有所走強(因為市場此前預期日本央行會採取更激進的行動),但此舉其實就是可能引發競爭性貨幣

在各國政策制定者日益感到焦慮的時候,日本昨日可能已經打響了新一輪全球貨幣戰爭的第一槍。不過,各國在貨幣政策上的公開對抗應該不會很快到來。

迫於政治壓力,日本央行(BOJ)表示,它將購買可能是無限量的日本國債,並將通脹率目標從1%上調至2%。盡管當日日元兌美元及歐元匯率都有所走強(因為市場此前預期日本央行會採取更激進的行動),但此舉其實就是可能引發競爭性貨幣貶值的那類舉措。

就在之前數小時,德國央行(Bundesbank)行長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還曾警告稱,隨著各國政客迫使央行用可以讓本幣貶值的措施來取代通脹目標,央行的獨立性受到削弱,結果可能恰恰就是這種“逐底競爭”(race to the bottom)。

魏德曼公開表達的這一擔憂得到了七國集團(G7)國家其他政策制定者的響應。央行官員們的激烈言辭讓人想起了2010年。當時,在美國以新一輪債券購買計劃來放鬆貨幣政策之後,巴西財長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高調地使用了“貨幣戰爭”這個詞來評價。

歐元區尤其對貨幣戰爭的可能性感到擔憂,因為它正試圖通過促進出口來努力擺脫衰退並降低創紀錄的失業率。

去年夏天,金融市場對歐元區可能解體的擔憂情緒處於頂峰。自那以來,市場對歐元的信心有所增強,推動歐元貿易加權匯率回升了約7%。

巴克萊(Barclays)首席國際經濟學家朱利安•卡洛(Julian Callow)說:“歐元體制的一個怪異之處就是,人們越是去固定歐元匯率,歐元往往就越強勢、越難向出口行業提供一定程度的刺激和幫助南歐實現再平衡。”

歐洲央行(ECB)本月曾試圖對貶值這一話題表現出淡然的態度,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歐洲央行的目標不是匯率,而且歐元匯率也沒有偏離其長期均值範圍。

實際上,主權債務危機暴露出的歐元區內的不平衡,還體現在一點上:人們認為,歐元區17國各自適用的歐元“合理”匯率水平並不一致。

德國出口商已從弱勢歐元中獲益匪淺,而且現在有足夠能力經受住歐元升值的影響,而遭受危機重創的南歐國家的企業則還需要弱勢歐元來維持其競爭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師的估算顯示,德國、愛爾蘭和奧地利正從當前1歐元兌1.33美元左右的匯率水平中受益,對歐元區的最大經濟體來說,合理匯率水平更有可能是1歐元兌1.53美元。但對希臘和意大利來說,合理匯率水平卻分別僅為1歐元兌1.07美元和1歐元兌1.19美元。

熟知德國央行想法的一位人士表示,魏德曼是想向更多人強調競爭性貶值的宏觀風險,而不是認為歐洲央行即將面臨一場的嚴重的危機。魏德曼曾對歐洲央行自身的債券購買計劃表示反對。

卡洛說:“在魏德曼看來,歐元越是升值,關於歐洲央行必須就此採取什麽額外措施的爭論就越多。他們很可能會走上非正統的方向,這當然是魏德曼不願看到的。”

譯者/王慧玲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