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美國仍未擺脫財政懸崖危機

美國仍未擺脫財政懸崖危機

魯里埃爾•魯比尼
華盛頓在元旦當天達成的協議阻止了美國經濟跌落所謂的財政懸崖。然而,鑒於美國政治體系從本質上來說已經失靈,另一場危機將為期不遠。實際上,美國距離下一場危機只有兩個月時間。如果到3月1日還沒有採取任何舉措,1100億美元的支出削減措施將自動生效。大約同一時間,美國將觸及法定債務限制,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債務上限”。

華盛頓在元旦當天達成的協議阻止了美國經濟跌落所謂的財政懸崖。然而,鑒於美國政治體系從本質上來說已經失靈,另一場危機將為期不遠。

實際上,美國距離下一場危機只有兩個月時間。如果到3月1日還沒有採取任何舉措,1100億美元的支出削減措施將自動生效。大約同一時間,美國將觸及法定債務限制,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債務上限”。

這僅僅是開始。在2013年晚些時候,美國將展開一場更大規模的關於中期財政整固的辯論(早該如此)。這將導致共和黨和民主黨再次爆發沖突,前者希望縮減聯邦政府的規模,而後者則希望保持聯邦政府當前規模,但對政府支出的來源很迷茫。

因此可以預計,美國將圍繞福利支出爆發一場大的沖突,圍繞稅收改革爆發一系列小沖突:美國應該推出增值稅嗎?應該推出單一稅(flat tax)嗎?應該提高(或降低)所得稅嗎?應該出台碳稅嗎?我們應該堵塞企業稅收漏洞以提高財政收入嗎?美國很快就會混亂起來。

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及其盟友將辯稱,周二達成的協議只是讓美國政府在未來10年可以獲得6000億美元的收入,而不是他們最初計劃的1.4萬億美元,因此還有進一步增稅(至少針對富人)的空間。共和黨人將辯稱,目前應該大幅削減支出,因為本周的協議沒有談及國家資產負債表的支出項目(就連2011年的債務上限協議也將預期支出削減了1萬億美元)。

與此同時,2013年可能的財政調整規模將占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4%左右(工資稅減免法案到期、提高富人稅率和某些最終的支出削減等財政調整的凈效果)。

這意味著財政調整對2013年全年經濟的拖累將占到GDP的1.2%。如果美國經濟增長幸運地高於趨勢水平(比如說達到3.5%),那就不會有大問題,因為最終經濟增長仍將高於2%。但在過去的幾個季度里,美國平均經濟增速已經只有2%左右,因此美國經濟今年非常容易失速,這是非常危險的——如果歐元區危機惡化的話,甚至會更糟糕。

更長期的場景更為慘淡。現實情況是,美國仍未意識到財政危機的全部影響。即便是典型的共和黨選民(平均而言比民主黨選民年紀更大、更窮)也不支持削弱福利國家。茶黨極端主義者只是口頭上嚷嚷,說明不了什麽問題。正因為此,落選的共和黨總統競選搭檔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和保羅•瑞恩(Paul Ryan)沒有提出在十年內大規模削減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Social Security and Medicare)支出的計劃。

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未認識到,維持一個基本的福利國家——在我們這個全球化、技術發展日新月異和面臨人口壓力的時代,這是正確且必要之舉——就意味著不但對富人增稅,對中產階級也要增稅。因此,一份將針對98%美國人的不可持續的減稅政策延長的協議,對奧巴馬而言是一場代價極大的勝利。

就目前而言,金融市場波瀾不驚對奧巴馬有所幫助。美國將需要數年時間才會正視其財政狀況的現實,並將收入提高到足以為一個經過改革(但沒有削弱)的福利國家提供資金的水平。未來幾年美國將依然面臨巨額財政赤字,最起碼只要債券市場保持平靜(而這正是我預期的),情況就會如此。

債市“俠客”無意進行破壞。他們有什麽理由這麽做呢?美國經濟增長低迷,通脹下降;美元仍是全球儲備貨幣;美國國債依然是避險資產;利率為零;美聯儲(Fed)致力於定量寬松政策,中國以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將繼續積累美元來抵禦本幣升值。所有這些保證美國在未來數年可以為其赤字獲得廉價融資。但債市“俠客”最終將醒悟過來。

簡而言之,關於財政懸崖的“迷你協議”迴避了所有這些重要問題。由於沒有在協議里寫入削減支出條款,民主黨人鼓勵了決心減稅但缺乏相應彌補計劃的共和黨人。要想在市場做出反應之前解決這個問題,還得再次指望華盛頓的政策制定者們。周二的協議表明這不會是一件容易事。

本文作者是魯比尼全球經濟咨詢公司(Roubini Global Economics)董事長、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斯特恩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

譯者/鄒策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