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未來20年兩大權力轉移

未來20年兩大權力轉移

菲利普•斯蒂芬斯
美國級別最高的情報機構國家情報委員會(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簡稱NIC)發表了每四年一次的、展望二十年後世界局勢的報告。這份名為《2030年全球趨勢:不一樣的世界》(Global Trends 2030: Alternative Worlds)的報告,在美國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舉辦的一次會議上發布。

 

關於未來的世界格局,有三件事情值得我們仔細考慮。政府在變得愈發武斷自信的同時,處理問題的能力卻在下降。新近獲得更大賦權的公民們對於自己的政治領袖則變得愈發挑剔。把這兩個方面放在一起考察,你或許就能得出導致民族主義和沖突復燃的原因。
日前,美國級別最高的情報機構國家情報委員會(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簡稱NIC)發表了每四年一次的、展望二十年後世界局勢的報告。這份名為《2030年全球趨勢:不一樣的世界》(Global Trends 2030: Alternative Worlds)的報告,在美國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舉辦的一次會議上發布。報告本身具有極高的閱讀價值,是一座匯集了經過精挑細選的案例、有預見性的分析以及戰略性洞見的寶庫。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的總部位於華盛頓。
這份報告花了很大篇幅闡述對於美國實力走向的看法。NIC指出,“美國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即始於1945年的美國霸權時期,很快就將結束。你也許會說,那又如何?世界各國的實力對比變化早已不算新聞。但這份報告的意義在於,美國自身開始主動承認這一點。來自華盛頓的消息稱,白宮在這份報告發表前表現出了不同以往的緊張。
除了概括性的結論以外,NIC的分析比悲觀主義者所鐘愛的中國崛起、美國衰落論調更加細致——這些悲觀派宣稱,美國很快就將被中國統治。首先,報告作者以及幾乎所有的嚴肅分析師都認為,到2030年美國仍將是世界強國陣營里居首位的國家。問題的關鍵在於,如果美國想要使自身主張得到貫徹,要比現在更加努力。
在看過這份報告以後,讀者可以根據自身立場決定是持樂觀還是悲觀態度。當然,未來全球至少新增10億中產階級,這一點值得慶祝。但這對於有限的自然資源將構成怎樣的壓力?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將過上壽命更長、更加健康的生活,但整個世界則在趨於老齡化。科學技術能夠極大地豐富我們的人際關系以及獲取知識的途徑,但也能被暴君以及恐怖主義者用作破壞性武器。頁岩油氣資源使我們能夠維持目前的能源消費方式,氣候變化則將威脅我們的生命安全、社會繁榮甚至整個地球的未來。
可以確信的一點是,整個世界正在以超出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段時期的速度快速演變,而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仍不願走出現有的條條框框。凱恩斯早在人們開始談論數字時代以前就已經看到了這一問題。他寫道:“我們的慣性思維及行為模式,極其排斥那種認為未來會與現在不同的觀念,受此影響,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在極力抵制把這種想法付諸實踐。”
對我來說,未來二十年最吸引人的故事圍繞兩種巨大的權力轉移。第一種是眾所周知的權力東移以及南移。到2030年,亞洲將在大多數相對實力衡量指標上,超過歐美。不過這一轉移並不只是與中印有關。墨西哥、印尼、土耳其、越南、伊朗以及其他國家都有可能成為有重大影響力的國家。對這一“後西方世界”,美國將愈加難以按照自己的藍圖勾畫。
然而更具有沖擊力的潮流是政府影響力的衰落。這一潮流已經產生有一段時間了。包括西方和其他地區在內,任何地方的政府都由於全球化而受到了削弱,它們的影響力正在讓渡給跨國公司、自由資本以及跨境網絡。NIC發現了這一由政府到個人的第二種權力轉移。報告稱,個人賦權是“大趨勢”,認為這一變化將從根本上改變社會的組織方式。
在新興國家,不斷增長的財富以及廉價的通訊技術,正在將上億迄今被排除在政治之外的人們解放出來。在幾乎所有地方,婦女都獲得了更多教育機會,並開始更多地發表政治看法。
這種覺醒在中東起義中可見一斑,不過它遠遠不限於阿拉伯世界。對此只要問問中國政策制定者就可以知道——中國迅速壯大的中產階級對社會及政治的期望,始終令他們感到不安。
這些發展動態多數情況下是有益的。一個婦女擁有更多權利的世界,肯定要比一個國際關系完全由男性說了算的世界安全多了。在西方,數字革命應被視作民主的擴展而不是威脅。不過深受舊式政黨政治及裙帶政治影響的獨裁者和民主國家領導人,會因為權力的喪失而感到極大的不安。
那麽權力的分散有何威脅呢?問題在於各國將在一個更加分裂及不可預測的國際環境下運轉。世界變得越多極化,其多邊化傾向就會越弱。新興國家對國家主權非常在意。而西方政客則越來越不願意將權力讓渡給國際機構。
這其中主要的矛盾在於,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將更難解決對本國公民構成最大威脅的種種不安定因素(不管是經濟方面還是安全方面)。失去控制的移民、經濟離岸化、金融不穩定、氣候變化、非常規武器的擴散、跨境犯罪與恐怖主義,所有這些問題都不是依靠單個國家政府就能解決的。
政府為了重新獲得權力將不得不採取協調行動。然而危險之處在於,它們可能不這樣做,反而通過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尋找替罪羊。
譯者/何黎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