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十倍速成長後的「補課」

中國十倍速成長後的「補課」

楊渡
今年中共十八大的召開,吸引全球一千七百多名記者,全世界都在注目中共新的領導班子如何組成,這個班子是否有新的政策,他們會如何因應未來體制改革的挑戰,中國的未來走向何方?這些都將牽動全世界的走向。

今年中共十八大的召開,吸引全球一千七百多名記者,全世界都在注目中共新的領導班子如何組成,這個班子是否有新的政策,他們會如何因應未來體制改革的挑戰,中國的未來走向何方?這些都將牽動全世界的走向。

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中央已經擺好權力的位置與分工,十八大是不會召開的。這就像布袋戲開戲前要「辦仙」,所有「神仙」的位置都已擺好,權力鬥爭早已結束,政策方向、報告內容、人事安排都底定了,才會叮叮噹噹開戲。

對未來的中共領導班子來說,十八大之後挑戰才真正開始。歷經鄧小平、江澤民與胡錦濤之後的中國,早已不是當年的中國。三十幾年來,經濟高速增長,建設急劇發展,國際經貿大增,社會急速變遷,整個中國已經徹徹底底從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國家,走向以工業化與商業化為主的社會。這個社會變遷之深刻深遠,也是中國歷史未曾有過的。

舉例言之:中國過去唯有饑荒逃難,才有數千萬人集體流動,動盪革命隨時會發生。然而工業化的經濟大潮,卻讓每年有兩、三億人口流動於城鄉、東西、南北之間。這些人都是從農村流出,向工業區、都會區集中。這是現代化進程的必然。問題是,城市準備好了沒有?

兩億人要食衣住行,要消費醫療,要子女教育,要買屋安居…而城市的食物供應、居住面積、汙染排放、下水道等,往往趕不上工業化的速度。表面上看起來,社會將不斷湧現安全、環境、衛生、醫療等問題。但這只是末端,深一層來看,它其實是整個國家的公共建設與安全體系無法趕上經濟的增長。

不僅是社會安全如此,愈來愈複雜的經濟運作、跨國的合作合資、全球性的金融活動,也遠遠超出舊的管理體制的能力。舉例來說,薄熙來案件裡,谷開來與海伍德的經濟關係,尤其是海伍德幫谷洗錢的佣金,據說是造成兩造衝突而殺人的原因。但其中若有薄的貪汙所得,由谷、海以中外合資方式去海外投資,中國政府將如何追回?這些都需要更細緻的管理機制,更開放透明的制度,才能避免這種洗錢弊案的再度發生。

當然,更重要的是法治。薄案中,由於缺乏法治,它是經由黨的體制去處理。但如果不是王立軍為保命而逃入美國領事館,才讓全案曝光,薄熙來現在會不會已進入政治局常委?如果沒有法治,未來要如何處理相關案件呢?總不能每次都來一次政治風暴吧?

中國大陸現在的社會運動也開始了。幾次環境運動逼得地方政府改弦更張,烏坎事件更讓地方民意躍居主流。但這些都缺乏法治的保障,靠著社會運動形成的壓力來改變政策,這樣的社會是難以長治久安的。現在大陸浮動的社會氛圍,感覺確實很像八○年代初的台灣,由於經濟起飛,舊制度無法適應新時代,於是社會運動勃興。但台灣最後的解決,仍是民主化與法治化。

無論如何,過去中國現代化的速度,遠超過歐美,但整個社會還未跟上。經濟上,它已走上五千年歷史未曾有過的繁榮,但城市的建設還需要「補課」;社會上,消費社會儼然形成,但更人本與人性的建設還需要「補課」;文化上,中共已難以控制言論和思想,但它還需要更多元開放的「補課」;政治上,雖然走向集體領導,但唯有政治改革、法治民主的「補課」,才能讓中國長治久安。

五千年未曾有過的新局,「十倍速」增長的時代,讓中國進入青春期的混亂不安,現在是該開始「補課」了。這才是十八大後真正的挑戰。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楊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