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歐元區減債努力或徒勞無功

歐元區減債努力或徒勞無功

Landon Thomas Jr.
希臘及其國際債權人仍然就降低希臘的預算赤字進行着緊張談判,而本周一由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公布的新數字卻表明,所有的努力都可能會是徒勞無功的。歐盟的數據機構歐盟統計局(Eurostat)發佈的數字顯示,那些在填補預算赤字方面取得了最大進展的國家,特別是希臘,總體債務負擔在經濟規模占的比例也變大了。

 

作為希臘的國際債權人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這有助於解釋為何IMF已經開始對債務國採取較為寬鬆的立場,而像德國這樣的國家卻仍在主張採取嚴格的財政舉措,堅持認為雅典應當繼續執行減少支出和提高稅收的政策。

歐元區緊縮政策的反對者們已經指出,這種政策會適得其反。新的數據顯示了可能是目前最明顯也最客觀的一副圖景:接受了救援的國家承擔著怎樣沉重的負擔,例如希臘、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很可能也要接受附加條件的歐盟援助了。

這四個國家的經濟都已經在緊縮措施的影響下嚴重萎縮。例如希臘的經濟自2009年以來已經萎縮了四分之一,但是債務規模相對於經濟產出的比例卻在飆升。這些國家的長期償債能力是一個嚴重問題。

“如果你不希望希臘被債務負擔壓垮,就必須要採取某種形式的債務減免和重組。”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駐法蘭克福的首席經濟學家約爾格·克雷默(Jörg Krämer)表示。

目前,希臘政府似乎別無選擇,只能在其國際債權人的要求下繼續推行135億歐元(約合1101億元人民幣)的緊縮方案並修改勞動法。這樣,國際債權人才會發放下一批救援貸款。本周一,希臘與其債權人之間的談判在雅典繼續進行,債權人包括IMF、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和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

希臘財政部長亞尼斯·斯圖納拉斯(Yannis Stournaras)在本周一告訴議會經濟事務委員會說,新的緊縮方案必須迅速得到批准,這樣希臘才能夠得到至關重要的援助資金。“得不到這一期貸款的代價是高昂的。”他說,“民眾會因此挨餓。”

不過,許多分析人士和經濟學家表示,只要經濟沒有增長、這些國家為債務支付的利率仍然居高不下,那麼即使最嚴格的赤字削減計劃,也幾乎不會降低債務水平。

佳利律師事務所(Cleary Gottlieb Steen & Hamilton)駐在紐約的高級主權債務律師李·C·布赫海特(Lee C. Buchheit)說,“這些國家可以通過經濟增長擺脫債務問題的理論中,有很強的主觀願望因素。”布赫海特曾在20世紀90年代參與拉丁美洲削減債務的方案,也參與了今年希臘的債務更新。布赫海特說,“這個問題需要更有力的解決方案,這一點恐怕沒有什麼疑問。”

如果那些情況堪憂的國家提出申請,歐洲央行會從這些國家購買國債。這一承諾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這些國家的短期借貸成本。不過它們承擔的利率仍然比信用狀況最好的歐元區國家,如德國,承擔的利率高得多。

債務問題專家,如布赫海特,認為要想這些國家重新實現有意義的經濟增長,那麼從長遠來看,減免債務不可避免。布赫海特最近曾就此問題發表文章。

即使是一慣迴避減記債務的IMF,也表示應當考慮對希臘進一步實行某種形式的債務調整。希臘國債的主要持有人是別國政府和歐洲央行。歐洲的富裕國家由於擔憂再次請求本國納稅人減免一定的希臘債務,可能會釀成政治災難,已經對這一設想提出反對。

長期關注IMF的人士表示,這是IMF一次引人矚目的思想轉變。這顯示出IMF已經從20世紀90年代的歷史中吸取了教訓。當時苛刻的預算要求對印度尼西亞、韓國和泰國產生了負面後果,導致這三個國家深陷衰退之中。

《懲戒》(The Chastening)一書的作者保羅·布魯斯坦(Paul Blustein)說,“德國‘老老實實省錢吧’的論調在歐洲十分有力,而IMF則對這種論調作出了回應。”他的書研究了IMF在1997年開始的亞洲金融危機中波瀾起伏的經歷。

Landon Thomas Jr.自倫敦、David Jolly自巴黎報道。Niki Kitsantonis自雅典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翻譯:林蒙克、王童鶴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