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加拿大樹農,以信託為永續土地利用開啟新典範(下)

加拿大樹農,以信託為永續土地利用開啟新典範(下)

環境資訊中心
什麼苗圃?自然下種才是王道 光影交會、樹立成材 TLC買下野林農場,持續實踐梅夫的理想

什麼苗圃?自然下種才是王道

原先這塊地上就孕育著許多巨大的樹木,當梅夫剛開始收穫木材時,也砍伐了一部分的大樹及被風吹倒的樹。但出於情感上和美感上的偏好,他開始特意留下一部份的大樹。經過多年的觀察,梅夫也相信這些大樹是相當重要的種源,不砍更有價值,選擇種源樹的過程須要經過縝密的觀察,通常好幾季過後才分辨得出適合的樹,他從樹型的高度、形狀、毬果的狀態來選擇強壯、健康、基因好、種子產量豐的樹木,他也靠松鼠幫他選擇要留下的樹木,因為相信松鼠偏愛棲息的樹比較有可能產出品質較佳的種子,適合留下作為種源,作為散播種子、育成新苗的母株。梅夫發現從苗圃人工育出的樹苗一旦移植到林裡折損率很高,因此留下種樹播種,讓野樹苗自然成長是有最有效率的做法,但好的種樹是需要獨具慧眼和多年的自然觀察才選得出來。

光影交會、樹立成材

樹苗要長成有經濟價值的大樹,要有適當的日照和庇蔭,通常40-50年樹齡的樹(約75英呎高)能夠提供良好的庇蔭。太充足的日照促使樹木長出太多枝條,雖然成長快,但有趣的是,反而不會長太高,要樹長得又直、又高、又沒有太多雜枝,樹木需要遮蔭來驅使它拼命往上抽高、爭取日照,所以需要生長在有樹冠庇蔭底下;但遮蔭又不能太過頭,讓樹苗生長不良。因此一個好管理者要適當地干預樹冠層,調整遮光率來調養樹的成長。適當的樹冠層同時也阻擋落雪寒霜,保護林中樹苗。相較之下,皆伐過後再植林的樹木會因為日照太充足,造成枝幹太多、節眼太多、不夠高等缺點,可以做紙漿但不成木「材」。

樹農

梅夫也經常稱自己為「樹」農,野林農場是他的「樹」園,只是相較於短期蔬菜一年收成一次(或更多次),他的樹五年才收穫一次;相較於幾個月就可以吃的高麗菜,樹木們需要成長80年才適合砍伐。介於50-75歲之間的樹木會以三到四倍的速率「增肥」,因此梅夫認為一般工業化林業在這黃金生長期之前就砍伐50-60樹齡的樹木是荒謬的行為。

1938年梅夫買下這片樹林時,當時木材估計量有1,500,000 b.f (板尺,為木材計費單位),1945年梅夫開始第一次的擇伐,80年代末期,約莫50年的過程中已經採收了九次,共計收成了1,378,292 b.f的木材。野林農場的木材使用在許多用途上:家具/建築用木材、圍籬、木樁、聖誕樹、柴薪、三夾板、特別用途木材等,只有非常少樹木材成為紙漿。

好的木材不怕沒有市場,野林農場的木材非常有競爭力,只要一有風聲傳出梅夫即將砍伐一批樹,就會有木材廠打電話給他。梅夫自己疏林、剪枝、砍伐,請專業的人來運送及處理木材,他有1/3的收入是從管理野林農場而來,管理森林的工作僅佔去了他20%的時間。他表示若以此類推,一片500-600英畝的土地,可以完全養活兩個人,包括在收穫的時候提供工作機會給其他林業工作者。

 梅夫經營野林農場的目標,在後期漸漸變成以生態為導向,當梅夫越來越重視腐植質的對於土壤營養循環的重要性,他也開始特意留下死木,不斷調整、減少砍伐的木材量。但無論如何,基於半個世紀的實際經驗,梅夫認為生態林業遠優於工業化的皆伐林業,若是我們以後還想要有森林,我們必須改變的不只是伐林模式,更要重新思考林業政策和整個經濟結構,斷絕短
視近利的愚昧!野林農場136英畝的木材品質遠優於皆伐的木材,另外經過50年的管理後仍是生意盎然的森林,這就是生態林業成功的最佳證明!

TLC買下野林農場,持續實踐梅夫的理想

當梅夫年事已高,他身邊的朋友和學界開始擔心,若哪一天老人家離開了人世,野林農場便無法延續。而當地住宅區開發的壓力也與日俱增,令人憂心。因此於2000年的12月,TLC從梅夫手中買下了野林農場。TLC主要是以教育和研究目的作為野林的經營走向,讓這片森林變成有心人士可以來學習生態林業原則和做法的場域。在TLC購地後十年的光陰內,梅夫積極參與野林的經營、生態林業的推廣,並親自指導TLC工作人員,使他的知識和經驗得以傳承。梅夫也於2011年八月辭世。

梅夫過世之後,梅夫的女兒不滿父親將野林農場以市價賣給TLC,多次要求TLC將農場歸還給家人,並透過媒體向外界放話,宣稱TLC並沒有依照梅夫遺願來管理野林,而且故意拖延在土地上建立保育地役權的程序。TLC也無奈的表示,梅夫的女兒其實在梅夫生前甚少探訪父親,價值觀也和父親不相同,這也正是為什麼梅夫決定要將土地賣給他認為可以永續經營森林的TLC,而不是留給自己的兒女。

而大部分TLC名下的土地雖然已經受到嚴謹的保護,但在其上設立保育地役權會更加深一層對土地永續的保障,而TLC起初其實就傾向為野林農場建立保育地役權,但是因為牽涉到此地會發生砍伐行為,在設立保育地役權實際的條文之前,有必要先建立詳細的經營計畫,才不會出現契約和將來生態林業操作產生矛盾的問題。

從梅夫的一生和野林農場的故事,我們看到人和森林是如此「演化」、「塑造」彼此,若是人類用粗暴的方式對待自然,自然也必定會用摧毀的方式反撲人類。梅夫代表著有智慧的人類,謙遜地承認自己對自然認識的有限,不斷調整自己的做法來對待他深愛的森林,相對的森林也用寬厚的生命力來庇蔭他。

更多關於加拿大土地保存組織的介紹請見:
加拿大TLC 建立多元參與環境信託的管道 http://e-info.org.tw/node/70342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