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公司高負債之憂

中國公司高負債之憂

英國金融時報
根據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截止去年底,中國私人部門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131%。盡管遠低於美國和英國(兩國的這個數字約為200%),但對一個發展中國家而言,這個數字已經非常高了。發展中國家的正常水平約為50%。 更令人憂心的是債務增長的速度——這是出現財務問題的重要徵兆。

中國經濟經歷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長。如今,增長正在放緩,經濟正在退潮。如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度警告的,這幅場景可能不會賞心悅目——你想不到原來有那麽多企業一直在經濟的大潮中裸泳。
中國的政府和家庭一直是審慎理財的典範。他們存得多,也不怎麽借錢。
而中國的企業就不一樣了。中國企業的負債水平已達歷史高位。
根據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截止去年底,中國私人部門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131%。盡管遠低於美國和英國(兩國的這個數字約為200%),但對一個發展中國家而言,這個數字已經非常高了。發展中國家的正常水平約為50%。
更令人憂心的是債務增長的速度——這是出現財務問題的重要徵兆。中國私人部門的信貸占GDP比率三年來增加了約四分之一,標準普爾認為,這意味著“信貸風險高企”。
中國政府顯然並未對這種風險視而不見。過去一年來,為了收緊銀根,中國的官員們用盡了一切辦法,從新式的央行流動性操作到傳統的中央計劃手段。
從一方面來看,他們的努力成功了。中國企業獲得的正規銀行貸款金額增長大為減慢。然而,過去一年的情形也印證了中國人常說的一句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這些對策為中國企業緩解燃眉之急,滿足財務周轉所需,但代價不菲。
因為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許多中小型企業找地下錢莊貸款。據中國本土頂級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CICC,簡稱中金)估計,2011年上半年,民間貸款同比增長近40%。這種地下錢莊並不是“活菩薩”,他們放的是高利貸,年利率高達60%。
大企業倒是不用跟地下錢莊借高利貸,但他們也發明瞭一系列危險的“對策”,來緩解資金的緊張。中國銀監會最近發布風險提示,提醒大家註意鋼鐵行業存在的風險。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大企業此類“對策”的端倪。銀監會提醒各銀行,一些鋼鐵貿易企業(銀監會沒有指名)對相同抵押品進行了多次抵押,或在貸款擔保方面作假。
另一條對策是對那些現金吃緊的客戶進行賒銷。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建築機械企業中聯重科(Zoomlion)得到了一個壞名聲:香港股市上被做空最多的一隻股票。該公司去年的銷售額有35%都是靠賣家融資方式實現的。
正是因為有種種對策可以繞開政府對企業貸款的管控,中國經濟增長才會一直維持非常不錯的表現——直到最近才有所變化。一直以來,中國的信貸情況遠比官方的銀行放貸數據所反映出來的寬松。但這種情況如今似乎正在改變。中國政府一點點地堵住了不正規和非法信貸的口子,同時銀行信貸也並未放鬆。
因為無法獲得貸款,一些中國企業開始通過變賣資產(而非再融資)的方式償還債務。也就是說,去杠桿化終於降臨中國公司(China Inc)。
中金分析師趙揚表示,許多跡象顯示,去杠桿化正在進行中:企業的債務融資需求下降,股權融資需求上升,長期貸款在貸款總量中所占比重不斷下降,企業積極減少庫存。鑒於中國企業債務水平較高,一定程度的去杠桿化是件好事。但去杠桿化也自有其危險之處,那些正在實施緊縮措施的歐洲國家的艱難形狀就是明證。
趙揚警告稱,中國可能會形成這樣的惡性循環:企業去杠桿化導致經濟增速下降得更快,經濟增長減速又反過來加重企業去杠桿化。今年第一季度年化經濟增長率為9.1%,各方面數據顯示,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會出現更劇烈的下滑。讓中國企業再增加債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好在中國政府手中還有別的牌。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政府債務總額與GDP的比例僅為38%,因此通過增加政府支出來拉動總需求的空間還很大。
如今,中國企業學會了精打細算,中國政府是時候開始大把花錢了。
譯者/吳蔚


2012年06月07日 06:18 AM中國公司高負債之憂英國《金融時報》北京分社記者 歐陽德 報道字號背景英文對照評論打印電郵收藏騰訊微博新浪微博 
中國經濟經歷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長。如今,增長正在放緩,經濟正在退潮。如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度警告的,這幅場景可能不會賞心悅目——你想不到原來有那麽多企業一直在經濟的大潮中裸泳。
中國的政府和家庭一直是審慎理財的典範。他們存得多,也不怎麽借錢。
而中國的企業就不一樣了。中國企業的負債水平已達歷史高位。
根據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截止去年底,中國私人部門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131%。盡管遠低於美國和英國(兩國的這個數字約為200%),但對一個發展中國家而言,這個數字已經非常高了。發展中國家的正常水平約為50%。

更令人憂心的是債務增長的速度——這是出現財務問題的重要徵兆。中國私人部門的信貸占GDP比率三年來增加了約四分之一,標準普爾認為,這意味著“信貸風險高企”。
中國政府顯然並未對這種風險視而不見。過去一年來,為了收緊銀根,中國的官員們用盡了一切辦法,從新式的央行流動性操作到傳統的中央計劃手段。
從一方面來看,他們的努力成功了。中國企業獲得的正規銀行貸款金額增長大為減慢。然而,過去一年的情形也印證了中國人常說的一句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這些對策為中國企業緩解燃眉之急,滿足財務周轉所需,但代價不菲。
因為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許多中小型企業找地下錢莊貸款。據中國本土頂級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CICC,簡稱中金)估計,2011年上半年,民間貸款同比增長近40%。這種地下錢莊並不是“活菩薩”,他們放的是高利貸,年利率高達60%。
大企業倒是不用跟地下錢莊借高利貸,但他們也發明瞭一系列危險的“對策”,來緩解資金的緊張。中國銀監會最近發布風險提示,提醒大家註意鋼鐵行業存在的風險。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大企業此類“對策”的端倪。銀監會提醒各銀行,一些鋼鐵貿易企業(銀監會沒有指名)對相同抵押品進行了多次抵押,或在貸款擔保方面作假。
另一條對策是對那些現金吃緊的客戶進行賒銷。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建築機械企業中聯重科(Zoomlion)得到了一個壞名聲:香港股市上被做空最多的一隻股票。該公司去年的銷售額有35%都是靠賣家融資方式實現的。
正是因為有種種對策可以繞開政府對企業貸款的管控,中國經濟增長才會一直維持非常不錯的表現——直到最近才有所變化。一直以來,中國的信貸情況遠比官方的銀行放貸數據所反映出來的寬松。但這種情況如今似乎正在改變。中國政府一點點地堵住了不正規和非法信貸的口子,同時銀行信貸也並未放鬆。
因為無法獲得貸款,一些中國企業開始通過變賣資產(而非再融資)的方式償還債務。也就是說,去杠桿化終於降臨中國公司(China Inc)。
中金分析師趙揚表示,許多跡象顯示,去杠桿化正在進行中:企業的債務融資需求下降,股權融資需求上升,長期貸款在貸款總量中所占比重不斷下降,企業積極減少庫存。鑒於中國企業債務水平較高,一定程度的去杠桿化是件好事。但去杠桿化也自有其危險之處,那些正在實施緊縮措施的歐洲國家的艱難形狀就是明證。
趙揚警告稱,中國可能會形成這樣的惡性循環:企業去杠桿化導致經濟增速下降得更快,經濟增長減速又反過來加重企業去杠桿化。今年第一季度年化經濟增長率為9.1%,各方面數據顯示,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會出現更劇烈的下滑。讓中國企業再增加債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好在中國政府手中還有別的牌。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政府債務總額與GDP的比例僅為38%,因此通過增加政府支出來拉動總需求的空間還很大。
如今,中國企業學會了精打細算,中國政府是時候開始大把花錢了。
譯者/吳蔚


中國經濟經歷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長。如今,增長正在放緩,經濟正在退潮。如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度警告的,這幅場景可能不會賞心悅目——你想不到原來有那麽多企業一直在經濟的大潮中裸泳。中國的政府和家庭一直是審慎理財的典範。他們存得多,也不怎麽借錢。而中國的企業就不一樣了。中國企業的負債水平已達歷史高位。根據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截止去年底,中國私人部門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為131%。盡管遠低於美國和英國(兩國的這個數字約為200%),但對一個發展中國家而言,這個數字已經非常高了。發展中國家的正常水平約為50%。更令人憂心的是債務增長的速度——這是出現財務問題的重要徵兆。中國私人部門的信貸占GDP比率三年來增加了約四分之一,標準普爾認為,這意味著“信貸風險高企”。中國政府顯然並未對這種風險視而不見。過去一年來,為了收緊銀根,中國的官員們用盡了一切辦法,從新式的央行流動性操作到傳統的中央計劃手段。從一方面來看,他們的努力成功了。中國企業獲得的正規銀行貸款金額增長大為減慢。然而,過去一年的情形也印證了中國人常說的一句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些對策為中國企業緩解燃眉之急,滿足財務周轉所需,但代價不菲。因為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許多中小型企業找地下錢莊貸款。據中國本土頂級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CICC,簡稱中金)估計,2011年上半年,民間貸款同比增長近40%。這種地下錢莊並不是“活菩薩”,他們放的是高利貸,年利率高達60%。大企業倒是不用跟地下錢莊借高利貸,但他們也發明瞭一系列危險的“對策”,來緩解資金的緊張。中國銀監會最近發布風險提示,提醒大家註意鋼鐵行業存在的風險。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大企業此類“對策”的端倪。銀監會提醒各銀行,一些鋼鐵貿易企業(銀監會沒有指名)對相同抵押品進行了多次抵押,或在貸款擔保方面作假。另一條對策是對那些現金吃緊的客戶進行賒銷。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建築機械企業中聯重科(Zoomlion)得到了一個壞名聲:香港股市上被做空最多的一隻股票。該公司去年的銷售額有35%都是靠賣家融資方式實現的。正是因為有種種對策可以繞開政府對企業貸款的管控,中國經濟增長才會一直維持非常不錯的表現——直到最近才有所變化。一直以來,中國的信貸情況遠比官方的銀行放貸數據所反映出來的寬松。但這種情況如今似乎正在改變。中國政府一點點地堵住了不正規和非法信貸的口子,同時銀行信貸也並未放鬆。因為無法獲得貸款,一些中國企業開始通過變賣資產(而非再融資)的方式償還債務。也就是說,去杠桿化終於降臨中國公司(China Inc)。中金分析師趙揚表示,許多跡象顯示,去杠桿化正在進行中:企業的債務融資需求下降,股權融資需求上升,長期貸款在貸款總量中所占比重不斷下降,企業積極減少庫存。鑒於中國企業債務水平較高,一定程度的去杠桿化是件好事。但去杠桿化也自有其危險之處,那些正在實施緊縮措施的歐洲國家的艱難形狀就是明證。趙揚警告稱,中國可能會形成這樣的惡性循環:企業去杠桿化導致經濟增速下降得更快,經濟增長減速又反過來加重企業去杠桿化。今年第一季度年化經濟增長率為9.1%,各方面數據顯示,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會出現更劇烈的下滑。讓中國企業再增加債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好在中國政府手中還有別的牌。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政府債務總額與GDP的比例僅為38%,因此通過增加政府支出來拉動總需求的空間還很大。如今,中國企業學會了精打細算,中國政府是時候開始大把花錢了。譯者/吳蔚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