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公投意見發表會】劉月梅盼替下一代守護藻礁 黃士修重啟核四賺回建廠成本

【公投意見發表會】劉月梅盼替下一代守護藻礁 黃士修重啟核四賺回建廠成本

兩週後就是1218公投日,公投第四次意見發表會2日登場,正反方代表積極闡述意見。
第20案「珍愛藻礁」第三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2月2日
正方代表: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
反方代表:謝志誠(行政院政務顧問、經濟部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管理會委員)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

替環境發聲 劉月梅:把大潭藻礁留給下一代,讓全世界看到台灣

曾是高中自然老師的劉月梅說,自己時常帶學生到野外踏查,「大自然是非常好的教室,提供給人五感一個整體的感受,自然生態與周邊的環境緊密連結,」他說明,那裏的風聲、水流聲、自然環境的狀態,課本、博物館或其他地方都無法取代,「大自然不只有生態功能,也讓人們生活的層次能往上延伸。」

劉月梅說自己在2009年才第一次看到藻礁,蹲在潮池旁,就可以看到旁邊有很多螺、寄居蟹,還有小螃蟹都那棲息,每一個細小孔洞都有很多的生物在生活,「突然一隻手掌大的兇猛酋婦蟹出現在我眼前,我深深被感動。」後來她經常到藻礁跟小朋友一起進行夜間觀察,也在許多孩子的眼中,看到大自然的感動。

劉月梅擔心,如果把三接蓋在大潭藻礁海岸,這邊的生態就會被破壞,我們會損失一個珍貴的自然教室,讓下一代小朋友缺乏接觸大自然的機會,「如果大潭藻礁蓋三接,這裡會變一個水泥建造的人工港口,輪船不停地進出,空氣中瀰漫著天然氣或油氣的味道,聽見的都是輪船的噪音而不是大自然的聲音,我以後就不會想帶著孫子到這裡。」

「我想跟孫子一起走在大潭藻礁欣賞落日,感受自然的風、自然的海浪,我可以跟孫子分享潮池裡的豐富生態,也可以跟孫子們說,2021年的時候,我們多麼努力為了守護大潭藻礁。」劉月梅期望用公投守護大潭藻礁,把台灣珍貴的環境生態留給下一代,也讓全世界的人看到台灣永續發展、保護環境實際行動。

投身環保運動30年 謝志誠:不同意南電北送、不同意繼續燃煤

「興建三接不代表會破壞藻礁,三接並沒有提案方說的這麼可怕。」行政院政務顧問謝志誠認為,再外推方案,不浚挖、不填方、沒有排放污水、黑煙、也沒有噪音,且1.2公里長的簍空棧橋讓海水自然流動,「成大水工所模擬顯示,不會造成突堤效應。」

謝志誠指出,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執行長邵廣昭也認為,沒有證據證明蓋三接一定會破壞藻礁,三接退出後,大潭藻礁的生態也不一定會更好。

謝志誠表示,自己從1993年開始投入環保運動,反對濱南工業區開發計畫,也用十年時間參與921大地震災後重建,2013年退休後,則持續關心中南部減煤和空污的影響,「面對三接遷離公投,我選擇不同意。」

謝志誠強調,不同意並非否定藻礁的生態價值,而是不同意讓減煤努力倒退,不同意中電、南電北送的問題持續,讓中南部鄉親的健康持續受到空污威脅,「讓三接在做好藻礁生態保育,繼續留在大潭,是最理性的選擇。」三接順利完工才能滿足北部天然氣供應能力。

 

第17案「重啟核四」第四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2月2日
正方代表:黃士修(提案領銜人)
反方代表:苗博雅(台北市議員)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

黃士修稱一號機2~3年可運轉 二號機環評、地調可同時進行

黃士修表示,核四廠目前已完工的一號機不需申請建廠執照,只要再過2~3年即可放置燃料棒運轉,而完工近九成的二號機則需要5~6年,可利用這段時間申請建廠執照,並平行進行相關的地質調查、環評及環差程序。

他舉例,美國核電廠封存28年,且封存前只蓋到一半,最後也只花九年時間重啟。而核四廠只封存七年,且一號機已經完工,「所以重啟不是問題」。

黃士修指出,若核四商轉5年,就能賺回3000億元建廠成本,假如核四公投不通過,廢核四廠代價達3205億元,難道花費3000億元蓋核四電廠都不要使用嗎。

廢除核四讓中南部多燒煤 無法正面處理核廢問題

他也提到,經濟部表示若不蓋三接每年將少137億度電、中南部還需多燒500萬噸煤,但只要核四重啟,北部每年就可多200億度乾淨電力,且中南部還能少燒730萬噸煤。「核四開起來,中火關一半。1218核四公投是安全核廢料跟殺人空污的對決。」

針對核廢料問題,黃士修強調核四廠不會發生像核一二三廠「用過核燃料池爆滿」的問題,他表示,核四公投不通過,大家會繼續恐核、害怕核廢料,也不可能讓新北市處理核廢料,「只有重啟核四才能逼迫使中央政府面對核廢料問題。」

苗博雅:核四已讓3000億納稅錢血本無歸 應立即停損

苗博雅表示,核四廠究竟是否要繼續蓋完最大的問題並非核能技術的好壞,也不在於台灣是否要繼續發展核能,而是基於財政紀律,核四已讓納稅人賠了3000億,若不即時停損止血,反而加碼投資,恐將造成國庫、納稅人的更大損失。

苗博雅提到,根據主管機關經濟部評估,至少還需追加800億預算才能將核四完工,而執行機關台電董事長則評估需要至少1000億,「已經壓了3000億下去血本無歸了,正方說再給他500億,一把就把他全部贏回來,不是很像類似投資詐騙的案子嗎?」

苗博雅批核四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失敗投資」,核四公投理由書中聲稱的「核四已完工」、「核四只需三年即可商轉」都是不實資訊。

她也質疑,若核四廠下方正在進行完整地質探勘,可能導致廠房必須拆除部分設備,但正方代表卻宣稱環評、地質調查及安檢試運轉等相關程序可以同步進行,「憑幾張來路不明,沒人承認是他寫的重啟規劃書,就要納稅人拿出800億、1000億繼續投資,這種事情可以隨便同意嗎?」

苗:核四不開,中火也會關

苗博雅表示,正方只會喊一個口號「核四開起來,中火關一半」,但事實是,在沒有核四的狀況之下,中火2036年也會全部除役,根本不是正方說的因為有核四,所以中火就可以關掉。

關於核廢料,苗博雅提到核二雖還在使用年限中,卻因核廢料爆滿提前停機,且目前沒有任何縣市願意接收核廢料,也尚未出現實際可行的做法,因此除役中的電廠「核廢料遷不出來、無處可去」,她認為應等舊的核廢料找到解決方式後,再討論核四或核能是否應該繼續發展。

 

*資料來源

環境資訊中心:

https://e-info.org.tw/node/232909

https://e-info.org.tw/node/232912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