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公投意見發表會】用核四解空污?藻礁與生態正義

【公投意見發表會】用核四解空污?藻礁與生態正義

重啟核四、三接遷離公投案12月18日投票,今天舉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正方代表有東海大學教授林惠真、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反方代表由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出席。

【公投意見發表會】詹順貴盼權衡藻礁與區域正義 林惠真憂台灣「窮到只剩下電」

第20案「珍愛藻礁」第三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24日
正方代表:林惠真(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反方代表:詹順貴(前環保署副署長、環境律師)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

再外推方案已避開藻礁? 林惠真質疑生物及生態棲地無一倖免

林惠真批評,政府是在公投連署通過後,才急就章提出再外推方案,「完全沒有正視問題,也無法改變破壞藻礁的情況。」對於政府聲稱三接再外推方案已避開藻礁,他相當不以為然。

再外推方案的設計包含改變海流的簍空棧橋、阻絕海流的外廓防波堤,林惠真表示,未來海洋生物如紅肉ㄚ髻鮫可能無法進來棲息、利用,且三接建設複雜,就算進來也會迷航。

林惠真指出,即便棧橋簍空,橋墩仍會破壞藻礁,且還要投放303個面積將近籃球場大小的水泥沉箱,「直接壓垮生態棲息地,下方的生物將無一倖免。」他也質疑,水工模擬的目的是為了要進行港區行船安全的設計,要評估浪有沒有變小、船能不能行使,「水工模擬無法知道三接對生物生態的影響。」

林惠真表示,三接興建後可能會造成大潭電廠進水口淤沙,導致電廠難以運作,雖然中油說會清淤,「但他們要怎麼清?清淤的強度與頻率如何?能把海底剷除嗎?」這裡的地形很特別,看似友善環境的清沙也可能會造成棲地破壞。

西海岸九成已遭人為開發 林惠真擔憂台灣「窮到只剩下電」

「我們經常羨慕國外擁有豐富美麗的自然生態,但回過頭來,自詡為海洋國家的台灣,卻不斷破壞天然海岸。」林惠真直言,台灣西海岸有九成都被人為開發,天然海岸只剩不到10%,甚至要在珍貴的藻礁海岸蓋天然氣接收站,「大潭藻礁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珍貴地景,一旦錯誤我們就回不去了。」

「我們的孩子已經快要不知道什麼是自然海岸,不希望未來我們窮到只剩下電。」林惠真認為,破壞天然藻礁海岸,會影響海洋生物的棲地及生態系,也會衝擊台灣近海漁業的漁獲量,最後導致我們要仰賴遠洋漁業、在市場購買海鮮的價格愈來愈高。

影響已降到最低 詹順貴:再外推方案已最大化兼顧多元環保價值

曾因三接環評案而黯然辭官的詹順貴此次代表公投反方,不斷試圖把討論從生態環境,拉到能源轉型及空污議題,他表示,珍愛藻礁公投應該正名為「三接遷移公投」,「公投正方一直沒有告訴大家,三接遷址的後果,對台灣影響真的很大。」

詹順貴強調,過去自己也認為三接應該要遷址,但在經濟部提出「不浚深、不回填」的方案後就改變了立場。他表示,再外推方案不會在藻礁生態最豐富的G1、G2區進行工程,棧橋簍空也不會產生突堤效應,「我不敢說100%不會有影響,但已經把影響降到最低。」

「我相信蓋好之後藻礁應該也能活得很好。」詹順貴認為,藻礁已經存在7600多年,代表韌性應該很好。他也引述中油資料表示,紅肉ㄚ髻鮫並非只能生存在大潭藻礁,整個西部海域都是牠們的棲息地。

需考慮減空污等多元環保價值 詹順貴:三接也為平衡區域正義

詹順貴強調,環境議題不只保護生態,減煤、減空污、減碳及非核家園同樣重要,「公投逼迫人民只能同意與否的選擇,但我們應該要兼顧多元的環保價值。」他質疑,藻礁保育不能無限上綱,「難道我們能跟中南部長年忍受燃煤空污的居民說,你的身體健康,沒有藻礁生態系重要嗎?當然不行。」

詹順貴憂心忡忡地說,若公投通過要三接遷址,中南部的燃煤電廠可能無法繼續減煤、如期除役,導致空污難以獲得改善,甚至連非核家園的政策也可能受到影響,「三接是為了平衡北中南區域發展的公平正義,不該讓中南部的居民為了北部人用電繼續忍受更多空污。」

詹順貴不否認大潭藻礁的重要性及三接可能對生態造成的影響,但仍呼籲民眾對公投投下不同意票,「現在政府提出的再外推方案,已是對藻礁生態系保護、減煤、減空污、減碳,遠離核廢料以及核災夢魘等多元環保價值最大化地兼顧。」

 

【公投意見發表會】黃士修要用核四解空污 蔡中岳:核四還要十五年才能發電

第17案「重啟核四」第三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24日
正方代表:黃士修(提案領銜人)
反方代表:蔡中岳(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

黃士修:比起一輩子不影響生活的核廢料,燃煤空污每天都在殺人

黃士修首先亮出他告發台電核能發電處處長許永輝觸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與瀆職罪的書狀,他表示,核四公投若不通過,犯罪證據都會被湮滅,犯罪者也會逍遙法外,只有公投才有機會重新安檢,「把核四打開給所有人看看。」

接著,黃士修一連串的猛烈砲火,針對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對於核四斷層的說法猛批是「唬爛」,也喊話陳文山提出正式論文,「不要寫一大篇臉書,用詞都是不確定、不排除、可能。」

黃士修還拿出中央地調所網站上的地圖,指出擁有天然氣接收站、儲氣槽、輸氣管的台中位在多條紅色活動斷層上,且長度橫跨縣市、貫穿中部地區,遠比核四廠脆弱。他還稱只要核四廠能夠運轉,中火就能關一半,「比起一輩子不影響生活的核廢料,燃煤空污每天都在殺人。」

強調核廢無害 無論公投結果都會訴求核廢遷出蘭嶼

至於核廢料問題,黃士修端出美國核管會(NRC)用過核燃料的乾式貯存相關照片,他指出照片中的人員都並未穿戴專業防護服,甚至直接抱著乾貯桶都可以。

黃士修並承諾,達悟族有絕對的權利要求移出核廢,他本人會在公投通過的記者上訴求蘭嶼核廢遷回三座核電廠的低放倉庫。他說,希望本島人能理性看待核廢處理,蘭嶼核廢才有可能順利遷出。而即使核四公投未通過,他也會訴求將核廢最終處置與蘭嶼核廢遷出脫鉤,「蘭嶼核廢是我們漢人虧欠原住民族的責任。」

蔡中岳:照正方報告計算 核四廠還需15年才能發電

蔡中岳解釋,若要重啟核四,前兩年必須通過原能會初期安全評估報告,因為核四是過去所建,若要重新申請建照,包含機械、電子、消防、銲接、甚至電池干擾這些東西都必須用新的標準,而台電跟原能會必須要對此展開約兩年的討論時間。另外,再加上5年地質調查、3年以上的環評,安全報告做完後,審查過關還要再花兩年時間,「基本上照那份報告所寫的,大致上核四廠還要花15年,才能真的可以發電。」

過去地質資料不完整 質疑擁核方放寬認定標準

蔡中岳指出,目前核四發現兩條斷層,一是位於外海約93.9公里的正斷層,地震後會超過核四現在的耐震係數。二則是核四正下方的S斷層,依照2013年的地質報告,以及陳文山的研究,「S斷層基本上已經認定它非常有可能是一個活動斷層。」

他也強調,核四在1999年興建,當時的地質資料做得並不完整,才會導致核四如今被蓋在斷層上方,如今就連黃士修手中的重啟規劃書中都提到必須花三、四年補做地質調查工作與分析評估,但正方卻還是一再強調斷層不是問題,「支持核四的人碰到這種標準,都是放寬認定。」

蔡中岳補充,核四不僅是蓋在斷層上的核電廠,還是一座必須再花十幾年才能發電的核電廠,根本無法解決黃士修要用核四來處理的中部空污問題。

高階核廢料十年尺度人類難想像 蔡:並非有錢就能解決

蔡中岳也說,黃士修先前所舉的都不是高階核廢料處理的案例,因為「高階核廢料這種十萬尺度的東西人類現在還很難想像。」雖然目前有相關計畫進行中,但人類使用核電的60年歷史中,仍還沒做到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

蔡中岳提到,黃士修經常聲稱「核廢料有錢就可以處理」,但事實上大多數人都還是不願意接收。台電曾公告台東達仁、金門烏坵是放低階核廢料的永久廠址,但這兩處地方長期是擁核的國民黨執政,至今也都不敢辦公投。

蔡中岳提到,根據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的研究,核四若發生福島等級的核災,又碰到東北季風,輻射塵的影響範圍將從貢寮一路到屏東的三地門,「台灣基本上就是滅島了」。

蔡中岳批評擁核方,「碰到輻射劑量就想要放寬標準;未知核廢料就少算一點;碰到可能是斷層,就不相信地質學者,蒙著頭先忽視;很多核四工程,他們就先放水來欺瞞社會。」

 

*資料來源

整理自環境資訊中心:

https://e-info.org.tw/node/232842

https://e-info.org.tw/node/232851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