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葉金川/期許高端成為公益疫苗

葉金川/期許高端成為公益疫苗

編者按: 新冠肺炎延燒至今已快兩年,期間疫苗陸續問世,近期內在歐美更將推出口服藥。台灣疫苗採購與研發上,在這一年經歷了許多紛擾,隨著國產疫苗之一的高端疫苗獲選WHO團結試驗(Solidarity Trial),國內疫苗該如何放寬眼界、長遠布局,是重要關鍵。

世界衛生組織(WHO)日前宣布針對新疫苗研發展開團結試驗(Solidarity  Trial),選了菲律賓、馬利、哥倫比亞等願意從事人體試驗的國家,從兩百支各國發展中的疫苗,先選了廿支有潛力疫苗,最後通過兩支疫苗,即國產的高端疫苗和美國的Inovio,進行第三期試驗。

新冠疫苗陸續研發問世後,WHO就預測會發生疫苗短缺、分配不均、疫苗保存供應鏈等問題,因此成立COVAX做為分配疫苗的機制,讓貧窮國家也能獲得疫苗。

但是目前WHO認可的六支疫苗,只有AZ疫苗是牛津大學Sarah  Gilbert及其團隊放棄專利,並由WHO及國際NGO支助經費,讓其可以用較便宜的價格購買及分配的公益疫苗。其他疫苗則被國際大藥廠壟斷,價格又偏高,很多中低收入國家沒有疫苗可打。

世衛組織設計團結試驗,就是希望找出更有效、保存更容易、保護力更長、不同的接種方式,如鼻劑,及能應付病毒變異株的疫苗,也解決疫苗短缺、供應鏈和分配不均、保障未來疫苗的需要。

就WHO立場,推動團結試驗疫苗計畫,可將試驗對照組對象固定,盡全力保護他們,同時許多要進行第三期試驗的疫苗可節省經費與找尋對照組的時間,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被當成白老鼠,既不經濟也不道德。

必須佩服WHO有長遠的眼光,尋求解決方案,不被大藥廠牽著鼻子走。

高端疫苗獲得政府「緊急使用權(EUA),讓只完成第二期試驗、用「免疫橋接」取代第三期實驗的疫苗開打。但高端通過的同時,國際疫苗陸續進到台灣,台灣從其他國家及民間捐贈獲得疫苗約兩千四百萬劑,台灣已經沒有疫苗短缺的問題。

政府把高端與其他疫苗並列為第一線疫苗施打,政治人物爭相為其背書,隨進口疫苗愈來愈多,民眾施打高端的意願愈來愈低,政府硬推的結果讓高端變成政治疫苗,願意施打者,有些並不是因為其療效與安全,而是為了支持政黨,這就像揠苗助長,對高端並無長遠助益。

如今,直到現在,高端疫苗只打了一百多萬人,也就是最多可能只用掉兩百多萬劑。剩下的疫苗怎麼辦?高端疫苗在之後的試驗取得成功,建議應定位為公益疫苗,高端的決策者要像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一樣,有長遠眼光及國際觀,自己闖出一條路,創造價值。

從高端研究報告顯示,外推估計可能有百分之九十的綜合保護力,所以獲選為團結試驗疫苗,值得國人開心,也顯示了它的潛力和往後發展的正當性,對高端也是一個機會。高端售價一劑需卅美金,因為要向國外買佐劑,如果世衛組織能解決佐劑問題,降低價格,高端疫苗可發展成保護力與效期比AZ更好的疫苗。

高端是台灣的疫苗廠,不是政黨的,請政治人物放手和閉嘴,不要插手,讓它自己努力,未來才可能變成一線疫苗廠。全體民眾需要支持台灣的疫苗廠,讓科學決定高端的未來。(作者為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理事長)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