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減碳能源轉型不能少

減碳能源轉型不能少

出席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的民進黨立委洪申翰說,這次各國在談減碳,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再生能源發展。

從COP26看台灣 立委洪申翰:綠能3大挑戰待解

出席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的民進黨立委洪申翰說,這次各國在談減碳,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再生能源發展,「我們從2016年決心發展再生能源,民進黨與蔡英文總統的決心是正確的」。不過,他坦言發展再生能源仍充滿挑戰,「第一個是再生能源的法規,還要做再一輪的調適,包括電業法與地熱專法,甚至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也需要因時俱進的修正」。

此外,洪申翰強調,在再生能源市場上,「金融工具的使用,要把資金市場充沛的資源,導引到對的地方。過去5年,再生能源產業覺得很難融資,很難貸款」,代表金融工具沒有跟上。他強調,台灣必須投入更多資金市場與金融工具,去支持再生能源發展,這非常重要。

洪申翰也談到,發展再生能源很容易遇到「土地空間競合」,但他發現各國如歐洲與英國,已經發展出可以複合利用土地的模式。他說,台灣這幾年「出現再生能源發展,在地面型跟農業與漁業產生衝突,但是這些衝突並不是零合或不可解」。

他強調,從COP26經驗來看,各國已經摸索出複合利用的模式,能夠產生雙贏,這是台灣可以參考綠能先進國家累積的經驗,「幫助台灣解決空間資源上,有些表面衝突的困境」。他樂觀表示,如果上述幾個挑戰能夠解決,台灣再生能源的設置量將可大幅提升。

 

中油李順欽:因應碳中和 三策略轉型

中油代理董事長及總經理李順欽表示,因應碳中和政策趨勢,將透過投資逾210億元,新建軟碳製程工場、鈦酸鋰(LTO)材料工場、大林煉油廠汽油減苯及高質化投資計畫及改質瀝青生產中心等計畫,朝「脫油」、「減碳」及「潔淨能源」三大方向,全面加速轉型升級。

李順欽說,生產端將持續調整煉製結構,並朝「減產油品、增產石化品」進行調整,搭配複材中心成立,發展石化材料新事業,優先切入支援半導體、醫療用之特用化學品,更擬研發5G、電動車等應用。

「潔淨能源」除天然氣發電、推動太陽光電系統與地熱發電廠外,中長期開發負碳排相關技術,環保生質塗料、生質塑化材料、汰役電池再利用等,以及跨入初期「氫能」領域。日本積極聚焦開發氫能領域,其與澳洲利用液化天然氣原理所合作的液化氫能模式引發關注。

加油站未來也將隨市場趨勢,打造智慧綠能站,並視能源政策調整,規劃朝單一及複合能源供應(加油/充換電/加氫)方向延續營運能量。以下為訪談摘要:

問:今年各事業體表現?

答:油價持續上漲、大陸石化需求恢復、美德州冰風暴使石化減產、亞洲煉化工場陸續大修等,對核心事業有所提振。不過,受制汽柴油亞鄰最低、1~6月燃料油紓困八折優惠,加上國內疫情爆發,汽油銷量銳減,石油腦與烯烴、烷烴類產品價差縮小,及配合穩定物價,部分油氣價格無法合理反映成本等因素干擾,負面效應已逐漸侵蝕經營績效,營運承受莫大壓力。

問:碳中和因應策略?

答:因應碳中和減碳及油品需求減少趨勢,將朝「脫油」、「減碳」及「潔淨能源」三方向推進。短期持續編列預算投入改善煉化工廠製程,強化區域能資源與冷能之整合利用,建置太陽光電系統與地熱發電廠;中長期開發負碳排相關技術(例如:CCS國內場址調查、開發CCU所需關鍵觸媒技術、建置CCUS示範設備等)、循環經濟技術(如:開發環保生質塗料及生質塑化材料、汰役電池再利用等)及跨入初期氫能領域(如:推動移動式加氫示範站、調查國內產業未來氫氣需求)。

考量人口減少、老化及新能源車崛起,油品需求趨緩;生產端將朝「減產油品、增產石化品」原則,發展石化材料新事業。另推動新建示範級軟碳製程工場、投資鈦酸鋰(LTO)材料示範級試量產工場等電池材料布局,逐步邁入儲電、供電等新能源供應事業。

中油因應碳中和升級部署重要投資

能源轉型少不了公正轉型 公司、政府、工會一定要知道的「轉職經驗談」

全世界如火如荼邁向能源轉型的此刻,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不能被遺忘。當前社會逐步捨棄化石燃料、擁抱再生能源之時,原本投身在化石燃料相關產業的勞工必將面對工作上的巨大變化,而他們的未來該何去何從,就是公正轉型的關注焦點。

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簡稱國際工聯)秘書長巴洛(Sharan Burrow)在第26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的一場週邊會議指出,計畫、信任、透明是邁向公正轉型的基礎,公正轉型必須要有公司、政府、工會的參與,且必須要可以對勞工解釋轉型後會發生什麼事,因此一切都需要有計畫,勞工必須對決策階層有信任基礎,且計畫必須是透明的,否則一切就無法進行下去。

轉型中不可承受之重  氣候大會聚焦化石燃料產業勞工權益

英國工會聯盟(TUC)秘書長奧格雷迪(Frances O'Grady)表示,在減少碳排放方面,沒有人會比在化石燃料相關產業工作的勞工承受得更多。

當前社會正在面臨能源轉型,逐步少用化石燃料,直到有一天完全轉為使用再生能源。而在這個過程中,化石燃料產業的勞工也會逐步轉型為從事綠色工作,然而並非每個綠色工作都那麼理想,因此TUC在細節上和英國政府談判,要求他們保障好的工作機會、福利與薪水。

不過從現實層面來看,奧格雷迪分析,勞工對於轉型普遍感到不適應,因此需要透過薪水、職前/在職訓練等保證,讓勞工逐步適應工作上的轉型,但目前在英國還是有許多勞工處於零小時合約、約聘僱、自僱者的工作狀態下,要求雇主重新訓練工人、讓他們得以面對轉型仍相當困難,因此勞工需要強而有力的後盾。

工會就是勞工的後盾,奧格雷迪說,雖然總是有人會告訴勞工,不用擔心能源轉型,綠色工作在未來等著他們,但他們還是可能面臨被削減工作福利。因此在全球邁向能源轉型時,第一線面臨轉型的這群勞工,他們的聲音必須被聽到,公平且綠色的轉型方案依然是可行的。

轉型資訊要透明  全球產業總工會:勞工必須上談判桌

全球產業總工會(IndustriAll Global Union)能源部部長庫列爾(Diana Junquera Curiel)則指出,他們代表礦業、製造業等第一線的勞工在能源轉型時發聲,勞工確實關注氣候變遷下必須要做的能源轉型,但同時,他們也關心未來的工作變化,是否能夠有足夠的收入繼續維持家庭;在面對轉型時,不可能只是告訴勞工轉型將會發生,並許他們一個樂觀的未來,而沒有任何承諾,相反地,必須讓勞工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因此,資訊透明相當重要,庫列爾說,必須讓勞工知道燃煤電廠、煤礦產業不存在之後,未來的新工作會在哪裡,因為轉型並非易事,勞工並不是那麼容易在同一領域找到類似的工作、職位,透明的計畫對勞工來說非常重要。

她也強調,相關產業的勞工不需要為氣候變遷下的能源轉型付出巨大代價,因為他們就是轉型的一部分,他們必須成為談判的一部分。勞工不能被排除在討論未來工作的計畫,他們有權利知道工作轉型的條件,這就是他們的未來,因此勞工必須要在談判桌上,如果勞工不在談判桌上,則就可能不被規劃在轉型的計畫裡。

沒有人在你失業後,才討論如何面對轉型

庫列爾也說,技術是能源轉型的基礎,但面對新技術也要小心看待,並非所有新技術下衍生的工作都是好的工作,而勞工的期待是合理薪水、有福利的工作,並藉此透過工會擁有與雇主談判的影響力,讓雇主知道勞工的需求,進而保障勞工在面對轉型時的工作轉換,並且讓勞工得以適應。

不過現實是,在討論公正轉型的當下,伴隨能源轉型而來的轉型已經發生了,因此庫列爾認為,必須讓勞工、工會都準備好,「如果沒有準備好,轉型發生時,你就會失去你的工作,沒有人會在你失去工作之後和你談如何面對轉型,你必須要準備好,如果沒有準備好,就會失去為公正轉型奮力一搏的機會。」

「氣候危機不能成為削減勞工權利的藉口。」庫列爾說,面對能源轉型,社會上必須要有解決方案來處理勞工的健康、福利、員工保險、職涯教育等,即使勞工只是整個供應鏈中的一環,卻是重要的一環,公司和政府必須將勞工納入保護傘之下,確保在能源轉型之際,勞工不會被拋下。

拉丁美洲經驗:社會對話是根基、參與是核心

來自智利的美洲工會聯合會(TUCA - CSA)秘書菲格羅亞(Barbara Figueroa)則分享了拉丁美洲經驗,她說,在拉丁美洲談論勞工的基礎,就是社會對話與參與,而社會對話是一切的根基,參與則是一切的核心,唯有尊重、適度的空間和透明化,才可以創造有效的對話。

至於拉丁美洲勞工與環境之間的關係,則可說是無法兼顧,因為在民主決策的過程中,人們關注勞工權益勝過於保護環境,巴西、厄瓜多、智利就面臨這樣的狀態,因此轉型的重點必須放在維護正義、參與式民主和公民社會中。

世界各國在面對脫碳的當下,也面臨了公正轉型的難題,如何兼顧能源轉型與公正轉型是世界許多國家的課題,而台灣也不例外,若響應世界脫碳趨勢,台灣也必須思考如何維護公正轉型。環保署日前提出「氣候變遷因應法」修正草案也已將公正轉型納入,但如何在未來落實將會是一大重點。

 

*資料來源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