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笨蛋,問題在「電價」

笨蛋,問題在「電價」

用電量激增下又無水力發電調節供電,缺電是必然,也可間接歸因於氣候變遷的問題。顯然「氣候變遷」將陸續造成更多缺水缺電的危機。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溫麗琪、林俊旭 中華經濟研究院 綠色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

台灣進入缺水、缺電、缺疫苗的三缺窘境,是天災還是人禍?缺水,是因為雨水不足,可咎因於氣候變遷導致梅雨不來。而因為輸配電作業不順暢,用電量激增下又無水力發電調節供電,缺電是必然,也可間接歸因於氣候變遷的問題。顯然「氣候變遷」將陸續造成更多缺水缺電的危機。

與世界各國水電價相比,台灣的水電價極為低廉,不僅無法收以價制量效果,更無法反映真實供水供電成本,所衍生的管理災難實屬人為。水電費太低,用戶易輕忽使用、形成浪費,更無動機發展節能節水產業。

水電價過低,同時也代表著政府補貼太多。政策未能考量到市場以外的其他因素,放縱資源消耗與環境品質破壞,也無法增加預算來投資水電使用品質改善,產生正面循環。

以台灣的電價為例,明顯沒有解答關鍵問題:「電價究竟反應市場的發電成本,還是促進國家能源發展目標?」

通常民營企業會追求利潤極大化、成本極小化,若台電以民營企業自居,必然選擇以最低的成本發電方式,如化石燃料等,雖能理解,但也實屬可議,因為減碳已是趨勢,不會再有人投資化石燃料發電,以利益為唯一導向的企業,在國際普遍重視企業經營責任的今天,終將被市場淘汰。

事實上,現階段台電是不折不扣的國營企業,運作經營上必須配合政府政策,因此電價不能漲、虧損不能攤,加上政府預算也不會支持,使得整體電價越來越政治決定,也離電力真實市場越來越遙遠。可悲的是,政府對於減碳一事,也拿不出前瞻可行政策、遑論積極作為。

國內長期以來的電價結構亟需檢討。目前電價是反映每度電的平均發電成本,凡發電成本上相關費用,如燃料、稅捐規費、折舊、利息、用人費用、維護費、加上其他營業費用都是成本計算的範圍;將所有成本項目加總、扣除其他營業收入,再加上合理利潤3%~5%,即成為當年度之發電總成本,再分攤到當年度的售電度數,即是電價費率委員參考的平均每度電價,此一費率公式在費率審議過程中,顯然沒考慮到下列三大要點:

一、環境外部成本應該被考量:
空氣污染造成民眾損害,此類環境外部成本卻從來沒反映在電價上,這也就是為何台中火力發電廠沒有關門的可能性,因為燃煤燃氣的發電成本最低。

台灣主要的發電方式來自於燃煤、燃油或燃氣,這些都已經是目前國際上所排斥的發電方式,然而在國內,燃料費用依然佔最大發電成本比例,使得燃料價格的波動也一直主導著國內的電價起伏,卻從未考量民眾在乎的損害。也因此,台灣的電價造成對空氣污染、全球暖化的貢獻比例直線上升,國際上的環保相關排名則節節下滑。

二、穩定供電及電力創新成本應該被考量:
要成為高質化社會,不應發生颱風來襲或其他意外因素就停電、跳電的窘況,更不應存在能源安全疑慮。

然而在台灣,相關突發狀況的成本並未被考量,甚至估算進入電價計算,舉例而言,政府鼓勵智慧電網發展,但截至目前,裝置智慧電錶的台電用戶實屬有限,絕大多數用戶不瞭解本身的電力使用型態,與許多國家為提高用戶對使用量的認知和碳排放的表現,而將智慧電錶視為必備設備的做法差異頗大。

如果將節能、儲能和能源安全等發展的相關成本也被反映在電價上,台灣的電價不應該這麼低廉,台灣的發電選項也可能改變,也會減少我們今天所擔憂的缺電、停電。

三、國家能源發展目標應該被考量:
在費率本身僅強調發電成本的情形下,我們只看到數字,而看不到願景。因為若發電方式選擇燃煤或燃油為原料,相關購煤購油成本即是估算的數字來源。若想達成新的目標,如再生能源發電目標,則必要投資成本和發展所需費用皆須納入電費考量,然而,現下的電價費率公式完全沒有考量這些項目。

在台灣,不漲電價似乎是政府與民間一致的期待,所有思維都還是停留在不增加生產成本,經濟才會好的落伍想法!造成台電沒有創新的動機,也沒有增加相關新技術的投資,這也是為何在國外推動的儲能、新能源、需量競價政策、智慧電網、或再生能源等政策在國內都難以推動的主要因素。為了不讓缺水缺電再來,讓水電價合理化才是正途。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