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朱淑娟專欄:藻礁公投將成案,經濟部應公開完整資訊坦然辯論

朱淑娟專欄:藻礁公投將成案,經濟部應公開完整資訊坦然辯論

珍愛藻礁公投連署已突破28萬9667的法定門檻,距離成案只有一步之遙。公投是人民依憲法授權直接行使民權,但過去一周只看到經濟部提供片面訊息、激起政黨對立、試圖阻擋公投成案。如今藻礁公投可望連署成功,環境議題不需要政治惡鬥,經濟部應提供完整訊息,最後交由公民決定。

藻礁公投是訴求遷址,不是反對政府的能源政策

經濟部提出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理由,是為了提供大潭電廠7~9號機氣源,這涉及三個單位:台電(大潭電廠)、中油(觀塘工業區)、工業局(觀塘工業區專用港)。但因為工業區、工業港選址在大潭藻礁區,引起生態疑慮。

本來這個疑慮可以在環評時充分討論,可惜最後是在政府主導下,專業委員退席抗議、官派委員護航表決通過。在環評會後的記者會中,蘋果日報記者洪敏隆就提問前環保署長李應元:「這是不是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環評會得不到公平辯論,環保團體不放棄,兩年多來開了100多場記者會、要求開聽證會被拒絕、要求設保護區被置之不理,甚至都已面見蔡英文總統,都無法憾動經濟部的決心,最後只好訴求公投。

仔細看公投主文:「是否同意中油三接遷離大潭藻礁海岸?」顯示環保團體並沒有挑戰政府的能源政策,經濟部只要公平辯論觀塘選址的適宜性、是否有可行的替代方案就好,不需要指環保團體反對能源政策。更不要動不動拿缺電、影響經濟發展來恐嚇大家。

民進黨比國民黨縮小範圍?呂秀蓮還參加動工典禮

每次遇到爭議事件,民進黨慣用的說法就是,這是國民黨時代的案子,民進黨已減少開發面積等等,無非就是要強調民進黨比國民黨愛台灣。這次也不例外,經濟部強調已經把工業區開發面積從國民黨的232公頃,減到23公頃。

但這個說法顯然誤導。「觀塘工業區」這塊土地的前擁有者是東鼎液化瓦斯公司,東鼎提出的工業區開發案在1999年4月通過環評定稿本。另外由經濟部工業局開發的「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是2000年9月通過環評,那時民進黨已經執政了。2001年5月28日副總統呂秀蓮參加觀塘工業區暨工業專用港開工儀式。那時工業區的面積就是232公頃。

不過2003年10月是中油取得大潭發電廠的供氣合約,不是東鼎公司。而當時中油評估觀塘海象不佳,不是做接收站的合適場址,2004年7月才會決定到台中港蓋第二天然氣接收站,透過海管供應大潭電廠氣源。

2014年決定由中油蓋第三天然氣接收站,2018年中油以22.8億併購東鼎公司,開啟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設在觀塘工業區的爭議,也是民進黨執政時期。歷史擺在眼前,經濟部如果還要扣藻礁公投政治帽子,是很不智的。

觀塘工業區專用港面積減少不多,還是超過900公頃,環團估計會挖除300多公頃藻礁。(圖/桃園在地聯盟提供)
觀塘工業區專用港面積減少不多,還是超過900公頃,環團估計會挖除300多公頃藻礁。(圖/桃園在地聯盟提供)

開發已縮小面積?工業港還是維持900公頃

經濟部強調觀塘工業區的面積已經從232公頃縮小到23公頃,但其實一開始送進環評的面積還是232公頃,因為環保團體不斷要求,經濟部在2018年1月23日提出「迴避替代方案」,將工業區開發面積減到37公頃。2018年9月26日再提出「迴避替代修正方案」,減到23公頃。

工業區面積減少當然有助於保護藻礁生態,這點要給經濟部肯定,依照過去東鼎公司的計畫,不只要做天然氣接收站,還要做石化、砂石。只不過經濟部刻意不提觀塘工業區專用港,面積減少有限,還是超過900公頃。

比較原方案跟修正案,2000年通過的觀塘工業區專用港面積是944公頃。2018年通過環評的方案,外廓防波堤只比原方案減少7%,填地面積從31公頃減到21公頃,總水域面積還是維持在900公頃以上。

而工業港開發對藻礁的破壞比工業區還大,因為藻礁不是只在裸露區,整個藻礁生態系向外海延伸3~5公里,LNG船要進出工業港區,浚深航道會破壞藻礁,環保團體估計工業港至少會挖除300多公頃藻礁。

2018年7月3日環評專案小組審查時就曾做出決議:「因港灣開發對藻礁生態系有重大影響,站在保育立場退回經濟部重新檢討。」不過這個專案小組的決議,經濟部並未理會,到了環評大會直接翻案。

至於中油公司發新聞稿指「工業港施工海域並無藻礁生態系」,這只是片面之詞,這點不妨在公投成案後多一點公開辯論,讓民眾了解誰是誰非。

20210301-SMG0034-E01-朱淑娟_a_觀塘工業區各方案變更對照表
觀塘工業區各方案變更對照表
20210301-SMG0034-E01-朱淑娟_b_觀塘專用工業港變更對照表
觀塘專用工業港變更對照表

觀塘是第三接收站的唯一方案?其實有很多替代場址

經濟部強調觀塘工業區是「唯一方案」,但2015年9月提出的可行性評估有將台北港、台中港、觀塘港納入評選,最後以觀塘港為主方案、台北港為替代方案。政府提出的替代方案一定也是可行方案,用唯一方案的說法並不恰當。

反而經濟部在環評時的說法還比較好:到台北港時程較久,緩不濟急。選擇觀塘港的原因是這裏已經填地5公頃、環評也通過了,可以縮短時程。而且可以就近供氣,降低南氣北輸的風險,而且北中南三個接收站可以互調度支援。

至於在觀塘是不是較好的方案,這是經濟部基於自己的便利性所做的選擇,如果考量藻礁生態就未必。然而前環保署長李應元在2018年10月3日環評會中說:「台北港做為替代方案是這之間很強烈的意見,但環現差並沒有包括台北港或林口的範圍。」也就是,替代方案在環評時被技巧性切割而沒有討論。

藻礁保育應超越工程技術考量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退休教授劉小如、也是觀塘案的環評委員,她在上周記者會中表示:「任何開發都有環境及社會代價,環評的職責就是評估各種替選方案,找出傷害最少、可以補救、甚至可以挽回的方式,為台灣留下最多的生態、環境資源,照理說環評制度是為了保護全民福址。」

觀塘案是繼國光石化之後,溫度最高、引發最多學生參與的保育運動。發起校園粉紅風暴活動的謝瑞恩說:「還有5、6個月的時間慢慢檢視誰說的對、誰說的錯,而不是使用憤怒性政黨口號,導致大家不理解發生什麼事。」

守護大潭藻礁涉及世代的保育權,不應該只侷限在工程考量,環評失職的地方,就由國民透過公投來行使直接民權,值得好好珍惜。而政府也應該放棄成見,提供完整訊息,共同促成這次台灣難得一見的保育教育。(相關報導:藻礁公投連署從每日6百變6萬 人渣文本諷:民進黨用「這一招」就能讓進步青年敲掉藻礁更多文章

引用來源:風傳媒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