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視我國駐WTO大使懸缺八個月的問題

正視我國駐WTO大使懸缺八個月的問題

《工商社論》指出,自我國駐世貿組織(WTO)大使朱敬一於去年8月底退職,直到今天已過了八個月,我執政當局仍未任命新任大使,世貿組織是我國惟一能在國際舞台一展身手的地方,長期不任命,令人驚訝與不解,對我國國際形象極其不利。

我國長期無法加入國際組織,是以找機會成為觀察員、對話夥伴一直是我政府努力的方向,近日因新冠肺炎疫情,朝野上下莫不希望能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這樣的心情,人人皆懂。然而,對於一個我們好不容易才加入的WTO,政府近年來何曾善加運用?

18年了,我國加入WTO已經過了18個年頭了,何曾有計畫的在這個舞台上發聲,展現台灣的經貿實力,進而影響新回合談判,制定對我國有利的法案?

非但沒有,如今連常駐代表團的常任代表也懸缺了八個月,常任代表通常也以大使稱之,自去年8月底朱大使返國後,我國代表團沒有大使已有八個月,對於一個我國正式加入的WTO,政府尚且如此輕忽,依這種態度,果真來日加入WHO了,又有何意義?

今天多數人可能都不知道當年我國是如何克服國際壓力才能加入WTO,我們如今無法加入WHO,大家都明白其間有中國大陸的壓力,然而,當年入會(WTO)又何嘗沒有大陸的壓力?當年為加入這個組織,國貿局長蕭萬長悉心布局,於1987年一紙命令把後來也成為局長的陳瑞隆調到蘇黎世,苦心經營多年,於1990年初向秘書處提出入會申請,交涉多時,申請案才於1992年獲接受,隨後展開十年漫長的入會談判,能加入這個經貿聯合國,可謂得來不易。

這十年我們既要與美、歐、日、韓等26國進行雙邊諮商,還得通過日內瓦工作小組會議的審查,前後歷經兩百餘場雙邊諮商,11次工作小組會議,我入會案才終於在2001年底的杜哈部長會議獲通過,於次年元旦成為會員,十多年的努力讓我國終於能夠重返國際經貿舞台,於日內瓦設置常駐代表團,與美、歐、日等國平起平坐,提升台灣國際能見度,並讓台灣得以在新回合貿易談判發言,支持國內產業的發展。

我國如願以償成為WTO會員,也成立了中華民國常駐WTO代表團,首任大使由顏慶章出任,這為我國重返國際舞台 踏出了重要的一步,隨後出任的大使有林義夫、賴幸媛、朱敬一,個個都是一時之選。然而,自去年八月底朱大使退職之後,大使懸缺迄今,執政當局竟可以讓這個重要職位懸缺八個月,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這個輕忽的態度傳諸日內瓦,非僅有損台灣國際形象,也對不起當年披星戴月,不眠不休的談判官員。

更讓我們不能理解的是,今天的總統蔡英文還是當年入會談判的顧問,對於我國得來不易的參與機會瞭若指掌,怎可令其荒涼至此?再者,WTO今年即將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舉辦第12屆部長會議,如今我駐日內瓦代表團竟無大使,豈不遭人恥笑,這豈是口口聲聲要重返國際舞台者應有的態度?

雖然,WTO杜哈回合談了19年迄今仍未完成,加以上訴機構又陷於癱瘓,立法、司法兩權皆遭打擊,然而我們相信這只是短期的現象,WTO仍將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經貿組織。此刻在這個舞台上,台灣非僅不能怠忽,更要竭力以爭取在貿易規則訂定上的影響力,我們若連這一點雄心都沒有,非僅辜負了昔日十年談判,也對不起國內產業,他日我企業在國際上遭不公平對待,我們這個連大使都沒有的代表團,能為台灣說什麼話?又如何捍衛台灣企業的利益?

因此,我們要提醒執政當局,現今不要只會談WHO,多看看WTO吧,一旦這波疫情還要持續下去,可以預見的未來,保護主義勢將更為猖獗,貿易戰勢必更為激烈,台灣廠商的外貿也將面臨更多反傾銷、反補貼、防衛措施等不公平的對待,而要化解這些不公平,正有賴一個壯大的常駐WTO代表團做為台灣企業的後盾,否則屆時業者孤立無援,台灣經濟必將重創。

須知,我國出口依賴度逾六成,外貿可說是台灣經濟成長的唯一動能,即令民間投資這樣的內需活動,其緩急亦取決於外貿的發展,這也是當年台灣急欲加入WTO的原因,不要以為首季我們的經濟成長率1.54%優於亞洲鄰國而沾沾自喜,也不要以為台灣疫情較輕而以為經濟足以自保,因為一切仍在未定之天,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只要全球貿易衰退,台灣就沒有好日子過,如何讓台灣擁有一個可供公平競爭的外貿環境,正是今天政府最重要的工作,若不儘速任命我駐WTO大使,將置台灣經濟於險境。

我們再次呼籲執政當局,正視我國進入WTO這個得之不易的成果,儘速任命合適的大使,但切勿以政治考量任命非專業人士出任此一重要職位,如此方可鼓舞我代表團士氣,也才能捍衛台灣的經濟利益,並提升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