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李鴻源:唯有上位計畫 台灣才有未來

李鴻源:唯有上位計畫 台灣才有未來

公共建設不能任由企業把持發展,國家需要國土上位計畫。以台灣這個不大的島嶼,只要把土地容受力算出來,不論是經建計畫、都市計畫、交通建設的規劃都有堅實的依據,而不是任由官員或政客隨便喊價、隔空抓藥,就像前瞻計畫被質疑為綁樁或是消化預算,卻看不到前瞻的基本精神。

還記得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當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參選,我是他的重要幕僚,當時我們針對外交提出的主張是「台灣的外交政策前提就是兩岸關係」,沒有兩岸關係,台灣很難談外交,因為其他國家都看中國的臉色,沒有中國點頭,多不敢跟台灣交往甚至合作,從這樣的現實看來,兩岸關係就是台灣外交的上位計畫。

 

部會各自為政

 

想在議會通過,我只能說難度相當高,除非是中央力挺或是極力要求,也就是要有行政院的強力奧援,才有可能成事。

 

可想而知,在我之後,沒有人要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傻事。

 

公共建設不能任由企業把持發展,國家需要國土上位計畫。以台灣這個不大的島嶼,只要把土地容受力算出來,不論是經建計畫、都市計畫、交通建設的規劃都有堅實的依據,而不是任由官員或政客隨便喊價、隔空抓藥,就像前瞻計畫被質疑為綁樁或是消化預算,卻看不到前瞻的基本精神。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沒有國土上位計畫,很多單位都是為計畫而「做」計畫,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輕軌,為做輕軌而設計輕軌,有沒有這個需求?養不養得起?沒有人有答案。

 

大眾運輸離開雙北,幾乎都是政府在貼錢,確實是目前的困局,但不能因此就不做輕軌,因為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有百分之十四的人都超過六十五歲,到二○三○年快速增加到百分之二十,躍升為超高齡社會,屆時桃園以南、尤其是中南部沒有大眾運輸系統,老人該怎麼辦?這樣的情況,我們不需要擔憂嗎?

 

但問題不應該簡化為要不要蓋輕軌,而是在蓋輕軌之前,寧可多花兩年時間訂出國土上位計畫,訂出具體的目標,距離二○三○年還有十一年的準備期,很快就會到。記得我在內政部講這些話時是在二○一三年,我們已經錯失六年,在這六年期間又推出一堆荒謬計畫,就是因為大家都不做基本功課,部會都各自為政。

 

我要強調的是,台灣不應該為做國土計畫而做國土計畫,而是要有上位計畫,有了上位計畫,國家才會有未來二、三十年的目標,部會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一步一步往前走。

 

在上位計畫確認後,各部會都要提出相關計畫。國土計畫需要的內容分為好幾層,從人口分布、教育水平、資源分布等等,聚攏成為龐大的地理資訊系統,再算出土地容受力、災害潛勢圖,接下來才會有區域計畫、都市計畫,在這樣的基礎上才有交通建設,從道路、台鐵、高鐵到輕軌。

 

當要設置科學園區,要先知道勞工在哪裡,後面要有學校栽培所需的技術和人才,從職校到大學作為支撐。今天新竹科學園區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擁有所有的條件,包括清華大學、交通大學還有工研院都在新竹,周邊有寶山一號和二號水庫,有土地、有水、有電力、有勞工,造就所有成功的可能。

 

可惜的是,今天到中南部,會看到多年的問題仍舊存在,從未有所改變,以近年常談到的「五缺」來說,從缺水、缺電、缺土地、缺勞動力到缺人才,若是能把產業往中南部移動,人口自然會隨著產業走。

 

然而,台灣卻常常是為做科學園區而做、為做高鐵而做高鐵,都只有單一目標,為發展產業、或是發展交通,卻沒想到這些都可以放在一起談,達到真正的雙贏。

 

國土計畫是台灣建設的上位計畫,人口結構卻可能是所有規劃的上位計畫,舉例來說,因應人口愈來愈老,產業必須跟著轉型、都市也要重新設計,設計適合老人居住的城市,以及適合老人的交通運輸系統。

 

只是現在的政府,都忙著在解決昨天的問題,根本不敢想明天的問題。

 

政府公務員解決了今天和明天的問題,但有沒有人幫我們思考未來的問題?我認為這就是智庫該扮演的角色。未來的問題因為全球化和全球暖化愈趨複雜,甚至還需要和其他國家合作,才能解決國內的需求,例如人口紅利國家在東南亞,我們要如何和他們互補達到雙贏,其中牽涉教育政策和移民政策等等。

 

關鍵在於缺乏上位計畫,後續什麼都做不了。

 

為國家定錨

 

上位計畫,簡而言之就是為國家定錨。還記得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當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參選,我是他的重要幕僚,當時我們針對外交提出的主張是「台灣的外交政策前提就是兩岸關係」,沒有兩岸關係,台灣很難談外交,因為其他國家都看中國的臉色,沒有中國點頭,多不敢跟台灣交往甚至合作,從這樣的現實看來,兩岸關係就是台灣外交的上位計畫。

 

但我們連國家定位至今都不清楚,以致在許多產業政策上失焦,例如前幾年吵得沸沸揚揚的桃園航空城。以台灣的需求而言,並不需要這麼大規模的桃園航空城,要成功的關鍵在於兩岸關係,若能成為亞太運輸的一個熱點就有發展的可能,當然前提是我們自己有沒有智慧設置防火機制,和中國大陸合作,達到雙贏,又避免許多國人心中的疑慮。

 

但到今天,桃園航空城似乎無疾而終,這不是桃園市所能決定,而是中央的政策,當中央都不清楚國家定位,航空城又要如何定位?

 

上位計畫,對今時今日台灣的重要性,不言可喻。沒有上位計畫,國土只能繼續破碎,當前瞻(計畫)空有前瞻之名,對於各方勢力角力,只能繼續妥協。國家的未來,令人擔憂

引用來源:中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