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政治》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 反思民主制度

政治》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 反思民主制度

編按: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文教基金會,和台灣研究基金會合辦25年來規模最大的政治學學術研討會,針對「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 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邀請30名重量級的國際政治學學者與談。會中除反省當代西方選舉民主制外,也提出中國貢獻其他政治制度觀點的可能。

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文教基金會,和台灣研究基金會合辦25年來規模最大的政治學學術研討會,針對「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 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邀請30名重量級的國際政治學學者與談。

根據聯合晚報報導,與會的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John Dunn,目前在劍橋大學政治學任教,主要研究西方自由主義。他表示,探討自由主義,從某些角度來看,其實是對自由主義欠缺了解,它在政治經濟社會有什麼應用,都是見仁見智,自由主義不算是社會發展理論,只是時代產物,它沒有充分反映出人類社會特點,所以從政治科學角度來看,自由主義並不是政治對話的話題。他也表示,台灣所選擇的是選舉式民主制度,過去這種民主制度帶來很多混亂現象,包含美國和英國。選舉式民主制度實施結果,到底選民作出什麼選擇充滿不確定性,選出來的政府無法確保政策延續與一致,這是民主制度必須付出的代價。

研究全球貧窮與全球秩序的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Thomas Pogge認為,傳統的世界秩序,統治是權力,這些規則不是以價值為基準,是為了保護國家而存在。如何判斷一個國家發展好不好,人民自由、免於暴力、享有選擇生活方式、選擇參與政治,這是進步的重要指標;自由主義安排人類互動方式,包括基本權利與司法體系,但自由主義設計方式不見得好,也不是好的政治工具。

加拿大籍學者Daniel Bell也說,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主要缺點是在制度本身,無法確保選舉人是否適格,此外,這種西方選舉制度僅有公民具備投票資格,但不具備公民資格的兒少與外國人,利益無法獲得保障。

會中有其他學者提問,社群媒體的興起,造成許多事實真相被扭曲與誤解,是否對選舉造成影響?目前在劍橋大學政治學任教的John Dunn認為,社群媒體不光是在美國,很多國家都有這樣奇行,尤其中國大陸更對媒體進行控制,但這不是理想的方案,這些體制必須加以修改,否則會造成世代反抗,這是現代國家政府要學習的地方。

與會者還有加拿大籍的北京清華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教授貝淡寧(Daniel A.Bell),他在會中指出,中國共產黨集體領導的賢能政治(Political Meritocracy),有別於西方「一人一票」民主模式,提供了一個有效的治理模式。中國更可能在數十年內便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

根據東森新聞報導,貝淡寧提到,「天下」這個概念最早由中國所提出,中國治理哲學長期講求和平,尤其在推動世界大同時,政治領導人不能因為追求國家利益,就罔顧其他國家的權益,過去西方民主霸權就是沒有遵循這點,推動世界大同時,讓其他國家的發展被邊緣化,「這就是中國崛起給我們的教訓,其實國家發展不一定只能選擇西方民主模式。」

貝淡寧在會中說明,西方「一人一票」選舉制度,缺陷在於無法保證選舉人是否合適;對於不具備公民投票資格的兒童、青少年與外國人,也無法保障他們的利益。反之,中國的「賢能政治」一方面能系統化的栽培政治接班人,也能夠幫助他們培養長遠視野。僅管「賢能政治」仍有像是貪腐與環境污染等瑕疵,但相較於「缺乏學習能力」的西方民主政治,中國當局更能夠不斷以歐美國家過去所犯下的錯誤做為借鏡,整合出更完善的政治模式。

對於會中討論的民主選舉制度,我國思想界學者錢永祥老師也提到不可輕視選舉民主。

根據錢永祥老師於聯合報的評論中指出,長風文教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舉辦研討會,邀請到英國的鄧恩等國際著名學者來台,深入檢討民主體制的問題。從報紙的報導來看,幾位學者均對選舉式的代議民主,表達了不滿與批評。

在今天的台灣,由於民主體制的運作令人民失望,民主製造的問題多於解決的問題,甚至流為「民主內戰」;也有不少人對於民主抱持著懷疑甚至否定的態度。此時此地,這幾位外國學者的批評,很可能會引起相當的共鳴。不過,任何制度都有其陰暗的一面;我們在批評與警覺之餘,對於民主的正面意義,應該也有清楚的認識。

一人一票的定期選舉制度,在許多國家被視為進入民主的門檻。常有人指出,選舉不應該成為民主體制的核心,公民不能只是選民。但是選民手裡的一票,確實又具有關鍵的意義。這種意義何在呢?

回頭看西方國家的民主化過程,公民的投票權一直是爭取民主的鬥爭焦點所在。「公民」身分原先只限於社會裡的少數強勢菁英,只有他們才有選舉權。但是其後幾百年來的民主化,其實就是選民範圍的擴大,從財產開始,一項又一項的限制陸續解除,選民不再受教育程度、宗教、性別、種族等等限制。民主化,實際上首先是選民化,也就是讓原先被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的人們,手裡拿到一張選票。

選民的一張票,為什麼那麼重要?很簡單,成為選民,就是取得了平等的政治權利,然後才有條件開始爭取其他的權利。婦女沒有投票權,就無從爭取性別的平等;工人沒有投票權,就無法爭取階級的平等;黑人沒有投票權,也很難爭取族群的平等。身為選民,你的一張票不僅維護了平等的政治身分、政治權利,也開啟了各種社會權利、經濟權利、文化權利。你投下一張票,並不代表也贏得了這些其他的權利;不過沒有這張選票,你根本不具備平等的政治人格。

在今天,民主制度的名聲非常不好。在許多國家,選民選出了不高明的領導人,或者藉公投推行不明智的政策。在台灣,頻繁的選舉製造了衝突與混亂,國家的發展無法做長期、穩定的規畫,資源隨選舉的需要而浪擲,選舉戰場上的勝利者更是趾高氣揚踐踏法治,企圖消滅政敵,掌控一切。但如果因此回頭懷疑民主選舉的意義,懷疑選民手中一票的關鍵價值,當然是因噎廢食。

從這些學者的說法來看,他們並沒有指出任何取代選舉民主的方案。事實上,選舉當然並不是產生統治者的唯一方法;甚至於並不能保證選出理想的領導人。不過,如果人民想要維護自己的平等參政權利,以便為自己保留一份尊嚴,不被有權有勢者踐踏、忽視、歧視,那麼珍惜、善用手裡的一張選票,其實是唯一可靠的辦法。

參考來源:東森、聯合晚報、聯合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