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向年輕人致歉

向年輕人致歉

王伯元
最近在台大做了兩次演講,討論台灣當前所面臨的一些問題。看著台下學子年輕稚嫩的面龐,我的心中實在感觸萬千。再過幾年當這些人跨出校園步入職場,迎接他們的會是怎樣的局面?我們這一代,歷經台灣由貧至富,創下傲人的經濟奇蹟,但卻也在這十幾年內讓榮景翻轉,由盛至衰,未來又要將什麼樣的國家交到他們手上呢?

最近在台大做了兩次演講,討論台灣當前所面臨的一些問題。看著台下學子年輕稚嫩的面龐,我的心中實在感觸萬千。

再過幾年當這些人跨出校園步入職場,迎接他們的會是怎樣的局面?我們這一代,歷經台灣由貧至富,創下傲人的經濟奇蹟,但卻也在這十幾年內讓榮景翻轉,由盛至衰,未來又要將什麼樣的國家交到他們手上呢?

以產業來說,高科技業是台灣命脈,尤其是半導體和資通訊產品,國際市占率極高,居世界屬一屬二。但這幾年面對中國及全球供應鏈的威脅,很多產業遭遇生存危機。即使如半導體這樣的優等生,面對對岸傾國家之力的扶植,領先差距正快速縮減中,再不正視並積極應對,台灣的未來將更艱困。另外,為了增加競爭力,企業透過整合、併購,來增加產業規模,這也是世界潮流。但台灣公司的本益比偏低,平均僅在十至十二左右,甚至有些公司股價低於淨值。偏低的本益比,讓台灣產業在國際併購競爭浪潮下處於不利地位。政府應即早謀思對策,讓產業做好與全球競爭的準備,避免成為國際併購的犧牲對象。

政府任何政策都左右台灣未來的榮衰,不可不慎。特別對於產業,更應全盤考量,審慎評估,否則一旦方向錯誤,未來要花更多的時間及代價才能彌補一二。過去的戒急用忍政策造成經濟停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這幾年政府積極鼓勵年輕人創新、創意、創業,立意雖佳,但創新創意如果不能商品化,就無法落實於創業。同時過多「小確幸式」公司,不足以創造可以支持台灣經濟的產業,對於整體的競爭力並無幫助。更何況創業風險高,年輕人一窩蜂地投入創業潮,未來可能衍生很多社會問題,不得不慎。政府應該有更宏觀的產業政策,為國家未來主人翁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很多人常不滿於現代年輕人的一些表現,認為他們素質低落、缺乏競爭力、不夠積極,抗壓性低,卻忘了是我們制訂的教育政策,塑造了他們的特質。

教改強調無壓力學習,讓學生從小就習慣輕鬆;廣設大學,讓錄取率高達八成以上,不需用功也有學校可念:又破壞了職教系統,讓很多原先不愛念書,但可以學習一技之長的學生,成了不符合企業所需的通識人才。我們也常常批評新世代缺乏國際觀,不能與全球接軌,卻也忘了整個社會環境並沒有提供他們寬闊的視野。媒體整日放送的是雞毛蒜皮大的「國內要聞」,關心的是明星女模的腥羶八卦,又怎麼能怪年輕人與世界脫節,坐井觀天呢?更可怕的是,我們這一代人是否還在持續製造錯誤?

教改餘毒未清,十二年國教又倉促上路,過分強調齊頭平等,卻忽略菁英教育。對比各國積極培育人才,未來台灣年輕人將面對更嚴峻的挑戰。

每個年輕世代都承繼著前一世代抉擇的對錯,也要要處理上一代未完成的任務及挑戰。台灣目前中央債務六兆,地方債務一兆,加上年金等潛藏性債務十七兆,二○一四年政府負債高達廿四兆。○至十九歲的年輕人平均每人要負債四百五十萬,等於一出生就要負擔這代爺公伯叔揮霍的苦果。同時如果將負債總額除以國內生產毛額(GDP),比例已高達一百六十%,等同於希臘破產時的狀況。

面對這樣一個經濟惡化環境,無怪乎年輕人不想生小孩,相對也使台灣社會老齡化狀況越來越嚴重,未來勞動力缺乏,接棒世代要背負更多的歷史共業及責任,痛苦可想而知。

台灣現況已如同重症患者,雖未病入膏肓,但也情況危急。然而許多政治人物卻還在粉飾太平,創造台灣還是世界中心的假象。知識分子也自掃門前雪,深怕說實話的結果,被扣上唱衰台灣的大帽子。我不想做一隻烏鴉,但卻必需指出台灣目前確實問題重重,一定要有大刀闊斧的改革,砍掉重煉,才能有浴火鳳凰重生的機會。

總統大選將登場,各參選人也提出林林總總政見,我盼望不管何人當選,都能實現諾言,將台灣帶出困頓的泥沼。至少,應該還給年輕人一個穩定的經濟狀況,一個有希望的生活環境,以及一個有競爭力國家社會,讓他們可以為自己的前途打拚。

引用來源:王伯元,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