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三贏的馬習會

三贏的馬習會

蘇起
對馬總統而言,他念茲在茲兩年之久的馬習會終於實現,內心的喜悅可以想見。毫無疑問,明年他卸下重擔以後,他的大陸政策絕對是他留下最重要的政治資產。但我們更關心的是馬習會對台灣的意義。首先,馬習兩位領導人共同背書10年前經「連胡會」建立的「九二共識」,更加確立它是兩岸和解的政治基礎,既有繼往也有開來的意義。

對馬總統而言,他念茲在茲兩年之久的馬習會終於實現,內心的喜悅可以想見。毫無疑問,明年他卸下重擔以後,他的大陸政策絕對是他留下最重要的政治資產。但我們更關心的是馬習會對台灣的意義。首先,馬習兩位領導人共同背書10年前經「連胡會」建立的「九二共識」,更加確立它是兩岸和解的政治基礎,既有繼往也有開來的意義。

但「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之間一直具有微妙的差異。「九二共識」是兩岸共同宣示的政治符號,而「一中各表」則為台灣單方面宣示而大陸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說法。此次馬習「求同」的同時,馬總統也不忘「存異」。他讓習近平清楚了解「一中各表」的涵義;他提到台灣民眾關心的飛彈、國際空間、經貿國際組織、經貿協議及互設辦事處等議題。這些都可能緩和國內部分人士的疑慮。

但更重要的是,「現狀」的定義有了最權威的詮釋。筆者曾多次批評,馬總統過去只專注政策的推動,嚴重忽略政策的詮釋,以致幾年下來許多民眾只看到政策的表面(尤其是狹隘的經濟面),而不明白政策後面還有更大更深的涵義。話語權喪失至今,連「現狀」的定義都幾乎變成了「一邊一國」;而有人「突然」提出「維持現狀」的說法,許多人居然也見怪不怪。這次「現狀」的締造者馬總統透過馬習會,可說確認了「現狀」的內涵其實是非常豐富的,絕對不是空口一句話就可掩飾過去。這應是馬對自己過去缺失的補贖,也是對真實歷史的交代。

習主席自我設定的觀眾可能比馬總統還廣闊,思慮也更深遠。針對台灣政府與民眾,馬習會大大提升了台灣的國際能見度。習還展現彈性的一面,同意在第三國會面、相互稱呼「先生」而不是官銜、「不簽協議」等,都有助於滿足台灣尊嚴的需求,降低台灣的不安全感。至於把「九二共識」這個「定海神針」從兩岸推到國際,就讓全世界都知道這是北京退無可退的立場。它強硬的政策意涵,不言可喻。

最重要的,藉著這次馬習會,習再次展現他大開大闔的行事風格。多位曾與他接觸過的美國前官員近年一致指出,習近平遠比他的幾位前任更敢於「冒險」。這次馬習會突然成局,可說再度印證了他們的觀察。問題是,「冒險」有軟硬兩面。他可以如此軟,當然也可能那般硬。作為較小的一方,我們在慶喜馬習會的同時,實在不應輕忽可能硬的後手。

國際社會的眼光又與台海兩岸不同。已經獲得全球讚賞的兩岸和平發展,仍被許多國際人士視為「不正常」。為什麼?放眼今天全世界,真的沒有另一個地區,一方面經濟文化關係如此緊密,一方面政治軍事外交領域仍然緊張甚至對立。偏偏這個「經熱政冷」的「不正常」局面是發生在唯一可能把美中兩強吸進戰爭漩渦的台灣海峽。馬政府過去七年從確立「九二共識」為基礎、降低敵意、恢復對話,直到兩岸直航、簽訂多項協議與部會首長會面等等,努力紓緩原本過度緊張的兩岸政治面,從而把整體兩岸關係由「不正常」推向「正常化」。這些努力讓台灣海峽成為今天驚濤駭浪的東亞海域中唯一寧靜無波的地方,也為馬總統的大陸政策贏得國際社會的高度肯定。

最近,由於台灣選舉在即,一般預料這個「正常化」的過程在明年極可能中斷,而「不正常」局面也可能轉趨冷冽甚至危險。但因各國咸不願對台灣民主選舉多所置喙,所以內心雖然焦慮,卻不願多言。馬習會既然標誌「正常化」過程又更往前推進了一大步,就讓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更為安心,乃紛紛表達了歡迎之意。

馬習會幾小時就落了幕,但它的後續影響才剛要開始。由於馬習會不只破了冰,餘波還飄盪全球,未來的相關變化很難不受到它的節制。

引用來源:蘇起,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