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陸客中轉優勢已失 須務實互惠

陸客中轉優勢已失 須務實互惠

中時社論
夏張會落幕,我方殷切期待的陸客中轉與航路優化脫鉤問題並無共識,在兩岸關係烏雲籠罩、前景不明之際,陸委會依然樂觀期待年底前能有所突破。陸委會的樂觀,或有不為外人知的客觀理由,或只是主觀的期待。但我們必須坦率指出,陸客中轉的最佳時機已過,縱然大陸願意勉強讓利,卻必須付出犧牲商業利益的代價,那麼,台灣願意付出多少政治利益作為交換?

夏張會落幕,我方殷切期待的陸客中轉與航路優化脫鉤問題並無共識,在兩岸關係烏雲籠罩、前景不明之際,陸委會依然樂觀期待年底前能有所突破。陸委會的樂觀,或有不為外人知的客觀理由,或只是主觀的期待。但我們必須坦率指出,陸客中轉的最佳時機已過,縱然大陸願意勉強讓利,卻必須付出犧牲商業利益的代價,那麼,台灣願意付出多少政治利益作為交換?

陸客中轉是指讓大陸居民從大陸搭飛機到台灣的機場停留,再轉機前往兩岸以外的其他地方,航空及觀光等業者認為將能夠為台灣帶來很大的經濟效益。簡單的說,這就是20年前「亞太營運中心」計畫中的轉運中心構想,但當年亞太營運中心因兩岸關係陷入僵局,缺了大陸這塊拼圖而告失敗。

經過20多年時移境遷,大陸已快速蓋出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個更現代化的機場,多家航空公司經過多年激烈的商業競爭與汰弱留強,機隊規模與經營體質早已名列世界前茅。台灣現在想再搞陸客中轉,吸引大陸民眾來台轉機,坦白說,縱然不能說完全無效益,但最佳時機已過、商機已減少。

更何況從某個角度言,此時要對岸配合陸客中轉,等於要求割肉給台灣。而台灣內部對所謂「海峽中線」,或者說是「優化航路」議題歧見仍深,空軍堅持不讓步,國安部門也有疑慮,綠營人士更期期以為不可,政府既然沒有妥協的空間,又豈忍要求大陸割肉讓利。

不過,從陸客中轉案例,回想過去20多年兩岸的經貿往來,不是就有許多曾經存在的巨大商機,被無謂的政治考量給扼殺嗎?從李登輝時代的戒急用忍,到阿扁的「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再到「積極管理,有效開放」,即使到了被綠營批為「傾中」的馬政府,還是處處設限。更讓人感嘆的是,至今台灣仍一再重演此一情況。

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卡住所有想去大陸投資的大型企業與大型投資案,台塑不能去投資輕油裂解廠、大型石化廠,裕隆也不得去大陸蓋汽車廠,結果是大陸的石化產業被全球幾大廠商占住,大陸汽車工業抬頭,台塑、裕隆再無機會,頂多去「參股」。台灣視若珍寶的晶圓代工,台積電一直被卡住,在大陸成立「友好企業」和艦的聯電則在扁執政時遭「司法追殺」;當政府迫於時勢終於開放投資八吋廠時,大陸已培養出自己的中芯國際晶圓代工廠,反過來與台灣競爭。在大陸面板產業仍為荒漠時,對岸虛位以待友達前往投資,但馬政府三卡四卡,當終於開放時,大陸本土面板廠羽翼已豐,韓廠也插旗成功。

由過去的教訓可以看出,台灣該作的不是把自己尚有優勢的產業綁住,限制其赴大陸投資,反而應該盡快開放及推動台灣具有優勢的產業赴大陸投資,先行搶占市場;而不是三拖四延,待對岸產業已成氣候、甚至占光市場後才開放。從這個角度看,台灣現階段尚有優勢的產業,大概就是服務業、金融業。遺憾的是這次政府不卡,卻換在野黨與民間卡。兩岸服貿協議完成簽署,在野黨要逐條審查,最後再來一個「太陽花學運」,讓服貿無法上路。

服貿卡關這段時間,我們看到的是原來台灣拿到的服貿條件,香港也取得了,接著是中韓FTA完成,韓國也拿到了,台灣原來該有的先機與商機,全沒了。因為服貿卡住,這兩年兩岸金融監理機關的會議「金銀會」也算是白開了,因為無法有任何進一步的開放互惠措施;所以我們就看到兩年前中國工商銀行參股台灣永豐金控20%股權、投資200億的案子,日前宣布「難以執行」而告終,許多兩岸金融合作、參股的案子全部原地踏步;更早前的中國移動參股遠傳電信也在延宕多年後結束。

兩岸經濟合作的停滯甚至倒退,在過去兩岸經濟體規模差距沒那麼大、台灣產業競爭力領先幅度明顯時,可能各傷五分;但產業領先幅度縮小,總體經濟規模差距卻高達20倍的今日,台灣受的傷絕對遠大於對岸,甚至對岸可能毫髮無傷,因為它可以從全球其他國家取得資源。

我們曾經錯失許多機會,未來是該記取教訓,別重蹈覆轍了。而政府在設定兩岸經濟合作協商與談判議題時,也必須接受兩岸經濟強弱變化的現實,先理解兩岸各自的優勢與劣勢,再找出互補、互惠、互利的議題,才是正道。

引用來源: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