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蘇迪勒颱風重創新店與烏來的省思 別再讓《國土計畫法》躺在立院

蘇迪勒颱風重創新店與烏來的省思 別再讓《國土計畫法》躺在立院

潘子祁
離大台北都會區僅30分鐘的烏來,歷經蘇迪勒颱風後斷水、斷電又斷路,再一次喚醒人民對土石流的災害意識。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簡稱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陳振宇認為,台灣地質年輕又多雨,「每座山頭都有可能發生土石流,」治本之道應是趕緊通過《國土計畫法》,確認每個地區可發展的程度,並進行政策配套讓「潛在災民」遷徙,終身不再受土石流威脅。

烏來土石流致災原因:地質和大雨

蘇迪勒在新北烏來、桃園復興造成多起土石坍方和土石流,目前烏來最嚴重的情況為「道路阻斷」。前往現場勘災的水保局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陳振宇認為,「先天地質加上大雨」,是造成烏來成孤島、合流部落遭滅村的主因。

這次烏來與新店地區受創最嚴重共有3個區域,一是新烏路(台9甲線)的忠治里、福山里,多處土石坍方、土石流阻斷道路、砸毀民宅;其次是南勢溪和新店溪匯流處的「溪洲部落」,因雨量太大、溪水宣洩不及而產生淹水,第三則是平廣路因土石坍方造成平廣溪阻塞,引發淹水。

陳振宇解釋,整個烏來地區的地質以「變質砂岩」和「頁岩」為主,而兩者又像「大理石蛋糕」一樣互相沉積、堆疊;但頁岩質地軟、易風化破碎,因此一下雨,就會導致頁岩滑動、被沖走,形成土石坍方、拉扯樹林,大量木、石就會隨著雨水橫流,成為極具破壞力的「土石流」。

而從歷史氣象紀錄來看,88日烏來地區就已降下超過750mm的雨量,超過200年頻率,「因此先天環境加上後天誘因,是引起這次坍方、土石流的原因,也讓烏來路斷成為孤島。」陳振宇解釋。

從google earth影像列出此次新店與烏來的災區分布情形。(圖/水保局提供)從google earth影像列出此次新店與烏來的災區分布情形。(圖/水保局提供)

開發山區道路容易致災,盼《國土計畫法》快通過

目前烏來區福山里有2條土石流潛勢溪流,但現在出現土石流災情的地區都是新地點。陳振宇認為,台灣整體地質年輕、地勢陡峭,「只要大雨降下來,都有可能出現土石流,不是只有烏來、合流部落特別容易發生土石流。」

不過他坦言,許多深山鬧區,過去可能就是「土石流沖積扇」。陳振宇表示,合流部落的DF032土石流潛勢溪在2004年艾利颱風、海馬颱風都有出現土石流,2009年時才正式劃入土石流潛勢溪流,且地質調查時也發現合流部落本來就在「土石流沖積扇」上,因此現在崩塌「也不意外」。

而像台9甲線這種從「山腹」開闢的道路,很容易崩塌。陳振宇說,一般而言山會有陵線,而為了開闢山路,會將山的坡腳,也就是「山趾」切除,施以擋土牆,再打造路基供汽車行駛,卻因此造成山體結構不穩,容易崩塌。台9甲線、蘇花公路都是非常典型的案例。

因此,要真正確保人民的身家安全,「最根本的就是趕快通過《國土計畫法》,確認那些地區不能使用、那些地區合理使用的範圍是多少,」陳振宇說,這樣一來才能確定那些居民住在土石流高危險區,並由政府提供配套性的政策遷移。否則現階段水保局能做的,就是發布土石流警戒,請居民撤離。

烏來忠治里的崩塌分析,與道路建設不無關係。(圖/水保局提供)烏來忠治里的崩塌分析,與道路建設不無關係。(圖/水保局提供)

日本經驗顯示居民也不愛疏散,須時時進行防災宣導

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陳振宇。(攝影/潘子祁)土石流防災中心主任陳振宇。(攝影/潘子祁)

「其實日本人也很不愛避難疏散,」陳振宇坦言,2013年萬宜颱風侵襲日本時,他在日本修讀博士班,正居住在京都宇治川旁,當時颱風在當地降下200mm不等的雨量,「和台灣比根本沒什麼,但卻破了當地各個監測站的觀測紀錄。」

當時地方政府已發出「疏散簡訊」,並派出宣傳車大力廣播要市民前往避難所疏散,他帶著忐忑又好奇的心前往指定避難所,「結果可以容納1000人的國小,現場包括我也只有7個人,」讓他大呼「原來日本人也沒有要疏散的意思。」

陳振宇說,大家都以為日本人非常有秩序與守法,但是在面對災害時會和台灣人一樣,常以「住在這裡2、30年都沒看過你說的災害」為由而拒絕疏散,或許這是人們面對災害時的共通性格,但他提醒身處在颱風、土石流頻仍的台灣,「居安一定要思危。」這些天災其實都是「正常自然現象」,但如何讓它對人的傷害降到最低,則絕對依賴民眾的警覺性。

引用來源:上下游新聞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