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光電咖啡、幽靈禽舍,農業大棚光怪陸離

光電咖啡、幽靈禽舍,農業大棚光怪陸離

聽聞最近農政單位要稽查農業設施附屬綠能設施的案件是否有落實農地農用,一些光電農業大棚業者開始種植耐蔭性的植物,如咖啡。

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口中「農地利用結合綠能與農業經營」,透過地方首長包裝成「光電農業」大力推廣,實際運作亂象叢生。光電農業大棚下方不是雜草叢生,就是象徵性地種植山蘇、過溝山蕨(俗稱「過貓」)、咖啡苗等耐蔭植物,或是擺一些菇類太空包,甚至養蟋蟀,營造「農地農用」的假象。但仔細觀察,一般經營溫(網)室或菇類栽培場所需的設備,在光電農業大棚幾乎都看不到。

去(2014)年11月17日,〈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辦法〉修訂滿一周年後,上下游新聞市集以「變相的綠電 實質的農地掠奪 農地種電肥了誰?」披露農地種電的亂象,農委會驚覺事態嚴重,除了要求各縣市政府嚴格稽查申請「農業設施附屬綠能設備」的案件,是否有依原來申請農業設施的項目落實農業使用,若使用與申請目的不符,可要求台電禁止併聯購電。

另外,各縣市政府也暫時中止審查新的申請案,等待農委會檢討這項政策未來走向,做出准駁。

聽聞地方農政機關要稽查光電大棚是否維持農業使用,有業主開始緊張,想盡各種方式要讓光電大棚有「農用」的形象:

口湖露天網室的鹽地咖啡苗

雲林縣口湖鄉沿海一處追日式太陽光電農場主,趕在鄉公所農業課人員到場稽查的當天清晨,在網室裡種咖啡苗。咖啡苗長在帶有鹽份的土壤上,以網室為名義申設的農業設施,只在農場周邊圍網,上方卻沒有覆蓋網子。業者說,我們的網室有種咖啡,有農業使用啊!只見農業課稽查人員說,「哪有人網室上面沒有覆網?這哪叫網室?」

雲林口湖一處以網室為名義申設附屬綠能設施,種植稀稀落落的咖啡苗應付稽查。攝影:汪文豪

雲林口湖一處以網室為名義申設附屬綠能設施,種植稀稀落落的咖啡苗應付稽查。攝影:汪文豪

水林農業溫室養雞

雲林縣水林鄉一處溫室上方,被搭滿太陽光電板。下方的溫室裏面原本種小番茄,因光照不足,長得稀稀落落。後來聽聞政府單位對於農業設施附屬綠能設施的類別當中,畜牧設施較容易通過,結果溫室裡不種農作物,改成養雞。

義竹幽靈禽舍的雜草雞

嘉義縣義竹鄉某處占地一分地大小的養雞場,業者在禽舍上方搭建太陽光電板,下方的禽舍卻是雜草叢生,不見飼料桶與雞隻的蹤影,只有太陽光電的發電設備。地方官員稽查,業主拿著先前拍攝的照片指出,先前曾放養一千多隻黑羽土雞,因為採取「生態放養」,才放任禽舍長雜草。不過因為禽流感的關係,所以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再養。

業者還拿出用彩色印表機列印的廣告DM,企圖證明這個禽舍真的有「農業經營」。DM單上面寫著「養生土雞與有機木耳」特惠方案,強調以健康養生的理念,傳統古法飼養的雞隻,絕不打抗生素與化製藥物。所有的土雞產品,一律定價六折提供宅配。稽查人員納悶著心想,禽舍裡看不到飼料設備,雜草叢生,哪來源源不絕的土雞可以賣?

嘉義義竹某處養雞場業者申請種電,雞舍裡沒有雞,卻有賣雞的DM。

 

 

稽查人員還發現另一家養雞場,名稱雖然還掛著老農的姓名,但養雞場早就賣給綠能公司。養雞場裡同樣空無一物,只有機電設備。官員把老農找來,問他為何把養雞場賣給綠能公司?只見這八旬老農無奈說道:年歲大了,沒體力養雞,孩子又不願意回來接,所以就想說把土地與雞舍一起賣了。

官員私下打探老農賣了多少錢?得到的答案是約一分地大小的農地連同雞舍,賣不到100萬元給綠能公司。官員聽完,只能搖頭嘆息,因為比起當地或周邊鄉鎮的農地行情,一分地起碼要價250萬元,老農賤賣了,但也無可奈何,只能建議老農趕快把畜牧登記證上的名字改掉,不要再把姓名給綠能公司使用。

除了種山蘇、養蟋蟀、光電咖啡、溫室養雞場到幽靈禽舍,還有的光電大棚下方未了應付稽查,臨時擺了幾百個香菇太空包,企圖符合當初以「菇類栽培場」申設農業設施的名義,只是現場也不見一般菇類栽培場的灑水與溫溼度控制設備。

綠能業者良莠不齊 農民合作得睜大眼睛

除了「光電農業」號稱的農業技術引發質疑,部分綠能業者與農民之間也傳出合約糾紛。曾有地方政府農業主辦人員接獲雞農反映,原本綠能業者宣稱只是跟農民租用雞舍的屋頂架設太陽光電板,每月付租金給農民。沒想到雞農本身有用錢需求要向農會貸款遭拒,農民才發現自己的雞舍早就被綠能業者拿去抵押融資,不能再貸款,他本人完全不知道。

嘉義鹿草有綠能業者以畜牧設施的名義申請附屬綠能設施,但完全沒有飼養雞隻的行為。

 

但並非所有綠能公司與農民合作的案例都如此負面,也有畜牧農民與綠能公司合作得不錯,除了出租禽舍屋頂之外,看到賣電獲利不錯,也打算籌資在自己的其他禽舍或住家也裝設太陽光電板,發電回賣給台電公司。

嘉義縣鹿草鄉青年農民黃勝裕是以現代化方式飼養白肉雞的二代雞農,為了防控禽流感等禽病的傳遞,特別從美國進口新式密閉負壓溫控水濂雞舍。他們家有兩棟雞舍分別飼養多達6萬羽和8萬羽的白肉雞,連同兩棟雞舍屋頂都租給綠能業者,裝置容量分別是165KW和211KW。

黃勝裕說,他們出租雞舍屋頂給綠能業者發電,簽約20年,每年可收租金達58萬元。綠能公司曾經因為原來使用的中國製太陽光電板發電效率不好,在裝設的第三年又全部重新換裝台廠生產的太陽光電板。這些光電板的換裝與平日保養維護,都不用花到農民一毛錢,唯一對綠能業者的要求就是在白肉雞飼養期間不能上屋頂清洗太陽光電板,因為製造的聲響容易讓雞受驚嚇。

被問到是否有意願自己也投資綠能發電,黃勝裕則搖搖頭。他認為術業有專攻,他的本業就是思考如何把白肉雞養好,貿然投入一個自己不擅長的產業會有風險,也會分散經營本業的專注度,因此他覺得出租屋頂給綠能業者最單純,業者也承諾滿二十年後,會幫他們換一個全新的雞舍屋頂。

嘉義二代雞農黃勝裕出租自家禽舍屋頂給綠能業者。攝影:汪文豪

嘉義二代雞農黃勝裕出租自家禽舍屋頂給綠能業者。攝影:汪文豪

嘉義縣養雞協會理事長吳永賜就很認同農業結合發展綠色能源的作法,除了出租自己的禽舍屋頂給綠能業者,與綠能業者約定收取租金以售電所得抽8%,他自己也打算投資在住家與其他禽舍設置太陽光電板發電。他說,如果跟銀行關係好,用太陽能設備去融資,申貸金額達到9成都沒有問題。

雖然吳永賜認為,農業設施附屬綠能設施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應該獎勵真正有作農業經營的農民來做,而不是讓財團用「偽農用」的方式來進行。財團若要投入,應該是在農業經營的基礎下結合綠能應用,甚至思考將整套設備模組化進行整廠輸出,這樣不但不會衝擊台灣農業,光電業者也可以放眼海外市場,創造新的商業機會。

嘉義縣養雞協會理事長吳永賜將雞舍屋頂出租給綠能業者裝設太陽光電板。

嘉義縣養雞協會理事長吳永賜將雞舍屋頂出租給綠能業者裝設太陽光電板。

引用來源:上下游新聞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