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雲林人不該是二等國民

雲林人不該是二等國民

風傳媒
台塑六輕決定落腳雲林麥寮時,曾經承諾麥竂人會蓋學校及醫院,20年後承諾終於實現,那就是橋頭國小許厝分校,但這是個苦澀的禮物,許厝分校離六輕VCM廠只有900公尺,學童去年才遷入,今年就被驗出身上的一級致癌物(VCM)代謝物是其他學校的兩倍。

台塑六輕決定落腳雲林麥寮時,曾經承諾麥竂人會蓋學校及醫院,20年後承諾終於實現,那就是橋頭國小許厝分校,但這是個苦澀的禮物,許厝分校離六輕VCM廠只有900公尺,學童去年才遷入,今年就被驗出身上的一級致癌物(VCM)代謝物是其他學校的兩倍

坦白說,雲林縣政府會同意將該地變更為學校用地,讓學童遷到距離不到1公里處的六輕VCM廠上課,就已經是輕率之舉,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在國衛院及台大公衛學院的檢驗報告出爐後,各界一開始無關痛癢的反應

面對這分曝癌報告,國衛院派到雲林報告的代表一開始避重就輕,無視自家報告的嚴重性,反而轉移焦點去談報告中已控制的二手菸問題;而在台北參加公聽會的代表,則更嚴斥自家報告的方法論,不但否認有VCM暴露可能,更質疑該報告,為何沒有六輕廠內員工暴露資料?「如果廠內暴露情形沒有比廠外嚴重,那就要追問廠外暴露的來源。」

如果討論的是一篇學術論文,這些質疑都言之成理,公衛學科就如同社會學科,必須藉由「方法論」去了解實相的世界,既有方法論,就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與實相世界完全契合,必然要討論更適切的方法或指標的可能。

但這不只是學術的討論,許厝分校學童的健康不只是研究中的「依變項」而已,他們才是這個研究的主體,85位人生才起步的學童,面臨迫切的危機,不談「國家主人」這樣的陳腔爛調,只要問一句,「如果這是你的小孩?」就能總結許厝分校學童曝癌危機的重點。

從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官員都該捫心自問,如果這是你的小孩?你會說,再等一下,等確定是VCM暴露造成的,或是要確定要多少VCM暴露才會造成致命的傷害時,才開始採取行動嗎?

一開始孤軍奮鬥的研究負責人、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說,公衛或醫學的研究,最重要的永遠是被研究的人;這更應該是國家對待人民的標準,當國衛院代表在質疑這次報告並未列入六輕員工時,他們其實更該問問自己,身為國家重要研究單位的國衛院,為何拿不出這樣的研究數據或報告,六輕20年,如果國衛院時時以國民健康為重,不是早該將雲林、尤其是麥寮、台西鄉的居民健康列為重點嗎!

令人稍感安慰的是,國衛院終於在報告曝光後一周寫信給許厝分校家長,告知VCM暴露會造成長期的傷害,因此「不能等到研究證實有危害才有行動」;而教育部、衛福部、雲林縣政府也於上周開會討論,作出許厝分校新學期暫時安置的決定。

但這還是很消極的,許厝分校學童個案,只是浮出冰山的一角而已,有人質疑學童再遷移,理由是如果學童有VCM暴露,居民難道沒有,難道也要遷移?其實,這個質疑碰觸到核心,如果確定六輕造成嚴重的VCM暴露,遷移學童其實只是掩耳盜鈴,因為其他的雲林麥寮人還生活在危機中。

雲林人不是二等國民,即使他們當初歡迎六輕進駐,但這不代表他們的健康就必須因此打折扣。如果這是個正義、平等的國家,許厝分校學童曝癌危機處理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更進一步調查六輕各種可能的污染,這不只是學者個人的責任,而是國家的責任!

引用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