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宜蘭價值的「心」想像

宜蘭價值的「心」想像

朱苾伶
1987年台塑選定宜蘭利澤為六輕計畫用地,國民黨多數的宜蘭縣議會公開表態歡迎。當時還保人士到各鄉鎮舉辦說明會、發文宣、動員群眾到環保署、縣議會抗議。之後,宜蘭縣長陳定南公開反六輕,並與台塑創辦人王永慶展開電視辯論。這場陳定南大戰王永慶,阻卻了台塑生化王國的整盤計畫,同時,也奠定了宜蘭的新價值,宜蘭人對於土地與環境做出了選擇。

1987年台塑選定宜蘭利澤為六輕計畫用地,國民黨多數的宜蘭縣議會公開表態歡迎。當時還保人士到各鄉鎮舉辦說明會、發文宣、動員群眾到環保署、縣議會抗議。之後,宜蘭縣長陳定南公開反六輕,並與台塑創辦人王永慶展開電視辯論。這場陳定南大戰王永慶,阻卻了台塑生化王國的整盤計畫,同時,也奠定了宜蘭的新價值,宜蘭人對於土地與環境做出了選擇。

王永慶以做到「比廚房還可以乾淨幾倍」掛保證,陳定南則以六輕高污染性質,與宜蘭作為農業生產區、觀光及地方資源型工業的發展角色衝突等理由,拒絕六輕。宜蘭人在工業發展的「錢途」與永續發展的「生存」,做出了困難的選擇,此後,六輕改去雲林麥寮,這幾年不斷的污染與工安意外,讓人更加敬佩當年陳定南等人的遠見,還好我們守住了蘭陽平原。守住了乾淨的家園與好山好水。1994年冬山河整治亮點「親水公園」啟用,開啟了宜蘭的文化觀光路線,無與倫比的公共設施品質,把一條氾濫之河打造成希望之河,特別是親水公園園區的建築設計,在日本象集團規劃與陳定南嚴格把關下,不僅成了最有口碑的公共空間,同時它更宣陽建築理念,強調在地化,回歸人與河川的親水性,人與水,人與地,水與地的多元連結,開啟了爾後連串宜蘭的新建築運動,設計結合文化與在地的思維,處處展現在展新的公共建築,像是演藝廳,南屏國小,設治紀念館,蘭陽博物館,羅東文化工場........等等,或是個人家屋的「宜蘭厝」計畫,都是強調尊重土地敬護自然與環境相容的概念,整片蘭陽平原漸漸興築的不僅是建築師的夢想,還有著居住者對於環境的思索。

我們沿續了好山好水的堅持,而這份成果也逐漸被看見,從童玩節的舉辦,充分利用此地景特色,展現人文魅力,吸引大批觀光人潮,加上雪隧通車後,更是打通交通的任督二脈,此後,宜蘭成了大台北的後花園。

農業發展條例修正案 大開豪華農舍方便之門

2000年1月頒布《農業發展條例》修正案,當時為了總統大選的考量,不問農民身分與使用目的,只要取得土地0.25公頃即可興建農舍或民宿,此項重大土地政策的鬆動(從原本的5公頃頓時降0.25),門檻大幅調降且不限農地農用的後果,如2012年中研院的「農業政策與科技研究建議書」資料,農發條例10年來,台灣消失相當於1770座佔地26公頃的大安森林公園耕地面積,其中1.7萬公頃用於興建住宅與農舍,是15個台北市信義區面積,約1121公頃。自《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實施以來,全國70%新興農舍坐落在宜蘭,2010年起更以每年600~900棟速度成長,蘭陽平原平均每天就「種起」2棟新農舍。

前農委會主委彭作奎當年力擋《農業發展條例》修正案不成,辭官下台,他當時就預言這將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如今14年過去,農地上種的不是稻米而是農舍,農地更加破碎化甚或消失,糧食自給率不足,汙水汙染良田,假農民佔據社會資源的不公等種種問題叢生。此外,在地民間團體「守護宜蘭工作坊」所舉辦的論壇,邀請長期投入生態調查的專家黃于波所觀察的,農舍除了破壞地景,更讓水鳥找不到棲地。宜蘭二期休耕,農民放水淹田,是水鳥重要棲地,農舍蓋在田中央卻讓棲地斷裂。

只要買下兩分半的地就可蓋農舍或民宿,有退休族興起自己蓋棟房子種種菜,享受田園樂趣,當個農夫的桃源夢,也有人想要開民宿當夢想中主人,或比照名人成功賺大錢的經驗(她的小熊系列民宿,日前已開起第四家),只要有錢就能打造一棟夢幻民宿或是豪華農舍,在農地上挖起一塊塊良田,種進去的是夢想還是災難?

挖良田種農舍 種的是夢想抑災難?

這些惡果如今一一呈現,具體總結就是被撕裂的蘭陽平原地景。之前多年所累積的建築美學「宜蘭厝」,成了諸多豪華農舍參考的樣板,而這些假農不事生產,只拷貝了外觀卻不懂「宜蘭厝」實際的價值,那是農民在自家土地上建造永續家園,與環境的開放互動性,家園旁就是菜園就是生機,不是來來去去的渡假別墅,放在那荒廢的豪華農舍。

當前宜蘭的發展已經無人可擋,觀光業者更看準了人潮即錢潮的商機,爭相向縣府申請興建大型旅館,正在蓋的已經有9家,還在籌設的有10家,總共19個開發案,要在宜蘭各鄉鎮遍地開花。

還有財團企圖將蜜月灣變成專屬海灘,奪取國有海岸資源牟利?博愛企業與羅許建設早在民國60年代就有意開發蜜月灣,宜蘭縣故縣長陳定南擔心海岸風貌遭破壞,71年間將全案擋下。擋了這麼多年,捲土重來從東北角風管處的管道,我能豈能坐視不理。

蘭陽平原的臉花了,我們對於地景的破壞有沉痛的無奈,該如何想像新的改變,不管是舊住民或是新來者的宜蘭人,該怎樣重新選擇我們的價值,從土地開始思索,我們要怎樣的文地景?怎樣的宜蘭?

27年前,陳定南縣長領著宜蘭人拒絕了六輕,27年後的今日,面對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財團怪獸,和新型態的大大小小開發案,大者如五星級飯店宜蘭人,小者如一間間農舍與民宿。我們要靠自己為下一代守住蘭陽平原,守住好山好水,宜蘭人需要心的價值新的想像。

引用來源: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