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服務業國際化 迎千倍機會

服務業國際化 迎千倍機會

施振榮
服貿協議攸關台灣未來的經濟與社會發展,近期卻陷入僵局,我建議應從王道思維著眼。 王道就是要「創造價值,同時追求「利益平衡」。台灣要往前走,對於攸關全民福祉的法案,需要立法院以審慎的態度來為全民審查法案。

 

服貿協議攸關台灣未來的經濟與社會發展,近期卻陷入僵局,我建議應從王道思維著眼。
王道就是要「創造價值,同時追求「利益平衡」。台灣要往前走,對於攸關全民福祉的法案,需要立法院以審慎的態度來為全民審查法案。
從創造價值的角度來看,服貿協議有助台灣拓展大陸服務業市場,我曾提出「千倍機會、百倍挑戰的服務業」,就是認為在台灣經濟轉型發展的關鍵時刻,台灣未來發展的機會就在服務業國際化!
所謂「千倍機會」,我的算法是:
2(GDP)X 5(附加價值空間)X 100(市場空間)= 1,000
從GDP的角度來看,已開發國家的服務業GDP規模往往是製造業的兩倍以上,加上服務業未來可以改善的空間及效益遠大於製造業,估計至少可以創造五倍以上的附加價值,若能複製到海外市場,未來發展空間至少是僅在台灣市場的百倍以上。效益相乘之下,我認為發展服務業未來將有千倍的機會。
要轉型發展服務業的挑戰難度當然也不小,所謂「百倍挑戰」的算法是:
5(創新價值)X 20(國際經營)=100
台灣的強項是在製造領域,已具國際級水準,但服務業要具備國際級的競爭力仍面臨極大的挑戰。除了服務業要能提供具有容易複製的創新價值服務(難度五倍)外,且國際化經營的挑戰難度又高了20倍,因此服務業國際化的挑戰難度相對於製造業,將有百倍以上的挑戰!
雖然發展服務業的挑戰極大,但這已是台灣未來永續發展不得不面對的課題。特別是大陸的服務業市場,對台商來說相對經營較為容易,大陸市場經營的挑戰相對應可降低至五倍的難度,因此成功的機會也較大。
政治是眾人之事,不管是行政或立法部門的存在意義,都是為了要提供一個讓社會更容易不斷創新以創造價值的環境,面對大環境的變化,我們更要隨時空來調整機制,才能讓社會大眾持續共創價值。
王道所談的利益平衡,要有「動態」及「相對」的觀念,今天平衡不代表明天還會平衡,因此不要斷隨時空改變調整以力求平衡;此外,平衡也不是絕對的平衡,而要有相對平衡的觀念。
服貿協議涉及的利害相關者如此眾多,每個人的立場各不相同,要追求絕對的利益平衡是不可能的,因此大家期待的平衡點需要調整,需要一個妥協的機制,我們應以多數人的利益來考量,然後利用新機制所創造出來的價值,用以照顧少數在新機制下受到影響的人。
創造價值必須思考「六面向的價值」,也就是我所提出的「六面向價值總帳論」,要由有形/無形、直接/間接、現在/未來這六個面向來思考所創造的總價值。
民主政治的發展過程中,大家對顯性的價值(有形/直接/現在)較為重視,卻忽略了隱性的價值(無形/間接/未來),但對台灣整個社會未來的永續發展而言,也要同時兼顧創造隱性的價值,才能讓台灣創造最大總價值。
要化解推動服貿協議面臨的困境,我相信只有靠兩黨的領導人以王道思維,找到不同意見者可以共創價值且利益平衡的方向。
我們現行的機制也需要重新檢討,我們的民主素養尚不夠成熟,加上媒體習慣放大衝突,都讓不同意見者不易形成共識。未來如何讓不同意見者能集思廣益,行政、立法部門應為大局著想,以使命感來尋求突破點,為台灣的永續發展找到出路。
(作者是宏碁集團創辦人/智榮基金會董事長)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