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福島三周年 全球非核風怎麼吹

福島三周年 全球非核風怎麼吹

聯合報
福島核災屆滿三年。過去一年,日本在災區的重建進度有限,但其國內非核、反核的氛圍已微妙變化,朝有條件重啟核電廠的方向發展。當時率先宣布二○二二無核家園的德國,也因再生能源代價極高,替代的天然氣又過度依賴俄國,質疑聲浪空前。其他核電國家經過「福島省思」後,多半亦繼續發展核電。

福島核災屆滿三年。過去一年,日本在災區的重建進度有限,但其國內非核、反核的氛圍已微妙變化,朝有條件重啟核電廠的方向發展。當時率先宣布二○二二無核家園的德國,也因再生能源代價極高,替代的天然氣又過度依賴俄國,質疑聲浪空前。其他核電國家經過「福島省思」後,多半亦繼續發展核電。

福島災區雖已同意若干災民返回家園,但重建難度顯然遠超過預期,無法克服。近兩千五百萬噸輻射汙染垃圾的移除,至今毫無進度,政府說「現地暫時儲存」,但民眾普遍認為現地是「終極儲存場」。遭輻射汙染的土壤需客土替代,但既找不到新土,汙染土方也沒地方願意收容。類似難解的問題一大堆,棘手之極。

儘管如此,隨著時間變化,非核氣氛卻逐漸發生變化。跡象一,擁核派首相安倍晉三支持的舛添要一當選東京都知事,擊敗鼓吹無核家園的前首相細川護熙及小泉純一郎聯盟;跡象二,安倍內閣最近針對核電廠周圍卅公里內的一五七個地方政府進行「是否同意重啟核電廠」的問卷調查,結果近三成「同意」或「有條件同意」,與「不同意重啟」旗鼓相當。這與災後幾乎沒有任何地方政府同意重啟核電廠,已有顯著變化。

氛圍之所以逐漸變化,原因包括:其一,核電廠全面關閉對日本經濟和民生的傷害,超出了人民的承受力。關閉核電廠後,能源缺口以進口天然氣填補,災後三年總計支出達兩千兩百億美元;這個數字,和近三年日本的貿易逆差值相當。此外,因能源短缺而導致若干企業縮小生產規模,也造成海外市場流失;這部分尚無法量化計算。

其二,日本眾議院組織獨立調查委員會提出事故報告,定位福島災變不是地震、海嘯等天災,而是人禍。福島所屬的東電公司,三十多年不理會核管部門的建議,長時間忽視國際核安應對更新,因而釀禍;「離震央更近,東北電力公司的女川核電廠為什麼安然無恙?因為他們同步更新核安措施。」委員會將核災定位為人禍、不是天災,說服民眾有改善餘地。

德國方面,三年來全力推動「非核」雖有相當進展,但似乎進入「撞牆期」。其內部因素是,目前再生能源的生產僅達目標的四分之一,但電價已連續調高,約為台灣的四倍、每度電合台幣十二元,今年還要再調高二十%。電價連漲使得民眾負擔沉重,基於選票考量,國會議員對梅克爾政府已多所責難。

外部因素方面,主要是天然氣來源成為隱憂,使問題更棘手。德國天然氣近四成來自俄羅斯,雖然兩國簽有合作埋管供氣的協定,但對俄羅斯依賴太深一直深受爭議。最近俄國與烏克蘭衝突加劇,不巧的是輸德的供氣管線穿越烏克蘭境內,萬一俄國因戰爭減壓供氣甚或停供,德國將措手不及。

美國以其核電工業及核安前瞻地位,一直是核電大國,核電比重僅次於法國。福島災後,重新檢討核電廠設計及核安管制措施,並以密集民調精準掌握民眾想法後,繼續發展核電。目前美國有五座新廠興建中、十四個機組申請建廠;另方面,增加發電功率的電廠升載、延役同步進行,毫不猶疑地繼續領取「核電紅利」。

美國也同步開發小容量核電機組,預計二○二四即可併聯商轉。小機組讓電力調度靈活,也可分散風險。值得注意的是,電廠種類選擇完全取決於成本,由於美國頁岩氣開採技術突破,加上內陸輸氣管線密度極高,天然氣價格走低,關老燃煤電廠是必然走向。至於新建電廠,核能或燃氣的選擇彈性很大。

歐陸諸國除了德、義、瑞士確定非核路線,法、英乃至曾宣布廢核的瑞典等國都繼續發展核電;其中,除了經濟因素外,減碳的壓力也是重要考慮。至於中國、印度、南非、巴西等新興工業國,則從未減緩發展核電,還進一步擴充核電廠。

福島核災確屬空前,引發全球「核電/非核」論辯也屬必然,但論辯之外,更關鍵的是如何向前走。三年下來,全球核電國家對福島成災的無水、無電、應對延宕的「電廠全黑」危機徹底檢討,做了從軟、硬體,到防災決策觀念的徹底改革。對照台灣,「核電/非核」仍處於焦土對峙,卻無任何徹底務實的檢討與改革,這毋寧是更大的人禍。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