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林正義︰台甘斷交 馬總統難辭其咎

林正義︰台甘斷交 馬總統難辭其咎

記者鄒景雯
針對甘比亞宣布與我斷交,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林正義指出,這是一個外交危機,馬總統難辭其咎。馬總統創造了「活路外交」,需要保證不會再有第二個甘比亞,才能讓這條路繼續走得下去。林正義表示,外交應該與兩岸關係全面地連在一起,而且要讓北京知道,台灣需要維持一定範圍的邦交國,否則兩岸關係的進展就會受到影響。

 


記者鄒景雯/專訪

針對甘比亞宣布與我斷交,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林正義指出,這是一個外交危機,馬總統難辭其咎。馬總統創造了「活路外交」,需要保證不會再有第二個甘比亞,才能讓這條路繼續走得下去。林正義表示,外交應該與兩岸關係全面地連在一起,而且要讓北京知道,台灣需要維持一定範圍的邦交國,否則兩岸關係的進展就會受到影響。

問:請您評析甘比亞斷交事件與中國因素的關係?

林正義:十一月,中國在與台灣有十六年邦交關係的友邦聖多美設立貿易辦事處,接著,一九九五年與台灣開始十八年邦誼的甘比亞宣布斷交,可以看到,台灣的兩個非洲友邦都面臨抉擇。

中國國營企業在政府支持下,在聖多美的港口、機場、公路設施做了很多援助承諾。甘比亞總統賈梅,又是不是如若干人說的:是獨裁與個人的決定?事前完全沒有徵兆?

外交生變 與中國因素有關

這是一個外交危機,應該是有徵兆可循的。例如甘比亞事前向我要求貸款,以及賈梅對中國在整個非洲的角色認知。過去一年多,他對西方殖民主義、大英國協有諸多不友善言行,甚至退出大英國協,他認為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的崛起與強大提供了西方國家之外的另一個選擇。賈梅宣示甘比亞要成為石油生產國,中國的石油公司資金與技術,成為賈梅的戰略選擇。

雖然北京澄清並沒有干擾,不過,不論是聖多美或甘比亞,中國因素都是存在的。這些年,中國在台灣邦交國設立辦事處,或台灣邦交國在北京設立辦事處,都有很多例子。北京並沒有隨外交休兵而停止工作。中國在非洲的戰略,自陳水扁政府以來就面臨到,包括北京有個中非合作論壇,我們的邦交國佔非洲國家的極少數,五十四個非洲聯盟國家,只有四個沒參與中非合作論壇。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就會與其他絕大多數的國家比較,選擇了台灣,會犧牲那些國家利益。

中國因素既然是存在的,台灣沒有必要強調中國與甘比亞斷交沒有關聯性。

對台灣來講,因為有形的國力資源不足,加上因為兩岸關係緩和,外交休兵多年的情況下,對相關訊息的判斷,蛛絲馬跡,有沒有疏忽的部分?甘比亞及其鄰國塞內加爾在二○○五年與台灣斷交的方式有些類似。我相信立法院會請前大使陳士良去報告,總之要釐清,台灣少了一個邦交國,假如連原因都不清楚,這才是真正愧對納稅人對外交的支持。

在這次斷交的過程中,有很多不尋常的部分,甘比亞副總統十月才來台,賈梅總統去年六月第九度訪台,今年九月還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支持台灣。

假如我們有三十多個邦交國,少一兩個,或許差不了多少,但二十二個邦交國已是歷史上的最低點,而且這是在兩岸外交休兵,雙方邦交國數據比較不會變化的時刻,所以對政府來講,應該要在這個事件中痛定思痛,做全盤性檢討。

總統是管外交事務的,馬總統在甘比亞斷交事件上難辭其咎。陳水扁針對馬拉威、哥斯大黎加的斷交都發表了公開檢討的談話。特別是,馬總統所強調的活路外交或外交休兵,面臨到這麼重大的挑戰,我覺得總統、外交部,要結合各部會與民間力量,先檢討甘比亞的個案,再看台灣的所有邦交國,尤其是清楚表明要與中國建交,如巴拿馬、宏都拉斯,或有些是外長已經到中國訪問,應該做個列表,實際情況必須對國人交代。

外交休兵 為國民黨量身製作

問:您如何看待「外交休兵」的實踐?

林:外交休兵是不可能永久存在的,它要看政黨,胡錦濤與習近平能夠默認外交休兵,有個很大的前提,是國民黨接受了九二共識與一中架構,因此可以為國民黨量身製造,可以暫時容忍台灣有二十多個邦交國,但台灣的政黨有可能輪替,一旦輪替,外交休兵會存在嗎?外交休兵要成功,就必須跨越政黨的輪替,這才能算是馬總統的成功。

其次,即使兩岸外交休兵,但台灣的邦交國願不願意接受?從甘比亞的例子可以看到,第三國感受到台灣在外交戰略上已經不像過去那麼重視他們,因此甘比亞為了要發展經濟,要在原油股份的控制上提高比例,他們本身有自己的戰略考量。

國際參與 習近平未對我讓步

對於這些第三國,我們應該有一些指標,有沒有與中國設立辦事處?是雙向的?或是單向的?有沒有中國國企在當地進行基礎設施?尼加拉瓜運河的案子,宏都拉斯的水利發電廠,甚至聖多美等等。

不同的中國領導人對台灣的外交也有不同的做法。在胡錦濤任內,二○○九年世界衛生大會(WHA),台灣是中華台北觀察員,但今年在蒙特婁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就不是觀察員。美國的參眾議員都要求國務卿報告進度,如何協助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ICAO,最後歐巴馬總統也簽字,但我們看到這三年一次的大會是透過中國的建議在ICAO理事會主席邀請台灣做為嘉賓去參與。即使是我們政府都不滿意,但ICAO是去年胡錦濤在亞太經合會與連戰的對話時做了承諾,而習近平尚未在台灣國際參與上做出較大的讓步。

WHA的個案,在ICAO並未再度出現。即使是個案,我都擔心它無法於政黨輪替下存活下來。台灣的國際參與是最重要的,不應該是任何一個個人的政策,或一個特定的政黨,才能享受到台灣應有權利。因此外交休兵、兩岸和解有其侷限性。

兩岸的和解不僅為台灣與中國帶來很大變化,類似甘比亞等台灣的邦交國也會有新的體認,一定會有新的要求,除非台灣不需要這些邦交國,否則,每個國家對台灣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外交部必須思考,過去行得通的,當國際戰略環境變化時,連美國、歐盟都注意到中國在非洲、拉美崛起,再加上中國非常積極地在追求全球性的資源,這當然會擠壓到我們的外交空間。

在無預期的時間點,由過去非洲司司長陳士良擔任大使,但甘比亞仍然發生斷交,也讓我們的外交官員面臨重大挑戰。馬總統本人創造了活路外交,他更有需要保證不會再有第二個甘比亞,才能讓這條路繼續走得下去。

外交孤立 將影響兩岸關係

問:您對政府的後續應變,有何建議?

林:先是通盤檢討所有邦交國穩定度,落實外交危機機制要點,對甘國在台灣留學生最好能協助他們完成學業再回國。他們有可能成為甘比亞國家治理的菁英。台灣這廿多個邦交國,一定要做到讓他們考慮與台灣斷交會帶來極大損失,也就是台灣能提供的,永遠比中國能提供的要來得多。這些邦交國的存在很重要,如果都沒有邦交國,外交部本身,甚至中華民國這個國家,都將面臨正當性挑戰。

馬總統在二○○八年就職演說中提到,唯有中華民國在國際上不被孤立,兩岸關係才可能進一步發展。因此,外交應該與兩岸關係全面地連在一起,而且要讓北京知道,即使台灣有政黨輪替,台灣還是需要而且有能力維持一定範圍的邦交國,如果無法維持起碼的外交能力,兩岸關係的進展就會受到影響。

引用來源:自由時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