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台灣21世紀的水難題:過度投資硬體 管理嚴重不足

台灣21世紀的水難題:過度投資硬體 管理嚴重不足

台灣濕地網
台灣連日低壓的氣候,預告著一場爽快的大雨。相較於全世界有148個國家因境內跨國流域而須與不同國家共享、合作,或演變成爭奪,政府雖然得忙著防乾旱還要防水災,但台灣不需與其他國家分享水資源,當聯合國強調水資源合作之際,學者指出,水資源合作包括我們看得見的水,也包括糧食、能源等虛擬水,應檢視台灣用水的態度。

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汪中和指出,台灣先天水資源條件充足,只要挑戰在兩個極端,一是強降雨越來越多,二是乾旱時間拉長,造成用水壓力不斷增加,但政府一直投資在硬體設備上,經營管理方面卻嚴重不足;例如農業用水只要節省1成就超過兩座曾文水庫滿庫的量,工業用水循環達8成,就可以超過一座曾文水庫6億噸的水量。他說,政府長期補貼工業水價,一定要改革,才能刺激企業做好水循環和回收。

台灣減少進口「虛擬水」  就是對世界做出有意義的貢獻

汪中和說,21世紀可說是災難型的世紀,除了搶能源、搶糧食,還有搶水,水資源是本世紀非常寶貴的資源,也是維繫生命最重要的因素。

對於土地連結在一起的地區,水資源合作顯得重要,例如中國和中南半島水資源衝突非常多,中國開發怒江、爛滄江、青沙江,對下游造成可怕的影響,所以整個中南半島都非常關切,也會大聲的跟中國表達他們的不滿與心聲,所以中國一定得與這些國家合作。

蘇丹和埃及,以色列和巴基斯坦,美國和墨西哥,都有水源分配的問題,需要一些大規模的合作;非洲就更明顯了,很多地方是仰賴地下水,但是地下水層涵蓋多個國家,這些國家一定都要有一些共識,一致的看法,這個地下水層才會受到保護、受到良好的運用。

而台灣,雖然沒有與其他國家接壤,不需與其他國家分享水資源。不過,水資源的意義不只是水而已,也包括虛擬水。虛擬水或稱水足跡,是指為一件產品或事件的整個生命週期,過程中直接或間接的使用的水,水足跡的數據代表產品消耗地球水資源的程度。

水稻田。花蓮農改場提供。我們的糧食、水果,都是靠水才能長出來的,例如生產1公斤米需要3500公升的水,1公斤牛肉需要15000公升的水,1杯咖啡需要140公升的水,只是耗費的水不一定在台灣,可能是在印尼或是在南美或非洲,其中不乏缺水、貧困的國家,為了生存,將水資源分配在耕種上,透過經濟、貿易,不斷的在全世界流動。

台灣7成的糧食都是靠進口,以水資源的角度來看,也是一種水資源的進口,立基於耗費對方的水資源長出來。反之,在其它較缺水、沒有合適的條件種出這麼多作物的國家,當我們提供作物給他們,等於是提供水資源給他們一樣。

汪中和說,台灣應減少進口糧食,除了影響糧食安全,在水資源合作上也是有意義的。台灣休耕土地這麼的多,其實應該好好的想辦法恢復功能,同時將水資源管理的好,除了讓台灣水資源做最好的運用,也使得生態環境變得健康。

不需跟其他國家搶水  更應加強使用效率

台灣的水資源是獨立的,因此沒有競爭的壓力,只要自己顧好就好了。其實,每年的降雨量也是充足的,唯一的缺點是就是越來越極端,雨量分布越來越不平均,水資源治理的壓力也更大。

兇狠的水。munch攝。台灣要面對水資源的兩個極端,一個是強降雨越來越多,帶來的結果就是水災頻繁,又因水來的又急又多,根本來不及用,只希望這些水能趕快的離開,反而無助於水資源涵養。另一個極端是不下雨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多,乾旱的時間比較長,形成水資源調配另一種壓力。

汪中和指出,台灣最需要的就是留住、涵養降下來的雨水,只要降雨到地表,就盡量存起來,就像撲滿一樣。

台灣先天條件一定有水,一年降雨量約800~900億噸,台灣一年總用水量加上農業、工業、民生、保育(清洗、打掃)也不過是180億噸,只佔2成,只要好好運用,是可以有足夠的用水。汪中和也指出,過去50年台灣用水壓力不斷增加,政府一直投資在硬體設備上,經營管理方面卻嚴重不足。

這種不足可以從很多層面看出,各種標的用水缺乏管理而造成浪費,例如農業用水占70%,換算出來就是125億噸,只要提升使用的效率,節省1成,也就是12.5億噸,就超過兩座曾文水庫滿庫的量,將省下的水提供給工業用水都足足有餘。

另外,台灣地表水(河水、雨水)不夠,用水都是靠地下水來補充,但是,從彰化一直到屏東一帶,都因農業灌溉而透支地下水,一年約10億噸,若將農業用水更有效率使用,就能將地下水透支的水量補回來。

在工業用水方面,汪中和建議調高水價。「現有的工業用水是足夠的,只要用水循環比照日本達8成,就可以超過一座曾文水庫6億噸的水量。」他說,政府長期的補貼水價的低廉,造就了工業用水不長進,沒有循環使用,也沒有好好珍惜。只要政府把水價合理化,工業用水有壓力,企業就會做好循環、回收,以降低成本。

因為水價便宜,也導致民生用水浪費,民眾不懂得珍惜。汪中和認為,只要水價合理化,地下水管理好,台灣水資源是不該缺水的。

水價一定要調整

汪中和表示,台灣的水價非常不合理,以澎湖為例,澎湖水資源非常缺乏,都是用海水淡化,1度水(等於1公噸)成本在30元左右,可是澎湖的水價仍和台灣一樣,1度水10元,也就是說,每用1度水,政府都要虧損20元。不但是澎湖人,從外面來度假的人也一樣享受這種水價,這是非常不合適的,這麼珍貴從海水淡化出來的,因為價格低廉,大家也就不懂得珍惜。

缺乏水撲滿思維,大水一來就成災。湯為筌攝。過去政府用水也都是一元化,自來水可以是我們的飲用水、又同時作為廚房用水、甚至用同樣的水質來來沖廁所,這是非常不合理的。以澎湖為例,就應該要二元化,這麼珍貴的水,應以飲用為主,廚廁、清洗這種保育用水,就可以用次級的水,例如回收再使用的水,或者是雨水。澎湖如果用一個雨撲滿的話,可以將雨水盡量的存下來,這些水都是可以用的,成本就可以降低很多。

水價的不合理,帶動了用水的態度,沒有效率、浪費。不只是澎湖,台灣也是一樣。汪中和說,湖山水庫蓋好了之後,1度水成本也會超過20元,可是政府還是只收10元,不夠的錢只能從其他的地方彌補。

「水費調整除了反映成本,也可節制不適當的用水。」汪中和說,在夏威夷,水代表著祝福,水越豐沛,代表上帝給你的祝福是非常非常的多。台灣其實有先天的條件,但卻常常把這個福氣丟掉了,「我們現在其實就像個乞丐,在這邊討飯可是我們的碗卻是金飯碗,很可惜沒有好好的使用」。

引用來源:台灣溼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