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不要做人云亦云的二流小和尚

不要做人云亦云的二流小和尚

南方朔
當代美國主要公共知識份子、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沙克斯(Jeffrey Sachs)在他的近著《文明的代價:衰退後的經濟學和倫理學》裡開宗明義第一段就說:「美國經濟危機的基礎乃是一種道德危機

當代美國主要公共知識份子、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沙克斯(Jeffrey Sachs)在他的近著《文明的代價:衰退後的經濟學和倫理學》裡開宗明義第一段就說:

─「美國經濟危機的基礎乃是一種道德危機,美國政治和經濟精英的公共美德日益凋零。一個市場、法治和有選舉的社會,如果富人和有權的人,不能以值得尊敬、誠實而又憐憫的態度去對待別人和世界,則是不夠的。美國已發展成世上最有市場競爭力的社會,但美國的公共美德卻一路敗壞。如果不能恢復一種社會責任的風氣,則有意義、可持續的經濟復甦將不可能。」

沙克斯教授乃是當代主要的總體經濟學家,他出身哈佛,他是前代經濟學家宗師薩繆爾遜(Paul Samuelson)的徒弟輩。薩繆爾遜早就指出了市場的重要性,但也指出只靠市場是不夠的,政府的責任、政策的領導與調控、社會的共同責任感也同樣重要。但近年來美國經濟學家將市場神話,政府的責任退位,當沒有了政府角色,市場就變成了弱肉強食的原始叢林。沙克斯教授遂指出,政府角色退位,市場弱肉強食,乃是美國經濟惡化的主因,他的整本書遂以搶救政府為主題。

在讀了沙克斯教授的近著後,我覺得他在該書中的論點對台灣也同樣有效。沙克斯認為,經濟學應是綜合的人的科學,經濟學家應有深層的社會關心,但近代以來,經濟學家和經濟政策制定人,他們什麼都不會,只要一談經濟問題,就把「市場」、「自由貿易」這幾個口號當做萬靈丹掛在嘴上,並把「鎖國」、「保護主義」等口號當成黨同伐異的武器。因此沙克斯遂用了一個很重要的字批評這種政策制定人是「人云亦云的二流小和尚」(Acolytes),足見他在寫這本書時是很有火氣的。

沙克斯乃是當代主要總體經濟學家,他沒有囿於某種教條,而是用接近常識的古典標準,認為經濟這棵大樹,是要靠很多力量才可以支撐起來的,經濟要靠市場,但更要有政府的積極作為,才可能校正市場之弊。

因沙克斯的著作,我就想到近年來被公認為是世界上超級模範的北歐四國:芬蘭、丹麥、瑞典、挪威。今年二月份《經濟學人》就曾以這四國做為封面專號。這四國雖然都是蕞爾小國,但因為政府領導有方,企業夠爭氣,它們不但在農產畜牧、鋼鐵精工、資訊電子、製藥化學,甚至文化產業上都高踞世界的龍頭地位。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北歐四國列強環繞,競爭與開放的壓力從未停止過,但他們的政府勇於帶頭創新,並營造有利於創新的條件;當開放使得某些人的職業被替換掉,政府就立即透過進步的制度設計,將失業者再訓練,可以找到更有未來性的工作。北歐四國加起來的人口規模和台灣相當,但它們社會的團結度、幸福指標、社會的民主化程度卻世界第一。而毫無疑問,政府的彈性與有效的領導為主要的原因。

北歐四國的經驗甚至已間接證明了沙克斯教授的論點。在這個全球化競爭的時代,市場與開放當然很重要,但企業的進步創新、政府的有效領導和遠見同樣重要。因此《經濟學人》遂幫這四國講出這樣的大話:「生為北歐人,是生命過程中,中了第一張樂透彩!」如果北歐不是企業爭氣、政府有能,以北歐的地理與環境,怕不早就成了歐洲強大經濟體的附庸經濟體了!

因此,在讀了沙克斯火力很強的近著後,我真的很同意他的論旨,經濟問題檢討到最後,其實乃是知識理論上的思想問題,一個國家的經濟學家和經濟政策制定人最怕的就是那種「人云亦云的二流小和尚」,這種二流小和尚只會喊口號,用口號治經濟、用口號治國、用口號黨同伐異。而真正厲害的大和尚,會自己找自己的經來念,會念出像北歐四小國那種不一樣的未來!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