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產發至上、土徵無敵?

產發至上、土徵無敵?

台灣立報
蘇力颱風襲台警戒,內政部長李鴻源再度重申國土規劃重要性,因為過度的國土開發導台灣留不住水又深受水災之苦,呼籲國土規劃藍圖應與台灣災害潛勢圖結合,以達到治本的目標。

蘇力颱風襲台警戒,內政部長李鴻源再度重申國土規劃重要性,因為過度的國土開發導台灣留不住水又深受水災之苦,呼籲國土規劃藍圖應與台灣災害潛勢圖結合,以達到治本的目標。可議的是,李的執政理想性似乎只見於民間演說,每遇國土不當開發實例爭端時,反而默不表態,只一昧推稱尊重部內都委會合議制結論或交由地方政府全權處理,全然忘記忝為地政主管機關首長所應扛負的行政領導責任。

過去數年來,各地方政府以產業開發為名強徵農地,從苗栗大埔、灣寶、銅鑼、竹南崎頂,到新竹竹北璞玉,相關事件層出不窮,各地反徵收自救會上街無數次,不斷提出縣內都市計畫案、區域計畫案早已供過於求,且地方政府徵地範圍顯有超收情形,除小面積將重新規畫為工業用地外,絕大部分都將變成住宅用地,已不僅是工業與農業發展孰輕孰重的價值衝突,還涉及無關工業開發之地方派系與建商共謀炒作地皮的問題。

站在健全國土規劃、有效資源利用的立場,台灣國土充斥住商混合、農業用地緊臨工業用地、山坡地濫墾濫建等問題,政府早該以公權力介入重新整頓公私土地及用地混亂切分使用的問題,也因此,法律才授予內政部都委會為都市計畫的中央主管機關,得針對每個都市計畫個案依法審酌公共利益、必要性、手段適切性、比例原則、國家政策等,進行專業獨立的實質審查之責。土地私有權在服膺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經民主協調補償後理應配合退讓。

上週起又開始鬧得沸沸揚揚的苗栗大埔4戶北上要求中央信守承諾,維持「原屋保留」決議,不得任由苗栗縣長強制迫遷的爭議事件,但見苗栗縣長以竹科計劃道路都已開闢完工,唯獨位於省道路口的朱樹和彭秀春(張藥房)的房屋前計劃道路尚未拓寬,未來勢必有交通安全隱憂為由,推翻吳敦義任行政院長時的公文承諾,執意於近日「依法」動用警力強制拆除。劉縣長以「公共安全」顛倒黑白,然回顧整起事件源頭,這整起名義上說是為推動「科學園區大埔都市計畫區」、為地方發展及其他地主權益、為引進更多就業機會,盼望大家相忍為地方建設發展的徵地計畫,卻更似為方便苗栗縣政府賣地炒作增值以償還402億的債務。

由近年頻傳的徵地迫遷案例中,不僅未見所謂的國土規劃,即便是小範圍區域計畫的合理性也很難見到。想當然耳,政府既無法提出未來國家經濟與產業發展的明確策略,又不願以環境調查的科學態度來面對國土資源的客觀限制,自然也就無從提出國土規劃的上位計畫,是以無論哪種產發計畫,都難以避免遭到「公益性、合理性」的質疑。

引用來源: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