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搶救台灣水源之母

搶救台灣水源之母

中國時報
水資源問題逐漸受到全球重視,各國都已進入「水的戰爭」。中台灣長期抽用地下水而造成地層下陷危機,近日更出現中科四期引水工程與農民搶水爭議。從天災到人禍....

作家小野說,「台灣的地理歷史與水脫不了關係,如果把水治理好,會有豐沛美麗的家園,若治理不好,則是災難。」

中國時報與紙風車基金會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三六八鄉鎮市區的第二哩路」專題暨廣播節目,專訪位於南台灣屏東的「藍色東港溪保護協會」理事長丁澈士,在與主持人小野激盪中,發出返璞歸真、讓東港溪「摸蜊仔兼洗褲」動員令。

小野有些不解,為什麼丁澈士在諸多溪流中,選擇由東港溪出發救水。丁澈士表示,「恢復東港溪重回『摸蜊仔兼洗褲』時代,其實是在保護台灣水源之母。」

東港溪水量 窺見國勢興衰

丁澈士說,南台灣先人有個習慣,就是每年春天會看東港溪來判斷一年國勢。他指出,東港溪以前叫「無頭溪」,百分之八十水源是自湧的地下 水,「地下水藏於地下,不太受外在天候影響,因此以前的人認為,在年初時看東港溪水量多少、水清不清,可以看出一年是否風調雨順。」

先人經驗牽起東港溪與台灣生活的依偎,此外,丁澈士也解釋保護東港溪對守護台灣的牽一髮動全身。

與溪流共舞 族群共同記憶

他表示,東港溪流域廣及屏東平原,由上游到下游,分布了排灣族、客家人、平埔族、福佬人各族群聚落,「雖然居民不一定知道流經自家或隔壁村莊的河流就是東港溪,但現年四十歲以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在河裡『摸蜊仔兼洗褲』的親水記憶。」丁澈士說,「這條溪是牽絆台灣群聚、文化非常重要的一條水。」

不僅有文明意義,丁澈士更強調,東港溪供應大高雄一百一十萬人用水,一環扣一環,沿岸畜牧業使東港溪水質惡化,提高後端水處理難度,也增 加供應大高雄用水壓力,於是水資源開發單位想辦法從其他地方找水,就在高屏溪上游支流荖濃溪「越域引水」,想開挖「吉洋人工湖」。

破壞大自然 水利工程惹議

問題是,這兩個挑戰自然的方法,「越域引水」一度被質疑是八八水災的「幫凶」,「吉洋人工湖」則有圖利砂石業者的爭議,官方雖一再出面否認水利工程釀禍,卻突顯破壞環境、人定勝天工法在當今信賴度下降。

丁澈士認為,追本溯源,讓東港溪恢復「摸蜊仔兼洗褲」的乾淨水質,其水床下連帶的屏東平原三十億立方公尺豐沛地下水,可以大大減低南台灣供水壓力,進而減低工程對大自然的侵襲。

丁澈士說,復原東港溪也是搶救雲林地層下陷的範本,雲林光想用封井緩住地層下陷是不可能的,因為「這裡封住,那裡還是會抽出去。」

溝洫蓄洪水 拯救地層下陷

丁澈士指出,一九○九年拿了庚子賠款去德國唸書的治水專家、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長李儀祉說,治水要「溝洫蓄洪水」,藏水於地下。在屏東, 八十多年前日人鳥居信平在林邊溪做了台灣第一個「地下水庫」;加上東港溪的復育;以及近年於林邊溪上游做「大潮州地下水人工補助湖」,都是「溝洫蓄洪水」 治水法的實踐。

以「大潮州地下水人工補助湖」解釋養水於地下,丁澈士說,它是先在台糖日治時代種甘蔗的土地上平地造林,然後於樹和樹中間挖一公尺漕溝,挖出來的土堆置於樹間,漕溝在森林裡繞來繞去,水就此深入地底。

丁澈士說,同樣的概念,如果可以在雲林等地層下陷的河水扇頂「溝洫蓄洪水」,天雨時讓水留在土裡,一則可減少洪水氾濫,另一方面可以補充抽用的地下水,水有足夠的力量支撐土地,高鐵就不至於變雲霄飛車。

他強調,復原東港溪,保護水源之母地下水,真是可以「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一是救回在地的生命與文化母源;再是有連動的大高雄百萬人用水現實;三是讓台灣西南沿海地層下陷有解。

丁澈士說,這就是國土規畫,「定山川之位,使人神共處其所而不相姦奸,千載無患。」

延伸閱讀:

水網紮根 凝聚生態環境共識

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在南台灣相當活躍,它起源於一九九三年反對開闢南橫,保護大武山生態。在九○年代環境運動刺激政經改革的背景中,藍色東港溪成員和其他社運團體,積極參與大大小小包括反美濃水庫、反吉洋人工湖等社會運動,理事長丁澈士表示,隨著時代轉型,他們將關懷的力量轉入與大家童年成長記憶密切相關的東港溪整治,以有效凝聚保育生態環境的共識。

丁澈士說,東港溪協會相當特殊,不少學者專家願以專業能力分工進行水文、生態、工程、污染源等調查,甚至到社區進行河川意識田野訪談。專家意見經整合後帶入社區,進而塑造居民的參與,民眾自願組成河川巡守隊監測、淨溪;民眾有了聲音,東港溪協會再積極介入官方的整治政策綱要,使其加入居民觀點。

他說,協會還做了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向歷史找答案。他們讓「黑皮衫大專青年工作隊」的年輕人向耆老詢問河川社區的歷史背景、風土民情等,因而找出三地門莎卡蘭社區高山鯝魚的故鄉、車城牽罟等「一鄉一特色」,更重要的是由此培育出全國民間社團許多第一線工作者。

丁澈士表示,引入專家意見、投入青年熱情,大家認識「人與水的牽絆」後,進而組織化,建立社區信任感,使東港溪協會成了少數擁有與公部門對話能力的民間社團,由此也培養了台灣社造種子,成為一個互相支援的水網。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