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我見我思-反核與置入行銷

我見我思-反核與置入行銷

何榮幸
過去一年來,福島核災的真相陸續浮現,台灣社會對於核電也有了更多認識。因此,當台電針對三一一告別核電大遊行發表聲明,重彈「核一至核三廠若立即停止運轉,全台停限電機率極高」老調時,公民社會已有更多元、深刻的省思

    三一一反核遊行隔天,報紙上出現「日本福島事故周年省思論壇」全版置入性行銷,原能會、台電與核能學者藉此單向強調已做好核能安全總體檢,卻對諸多重要與急迫課題視而不見。如果政府、台電只能透過置入行銷而自我感覺良好,台灣的反核聲浪勢必會發出更大怒吼。

     過去一年來,福島核災的真相陸續浮現,台灣社會對於核電也有了更多認識。因此,當台電針對三一一告別核電大遊行發表聲明,重彈「核一至核三廠若立即停止運轉,全台停限電機率極高」老調時,公民社會已有更多元、深刻的省思。

     關於核電安全,核安監督委員林宗堯撰寫的「核四論」等重要論述,已經讓我們更加了解,原能會高層官員之前「台灣核電廠之穩固,就如同『菩薩坐在蓮花座上』安全」的說法,在核四廠一路拼裝的興建過程中,是多麼令人憂慮。

     關於政府監督功能,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就連素以核能安全自負的日本,也會發生隱匿核災等不可原諒錯誤。日本首相菅直人自欺欺人,不但錯失第一時間以海水灌救,隱瞞核災嚴重性更長達數月之久;而台灣政府連高病原性禽流感都被質疑長期隱匿疫情了,何況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核電安全?

     關於「福島壯士」神話,我們也已知道,東電公司並未善盡告之現場危險性之職責,東電員工就如「敢死隊」般高度涉險;而日本臥底記者更已揭露,許多「福島壯士」還是黑道動員遊民、智障人士而來,電力公司所謂誓死搶救云云也就更加拿人命開玩笑了。

     至於核廢料存放,我們更已知道,台電蘭嶼核廢料貯存場不但土地租約已經到期,更有輻射外洩而影響達悟族人身安全之虞,但台電只能像是唱機跳針一樣反覆強調「正積極辦理最終場址選址及遷移作業」,而原能會只能對台電的嚴重失職罰錢了事。

     在日本、台灣皆舉辦大規模反核遊行的省思氛圍中,我們看到了這塊令人錯愕,大標題為「福島事故一年後,我們做了什麼?」的置入行銷版面。這塊版面(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廣告)是由中華民國核能學會(長期由原能會、台電奧援經費)與媒體合辦座談,若以小人之心度之,恐怕是藉此規避由原能會、台電出面的限制(預算法規定,政府單位、國營事業刊登置入性行銷須註明為廣告);與談者為原能會副主委、台電副總經理、核能及相關領域學者,其他內文標題則為「若發生海嘯,台灣衝擊小於日本」、「核能安全與監督,怎強化」、「輻射安全,要讓民眾知道」等。

     這種沒有任何異議聲音的單向宣傳,與台電發表的聲明內容若合符節,全版看不到對於「核四論」等質疑的具體回應,也看不到如何處理蘭嶼核廢料問題,更看不見政府面對核電高風險的全盤因應與配套作為。我忍不住嘆息:何苦把錢花在這種絲毫沒有說服力的置入行銷?

     套句龍應台文章標題「請用文明來說服我」,政府、台電、核能學會別再用置入性行銷企圖對人民單向洗腦了,請與環保團體對話,邀請反核人士座談,讓台灣社會能夠真正記取福島核災教訓,而不是滿腦子只想用最省力、最廉價的方式抵銷反核遊行的聲音。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