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租約過期 達悟人要台電搬走核廢料

租約過期 達悟人要台電搬走核廢料

廖靜蕙
30歲的達悟青年林詩嵐出生於1982年,那一年,第一桶核廢料運進蘭嶼。從小到大,林詩嵐看著父親抗爭核廢「惡靈」的身影,從不懂到站在第一線為反核廢料奮鬥,他的生命與這段抗爭歷史緊密交織。1日蘭嶼達悟族人跨海到立法院,表達從家鄉驅除廢核料的心聲,現場播放由林詩嵐剪輯的220蘭嶼驅除核廢惡靈的影像紀錄《吶喊》,他只要求核廢料在這世代終結...

立委田秋堇說,馬總統誓言追求世代正義,對蘭嶼人而言,連當代正義都太奢侈。「台灣人民享用核電,卻將核廢料放置到蘭嶼,這是極度不正義的事情。」

台電公司在核廢桶已檢整完畢,租約也於2011年12月31日到期,族人再度訴說,永遠不將蘭嶼貯存場土地續租給台電公司,要求台電公司勿帶頭違法與政治施壓。

達悟人表示,政府30年前用盡手段、不顧族人意願,硬是將核廢料放到蘭嶼,30年來即使族人不斷抗爭表示反對,仍無動於衷。蘭嶼牧師張海嶼說,蘭嶼人已無處可生存,請馬總統還他們生存空間。

蘭嶼貯存場原本規劃作暫時貯存場,放在蘭嶼的核廢料原先計畫以海拋方式投入公海,但隨著國際環保意識抬頭,聯合國1972年制定「防止傾倒廢物等物質污染海洋公約」(倫敦公約)、1991年禁止核廢料海拋,1996年「倫敦公約1996年議定書」更限縮世界各國可海拋項目,這使得台灣政策轉向,蘭嶼這些原本準備海拋的廢棄物持續存放於開放式的壕溝,任由風吹雨淋。

族人表示,蘭嶼核廢場簡陋的防護規格無法承受高溫多雨的熱帶海島氣候,核廢桶早已崩壞到無法貯存。希婻‧瑪飛洑表示,核廢桶已鏽蝕成粉狀,粉塵更直接暴露到空氣中,隨著季風四處飄散。他不禁要問「為什麼處理核廢料如此粗糙?」

相較於蘭嶼粗劣草率的貯放方式,核二廠恆溫恆溼的貯存設備,也令現場幾位族人感嘆,台電未公平對待。瑪飛洑問,「難道是歧視原住民?」族人認為,這幾年來台電核電廠持續營運,核廢料運到蘭嶼的數量明顯減少,可見早有其他核廢處置方案,卻一再拖延將蘭嶼核廢料遷出,置族人於輻射暴露風險中。

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張武修說,十幾年前在蘭嶼人協同下已證實島內多處污染,只是令他不解的是,事隔7、8年,污染仍未解決。即使以世界發展核能的觀點,都規定核廢料不能運出去,而且核廢料貯放一定要經過居民同意,他認為30年前未取得蘭嶼居民同意,應立即修正,將核廢料撤離蘭嶼。

張武修也指出,目前的技術能將核廢濃縮到1/10,然而,30年來放置在蘭嶼的桶數卻未減少,若非台電沒有用最好的技術處理,就是濃度非常高因此無法處理。「台電多年來對放置在蘭嶼的9700桶核廢料內容交代不清,極可能我們認為的低劑量其實是高劑量核廢料」,他認為原能會一定要清點內容物,才能找到最好的處理方式。

田秋堇說則引用中研院研究員滬治安的報告,台電2年來檢整期間,附近海底沉積物輻射大於核三廠附近海域,鈷60、銫137指數都是上升的。瑪飛洑也拿出當地拍到畸形的「秘雕魚」,而此現象也曾在幾座核廠附近發生。

立委林世嘉也表示,台電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已到期,目前屬於違法放置。針對蘭嶼每年死因榜首都是癌症,他認為台電未善盡輻射劑量檢測,政府也未認真看待,因此建議提案編列蘭嶼人民因核廢料污染的醫療費用及傷害賠償預算。林世嘉也聲明,將退回核四錢坑預算,改列核四停建賠償預算。

核廢料處置無解 政府應告知
台電租約到期卻未完成續約手續,台電發言人李鴻洲表示,去年9月即已表明續約,也送蘭嶼鄉公所,原住民保留地土地權利審查委員會還在進行審查,一切照程序走。對於蘭嶼民眾一再表達不續約的意願,李鴻洲說,此租賃關係為公用事業,希望能站在公共利益之立場來考量。

「如果蘭嶼鄉公所不租了,核廢料也沒有地方可去」他說,最終處置場址無法決定,目前候選場址包括台東縣達仁鄉以及離島的烏坵,預計明年初公投,若是過關,還需進行環評,若一切順利最快也要2016年才能動工。在這之前,台電無法可想。

對此,綠色公民行動盟秘書長崔愫欣認為,政府早已答應核廢料遷出蘭嶼,卻一拖再拖,台電無法兌現時間表,又不願攤開來討論,「這是公共政策很不負責任的一面」。他認為核廢料只能回到本島解決,不是運到離島或別的國家。

崔愫欣說,台灣無法找到核廢料最終場址,政府和台電又不願意面對,只會讓蘭嶼居民被迫擁抱核廢料的處境不斷複製到其他地方。「政府以及台電應該正視且承認核廢料無解的事實,並且和人民說清楚,讓民眾檢視用電行為,重新檢討核電政策。」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