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爭搶地盤、鞏固山頭的組織再造

爭搶地盤、鞏固山頭的組織再造

廖本全
台灣的本質是脆弱的山體,但上天賜予森林做為屏障,透過森林生態系統維持地體相對的安定,這是「國土保安」,也因為山林安穩,水與土才能留住,這是「水土保持」。換言之,山、林、水、土是環環相扣、牽一髮動全身的整體,亦是我們能搭建安身立命家園的根本。

但是,台灣過去林業的經營,就是砍伐原始林外加人工造林,而後續的農業上山,也是一樣砍樹外加種植檳榔、蔬菜、茶葉、水果等作物,這些行為有一個共同的邏輯,就是將森林管理當作是農業經營,而長期向天爭地的經營結果,即是你我刻正面對的森林瓦解、水土不保與國土崩壞的現況。水土橫流、國土災難的常態惡果,源自於山林失守,道理很清楚、因果很簡單,卻是台灣社會產、官、學集體「不願面對的真相」。也就是,明明知道過去做的事不對,卻還要拼命繼續做下去。不是賭徒就是蠢蛋政府組織再造是變革的第一步,將藉由「環境資源部」整合山、林、水、土,但是過往的本位、切割、利益、分贓,讓這一步難以推進。2013年1月3日17位立法委員以林業是攸關民生的重要產業為由,擬具「農業部組織法」草案,美其名為「垂直整合農林漁牧業」,就是企圖將林務局與林業試驗所搶回農業部。這是計畫性的爭搶地盤、鞏固山頭行徑,且官、學合體,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早已密集拜訪國民黨籍立委,而全國大學森林系主任亦聯名投書媒體「代表森林學術暨林業界,強烈要求林務局仍應歸屬農業部」。將森林管理留在農業部,繼續以農業生產的眼光看待、對待山林,是將森林經營限縮在已經幾乎歸零的生產功能,而完全忽略山林的多元價值,以及做為國土保安、生命保全的終極依歸。這不但是國土的切割、組織的切割,更是利益的切割。電影「愚蠢的年代」以2055年災難世界的人類視窗回望現在,這一代人猶如在沙灘上且確知海嘯即將來臨而奮力奔跑,但時空拉長竟發現這群以為自己賣命奔跑的人不斷繞圈圈,影片感嘆這些只要眼前利益的賭徒以及搞不清楚狀況的蠢蛋,難道認為自己不值得救贖?台灣社會不需等待2055,邪惡又愚蠢的繞圈圈遊戲正熱情上映。

引用來源:命土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