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彰化農民「祭水」 盼中科四期莫搶水

彰化農民「祭水」 盼中科四期莫搶水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今舉辦「反中科搶水護水行動」,大批農民前往彰化縣溪州鄉莿仔埤圳水源頭舉辦「祭水」儀式,呼籲彰化農田水利會不應再配合國科會,將珍貴農業用水調撥給中科四期二林基地使用,讓農民生計無以為繼。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會長謝寶元表示,自從台塑六輕瓜分掉30%濁水溪用水後,彰化農民就開始了「供四停六」的缺水生活。他強調:「莿仔埤圳沿線有1萬8千多甲農地,有超過3萬戶人靠農業吃飯,遠超過中科四期宣稱可以提供的工作機會。未來農業用水如果都被中科搶走,我們的子孫就沒有飯吃了!」

謝寶元解釋,日據時代起,濁水溪用水就是57%送往彰化,43%送往嘉南平原,但自從政府興建集集攔河堰將水送往麥寮六輕,瓜分掉30%用水後,彰雲農民就只能共享剩餘的70%用水,「供四停六」的輪灌制度,也影響了農業質量。

莿仔埤圳是台灣第一條官設水圳,也是彰化縣第二大灌溉系統。為提供中科四期二林基地穩定用水,國科會交由彰化農田水利會發包,規劃沿莿仔埤圳往下游埋設24.3公里長的水管,將農業用水調撥給中科使用。該引水工程需沿莿仔埤圳提防挖空寬2.5公尺,平均3.5公尺深的開挖坑洞。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陸詩薇質疑,該引水工程光是沈沙池開挖面積就超過13.9公頃,依環評法規定需要進行環評,但相關單位至今都還沒有動靜,環保署也還未對此表態。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林樂昕表示,依據農委會所做的研究報告,即指出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會使彰化農業用水的缺水量,每年增加1000萬至3000萬噸不等。但農委會卻仍同意水利會賣水給中科,完全是罔顧農民權益。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於日前(8/5)前往總統府遞交祭水儀式邀請函,但近來忙於搶救「農業危機」的馬總統今日並未出席祭水儀式。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表示,台灣當前最大的農業危機,其實並非價格問題,而是農民根本已經連農業必須用水都不足了。
出身自雲林縣西螺鎮的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指出,集集攔河堰在濁水溪沖積扇頂將水截走,使得彰化農業用水停四供六,如果現在中科四期再從沖積扇央把水攔走的話,未來盛產稻米的西螺恐怕也會受影響,「這不只是彰化的問題,而是整個沖積扇的危機」。

為駁斥農民團體對於「缺水」、「搶水」的指控,彰化農田水利會日前曾宣稱「輪灌制度自古即有」。對此,詩人吳晟則憤怒反駁:「如果他們(水利會)不怕被雷劈的話,就把這句話對天說一次!」吳晟解釋,以前的輪灌制度,其實只限於大灌溉水道的「分支」輪灌,但主要水道則全年都是穩定供水,與2001年集集攔河堰落成後才實施的「供四停六輪灌」截然不同。

「當世人發現『水利』其實是『大不利』時,工程對於河川生態的粗暴破壞,已經無可彌補了」,吳晟說。

此外,水利會亦宣稱有63%的灌溉用水「白白排進海裡也是浪費」,所以將本來就會浪費掉的水資源調撥給非農業部門使用,才是更符合經濟效益的作法。對此,台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教授謝志誠則認為:「那根本是狗屁不通的說法。如果說有水排進海裡就是浪費,那麼水庫也會洩洪啊,政府怎麼不在洩洪時說水太多所以不需要水庫呢?」

謝志誠解釋,農田最需要灌溉用水支援的時候,其實是非雨季,但雨季一來,農田儲水和灌溉用水同時變得很充沛,用不完自然需要將水排掉,這根本不是浪費。他認為,中科四期在莿仔埤圳興建引水渠道,屆時不分有無雨水,都會排擠灌溉用水,將對農業產生莫大影響。

作家吳音寧則質疑:「『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統包工程』在去年12月就已完成發包,國科會的預算卻到今年6月13日才通過,程序上有沒有問題我不敢講,但既然這案子是用國科會預算,農委會又不敢當引水工程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那國科會是不是就要扛下來?不要再叫農田水利會出來啊!」

吳音寧強調,大度攔河堰環評闖關失敗後,中科四期用水問題就一直無法獲得解決,依法就該重啟環評,不能在根本沒有環評的前提下,就調撥莿仔埤圳農業灌溉用水。

分類: